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戴耀廷遭港大解僱 香港學術自由會否走向終結?


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資料照)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50 0:00

繼“佔中運動”大台主持、泛民立法會議員邵家臻(Shiu Ka-chun)因“政治打壓”不被大學續聘後,爭取“真普選”的佔中發起人之一的戴耀廷(Tai Yiu Ting)教授星期二也遭香港大學解僱。有分析表示,雖然戴耀廷被解僱不是中共強推的“港版國安法”的直接產物,但卻是中共近年加緊壓縮香港學術自由的結果,而“港版國安法”更是對香港學術自由有極大的負面肅殺影響。

“一國兩制”成“一國一制”

由親中派控制的港大校委會7月28日晚間決定解僱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港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教授陳祖為(Joseph Chan Cho Wai)稱港大的決定使戴耀廷成為“公民抗命的殉道者”。

戴耀廷本人隨後在臉書上發文,批評辭退他的決定是由港大以外的勢力透過其代理人作出,標誌著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戴耀廷強調,如果還有人懷疑“一國一制”是否已降臨到香港,相信他的個案足以釋疑。

戴耀廷還表示,香港學術機構的教研人員再難自由地對公眾,就一些政治或社會爭議發表具爭議的言論,再也無法免受內部及外在的干預。

曾是港大校委會成員的陳祖為教授在社交網站上還表示,港大賠上了聲譽,在國際學術界將抬不起頭。這將成為港大歷史無法洗脫的重大污點。

港大的歷史恥辱

戴耀廷2013年在看到中共當局可能背棄香港普選承諾後,提出以“和平佔領中環”的方式爭取基本法承諾的2017年特首選舉的“真普選”,2014年爆發的“雨傘運動”也融入了戴耀廷的倡議。

戴耀廷因發起“佔領中環”運動,2019年被判“煽惑他人公眾妨擾”及“串謀公眾妨擾”罪,獲監16 個月。但他隨後獲准保釋,等候上訴。

據港媒報導,港大教務委員會7月上旬開會後向校委會提交報告,認為戴耀庭因“佔中”被判入獄屬“行為不當”,但不構成充分的解僱理由。

戴耀廷星期二(7月28日)晚回覆美國之音記者的詢問表示,他已經做了公開聲明,目前沒有甚麼補充的。

據最新消息,戴耀廷7月29日在臉書上公開提交給港大校委會及教委會文件,其中給校委會的書面陳詞表示,港大教務委員會早前建議保留其教席,認為校委會沒有理由不跟從,校委會沒有“好的因由”終止對他的聘任。

戴耀廷還說,決定向港大校監,即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Carrie Lam Cheng Yuet-ngor)提出上訴,強調不會讓特首在傷害香港學術自由的事上置身事外。至於是否會提出司法覆核,仍有待與律師團隊磋商。

香港學術自由再受重創

香港教育界功能組別的立法會議員葉建源(Ip Kin-yuen)對美國之音表示,戴耀廷副教授被解僱是對香港大學學術自由聲譽的又一次重擊。

他說:“標誌了香港大學學術自由的又一次的嚴重的摧毀,是個很大的打擊。”

香港城市大學退休政治學教授鄭宇碩(Joseph Yu-Shek Cheng)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對港大解僱戴耀廷不感到驚奇,因為自6、7年前梁振英任特首時就開始任命親中人士充斥包括港大在內的大學校委會,致使香港的大學在學術自由和自主上開始走下坡路。

他說:“本來大學的校委會一般是不管大學的行政的,主要是監測大學的運作。但是你看到戴耀廷事件呢,校委會是明確地反對教委會的決定。大學裡頭的教職員對戴耀廷是同情的,贊成保持他的教職。但是到了由親中陣營主導的校委會,他的教職就沒有辦法保留了。”

國安法帶來“寒蟬效應”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某大學的教職員告訴美國之音,儘管戴耀廷事件以及7月27日的立法會議員邵家臻不獲浸會大學續聘講師教職與國安法沒有直接關係,但是外界都明白,這兩起事件的最終結果,一定是受了國安法很大的壓力、很大的影響。

他說:“戴耀廷說得非常對呀,'一國兩制'現在就已經是'一國一制'了嘛,哪還有'一國兩制'呀。這對學術自由是個非常大的負面影響。各位教授、講師就得掂量一下,他們兩人的結果,那以後我也得小心點。有些話我以後就不說了,有些活動就自己取消了。這種自我閹割、自我設限在內地是非常常見的,現在香港也開始變成這個樣子了。”

“紅線”虛無縹緲 港學者人人自危

在談到“港版國安法”對香港整體學術自由的肅殺影響上,曾是香港教育大學講師的葉建源表示,他對國安法限制和削弱香港的學術自由是非常擔心的。

他說:“國安法的出現可能會帶來新的影響,(現在還)並不是很清楚。但是這個陰影是非常大,因為國安法涉及幾個方面,尤其是這個煽動呀,把這個學術自由的範圍減少和削弱。那這個是很有可能的,因為大家還不知道它的紅線究竟是怎麼樣的時候呢,就會傾向於自我審查,對學術自由就是自然而然地形成削弱。”

鄭宇碩表示,過去6、7年以來,隨著特首在大學中安插親中陣營人士,大學中教職員在職務提升、續約續聘、研究課題、經費申請等方面就開始受到極大的壓力,不能公開表態支持民主派、反對政府或者北京。而國安法實施下,這種壓力更嚴重,從過去幾個月極少大學學者出來評論國安法就可以明顯看出。而國安法範圍廣、定義含糊,公眾不知紅線在哪裡,更是令人生畏。

他說:“國安法出台後這個壓力就更大了,這個是明顯的。因為國安法有關條文非常含糊,範圍很廣。要是你煽動對這個政權和領導人的仇恨,那你也是犯了國安法。大家就是說了,要是我說一些批評,是不是也算是煽動仇恨呢?所以,大家寧願都不觸碰這個紅線。”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某大學的教職員告訴美國之音,他在“港版國安法”實施前後與本校及外校的教職員有很多接觸,私下交換意見,感到普遍有種恐懼,因為大家不知道國安法的底線和紅線在哪裡,哪些話能說,哪些不能說。

他說:“國安法到底對於學術會影響到甚麼樣的一個程度,現在是一個巨大的問號。比如說,國安法生效沒過幾天,康文署就要求公共圖書館把陳淑莊、黃之鋒、陳雲(非建制派人士)的幾本著作就給收起來了,說要審核,審核後再說。這是因為康文署也不清楚國安法之下這些書會不會給他們帶來麻煩,所以先收了再說。”

劍懸頭上 香港學術自由前景堪憂

一位匿名人士表示,大學及其教職員也面臨對國安法界線在哪裡不是很清楚的困境。

他說:“對於大學來說,對於教授來說,也面臨同樣的問題。大學的圖書館也有這幾個人的書,要不要也先收起來審核呢?沒人清楚,沒有指引。對於教授,研究一個課題,不管是大陸、香港、香港各個派系、政治力量等等,學術研究本來就沒有禁忌的,是開放和自由的。但在國安法之下,他們也不清楚過去可以討論的敏感話題、有爭議的話題,還能不能敞開討論了、研究了,還可以不可以自由寫作了。這些都是未知數。”

這位人士表示,國安法本身就有很大的空間和彈性,這就帶來很多不確定性。

他說:“這個就像懸在每個人頭上的一把劍。你過去可以非常開放自由地做研究、做學術。現在已經開始自我懷疑了,開始設限了。這對於搞學術來說,是一個非常大的殺傷力。”

沒有學術自由 哪來研究成果可信度

他透露,他接觸到的一些外籍教授都人心惶惶,在考慮離開香港。而香港本地的不容易離開,則非常抑鬱,不知未來前途如何,只得觀望下去,實在不行了才找出路。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香港學者還表示,學者和教授們還擔心,在國安法下失去言論、新聞和學術自由的情況下,他們繼續搞課題研究,尤其人文社會政治方面的,他們的研究“成果”還有多少可信度。

他說:“國安法生效了。香港理所當然地被外界看成是一個學術自由被極大壓縮的地方。如果你還留在香港做研究,你的海外同行可以會質疑你,你還呆在那麼一個不自由的地方,你的學術有沒有獨立性?那你的研究是客觀中立的嗎?就像外界質疑內地學者發表的研究,那些'成果',可能是客觀的嗎?”

香港學術自由走上終結之路

戴耀廷在回應被港大校委會解僱時表示,這標誌著香港學術自由的終結。這位匿名人士表示,目前說還沒有到終結的程度,但是香港目前在走向那個死亡的終點。

他說:“因為還沒有鋪天蓋地大規模地迫害。現在是有幾個案例出現。如果像戴耀廷、邵家臻這樣的案件愈來愈多,稍微做點'出格'的事情就這麼嚴厲處理,那就真是終結了。”

這位匿名人士還表示,目前香港本地和內地來的許多學者都在觀望國安法的具體實施情況,看幾個典型的被國安法起訴案例的出現,罪名是甚麼,到底指控犯了甚麼事情,判了多少年。這些有指標性的案例出來了,大家就知道這個邊界在甚麼地方了,知道哪些話是不能說了,哪些事情是不能做了。同時,也要決定是走還是留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