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阿富汗會為歐洲製造另一場移民危機?


阿富汗被撤離的難民抵達華盛頓達拉斯國際機場(2021年8月23日)
阿富汗會為歐洲製造另一場移民危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1 0:00

六年前有120多萬移民從世界很多地區逃到歐洲。他們驅程成百上千公里,在一次導致深刻政治創傷的危機中尋求新的生活。

現在數百萬的阿富汗人正試圖逃離塔利班的統治,歐洲大陸是否會經歷另外一次移民危機?

幾位歐洲領導人近日對此表示了擔憂。法國總統馬克龍8月16日在電視講話中說,“對付那些逃離塔利班的人需要一個有組織的公平的國際努力。”

他並表示,“僅靠歐洲無法承擔目前局勢的後果。”

德國執政的基督教民主聯盟的秘書長對德國電視台n-tv說,“對我們而言,顯然2015年不得重演。我們無法通過移民德國來解決阿富汗問題。”

2015年大多數進入歐洲的難民都是逃離敘利亞戰爭。他們進入土耳其後就能進入歐盟成員國希臘,手段是坐船前往希臘島嶼,或試圖穿越兩國界河埃夫羅斯河(Evros River)進入希臘的陸地邊界。他們進入希臘後就可以通過巴爾幹半島進入西歐。

試圖走類似道路的阿富汗難民面臨更多的障礙。土耳其正在與伊朗的邊境建立一道圍牆,這裡是阿富汗難民前往歐洲的主要通道。

希臘也沿著與土耳其的陸地邊境修建了一條邊境圍牆。很多試圖從土耳其乘船抵達希臘島嶼的移民都發現自己被困在擁擠的難民營中。

歐盟與土耳其2016年達成的移民協議也增加了移民完成旅程的難度。

希臘公民保護部長克里索希迪斯(Michalis Chrisochoidis)星期六在視察邊境圍牆時為政府的措施辯護。

克里索希迪斯對記者說,“阿富汗危機正在製造地緣政治領域的新的事實,並同時製造移民流動的可能性。人們知道我們作為歐洲國家都參加了歐盟的體制,並在這個框架內採取了一系列的決定。但我們不能被動地等待可能產生的影響。”

布魯塞爾歐洲政策中心移民分析人士哈恩(Helena Hahn)說,很多阿富汗人首先將很難離開阿富汗。

哈恩對美國之音說,“鄰國的遏制措施和控制措施,以及塔利班在繼續顯露其真實計劃時可能真的會阻止民眾離開阿富汗。比如伊朗已經多次關閉了邊境口岸,並建議在阿富汗境內修建難民營,不允許民眾越過邊境。土耳其也沿著與伊朗的邊境修建了一道圍牆,並擴大了所謂遣返中心的容量。”

儘管有這些措施,數百名阿富汗人近幾個星期依然成功抵達土耳其。 19歲的阿富汗移民法奇里(Murtaza Faqiri)目前被關在東部凡城(Van)的一個移民拘留中心。他呼籲歐洲提供幫助。

法奇里對美聯社說,“我想對歐洲和其它國家說,幫助我們。我們是阿富汗人。我們沒有打仗。我們希望有美好的生活。”

土耳其說,已經停止了前往阿富汗的遣返飛行。

土耳其移民管理總局副局長塞西米斯(Ramazan Secilmis)星期天對記者說,“我們從未將一位移民送往迫害或死亡,我們也不會對他們這樣做,”“我們收取他們的保護申請,並根據他們的保護需求來指導他們進入(土耳其)他們登記的省份。然後我們再根據安置計劃的框架確保他們在歐盟國家、美國和加拿大進行安置。”

但這些國家會接受多少難民依然是未知數。歐洲理事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星期天在視察馬德里附近的一個阿富汗難民接待中心時敦促歐盟成員國做更多的事情。

馮德萊恩對記者說,“我呼籲所有參加過阿富汗使命的歐洲和其它所有國家,提供足夠的安置配額,並設置安全通道,以便我們能夠集體容納那些需要保護的人。”

哈恩說,迄今大多數被撤離的人都與阿富汗的西方部隊合作過。歐洲能夠做得更多。

“歐盟成員國能夠主動提高他們的安置保證。過去幾年來,敘利亞人一直是關注的重點。但我們可能看到這些地理的優先要務發生變化。”

波蘭同時表示,將沿著與白俄羅斯的邊境建立一道圍牆。有大批難民近幾個星期從這裡湧入波蘭,包括阿富汗人在內。

波蘭稱他們是“經濟移民”,並指責白俄羅斯指導他們靠近邊境,發動“混合戰爭”。人權團體指責波蘭違背《日內瓦公約》,忽視難民的避難要求。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