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德國洪災過後 問責聲四起


德國總理默克爾在萊茵蘭-帕拉蒂納州洪水災區視察災情。 (2021年7月18日)
德國洪災過後 問責聲四起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53 0:00

德國北海暴風雨導致315位德國人喪生之後,德國聯邦政府官員正在遭受指控:他們忽略了科學家在上星期德國經歷自1962年以來最嚴重的毀滅性洪災之前接連發出的一系列警告。

這次重創了德國富庶的萊茵蘭地區的洪災讓很多地方當局、居民和商家措手不及,儘管有關洪災很可能發生的第一次警告早在7月10日,即洪水導致萊茵河和默茲河水位暴漲以至決堤三天前就已經發出。

哥白尼應急管理服務處和歐洲洪水感知系統的科學家表示,德國和比利時政府都收到了洪災可能發生的警告。

英國雷丁大學水文學教授漢娜∙克洛克(Hannah Cloke)向法新社(AFP)表示,“2021年在歐洲還有這麼多人死於洪災代表整個制度的重大失敗。”

她還表示,“看到人們在那麼深的洪水中駕車或跋涉讓我覺得恐懼,因為這是洪水爆發時你所能做的最危險的事。氣象預報者已經預見到暴雨的來臨並在上週早些時候發布了警報,但是警報並未受到足夠的重視,而且準備工作也不夠。這種高能量的夏季暴雨完全就是我們在迅速暖化的氣候中所預期的。”

當大規模的搜救工作星期天(7月18日)仍在受災最嚴重的德國萊茵蘭-帕拉蒂納州和北萊茵-威斯特伐利亞州地區進行的時候,默克爾(Angela Merkel )總理視察了災區,並保證會重建得更好。她握住一位悲傷的當地政治人物的手,然後說:“我今天來這裡象徵著我們萬眾一心。我們將在這個美麗的地方一步步修復,我們必須快速行動。”

媒體提出質疑

不過德國的媒體已經開始質疑聯邦政府是否應該在暴雨來臨前就迅速行動,並且聚焦在這場摧毀房屋和商家的洪災可能帶來的政治效應。成千上萬的人遭遇停電或沒有乾淨的飲用水。

官員說,聯邦公民保護和災難協助辦公室的確在其應用程序上發布了洪水將至的警示。但批評者說,德國民眾中只有非常少的人在他們的智能手機上下載了這一應用程序,應該發布更響亮的警示,以讓當地的社區為上星期的暴雨做更好的準備。

影響力超大的德國小報《圖片報》(Bild)指責聯邦公民保護和災難協助辦公室工作出現重大失誤。

“洪水是夜裡來襲的,這讓幾十萬人措手不及,”這份報紙在社論中說。 “洪水的衝擊力將人們困在地下室、在他們奔跑時將他們擊倒或者連同他們的房子一起沖垮。一百多人死亡和無數人失踪是該被悼念,但是預警呢?警報呢?廣播喇叭通告呢?”

這家報紙的結論是,警告“基本上沒有發出或發出時已太晚”。

其他德國媒體指出,成百上千的人跑到地下室避難,這是最糟糕的避難所。

德國西部地區幾百個城鎮和村莊遭到摧毀。滿目瘡痍的畫面出現在德國電視台上或社交媒體網站上讓德國人驚訝不已。

兩個月後的聯邦選舉

洪災是在聯邦選舉兩個月前發生的,這次選舉將決定誰將接默克爾的班。默克爾執政16年後將告別政壇。

聯邦政府正在準備一項立即核發的3.54億美元的救助計劃。官員說,重建的費用將高達幾十億美元。 2013年易北河和多瑙河爆發洪災,災後重建費用高達90億美元。

執政的社會民主黨議員們希望一個快速的聯邦政府回應將抵消越來越多有關洪災前準備不足的指控所造成的政治傷害,他們也會密切關注洪災後的民調,看看他們的支持率是否在9月的聯邦選舉前有滑落。

大笑被抓包

社會民主黨接替默克爾的候選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又讓執政黨的擔憂多添一籌。他的競選團隊本來就不清淨,而星期六(7月17日)他又因為在陪伴弗蘭克-瓦爾特∙施泰因邁爾總統視察災區時被人看見與助手開懷大笑而被迫道歉。

拉舍特是北萊茵-威斯特法倫州州長。

他後來在推特上表達悔意,說,“這是不合適的,我抱歉。那些受災情影響的人在我們心中,我們在很多對話中都聽到了,”他寫道。拉舍特在施泰因邁爾發表嚴肅聲明時與助手在後面開玩笑的照片刊登在絕大多數德國主要的報紙上。

拉舍特的道歉並沒有平息他的批評者。 “這一切顯然就是一個大的玩笑,”立場極左的反對黨“左翼黨(Die Line)的馬克西米利安∙賴默斯(Maximilian Reimers)在推特上寫道。“他如何能當總理呢? ”“我完全無語,”與基督教民主黨組成執政聯盟的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秘書長拉斯∙克林拜爾(Lars Klingbeil)也在推特上發文寫道。

拉舍特像德國絕大多數主流政治人物一樣,將洪災與氣候變化聯繫起來。但是在民調中表現不凡、只是最近幾週略有下滑的綠黨,一直在批評基督教民主黨的氣候行動計劃,認為這些計劃做得還不夠。

(本報道部分依據了法新社的報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