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關於津巴布韋中資公司虐待當地工人的指控衝擊津中關係


資料照片:津巴布韋總統埃默森·姆南加古瓦(左)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在人民大會堂握手。 (2018年4月3日)
關於津巴布韋中資公司虐待當地工人的指控衝擊津中關係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8:27 0:00

津巴布韋多名工人指控在該國運營的中國公司給員工提供“奴隸般的”工作條件,這在兩國之間製造了外交矛盾。

在最近的一份聲明中,中國駐哈拉雷大使館指責最大的工人監督組織津巴布韋工會大會(ZCTU)進行了一場“有組織的誹謗運動”,稱這損害了津中關係。

“中津友誼與合作不會因任何誹謗或任何個人或勢力的誹謗而受到損害。破壞中津兩國良好關係的舉動將使我們更有信心和動力發展我們兩國之間的深厚友誼和富有成效的合作,” 這份英語聲明說。

津巴布韋中資企業商會也用英語發聲明稱:“我們強烈譴責針對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毫無根據的說法和謊言。別有用心的攻擊不會影響我們兩個美麗的國家發展良好關係的決心。”

ZCTU和津巴布韋工會聯合會(ZFTU)所指控的對象之一是位於哈拉雷以西約40公里處的陽光易豐瓷磚公司(Sunny Yi Feng)。這家公司被指控的虐待勞工問題包括工資低、住所過度擁擠以及接觸危險化學品導致呼吸道並發症等虐待。

此外,哈拉雷另一家中資公司Galaxy Plastics的前工人科倫·古維(Collen Guvi)對美國之音津巴布韋語組說,他在生產塑料時失去了三根手指,但他說,老闆拒絕賠償他,也拒絕支付他的巨額醫藥費。

在講述2月份發生的事故時,古維說:“我的手不知何故被機器纏住了,我的幾根手指被機器切掉了。然後我去了郊區醫院(Suburban Hospital),被告知我需要支付手術費用來修復損傷。陪同我前來的經理給公司老闆打了電話,老闆說他沒有那麼多錢,於是我沒有接受治療就離開了醫院。當我回到公司辦公場所時,他給了我50美元,說這筆錢足夠做手術了。第二天我去了帕里倫雅特瓦( Parirenyatwa,政府醫院),但公司沒有給我交通費和藥費。我每天需要付5美元包紮傷口。我沒有拿到足夠的錢來支付這筆費用。 ”

古維指出,這家公司最後禁止他進入公司場地。

他告訴美國之音津巴布韋語組,在那之後他決定聯繫負責解決勞工問題的津巴布韋工會聯合會,希望得到幫助以獲得公司的遣散費,但他聲稱工會也拿了他的錢。

“然後我決定去工會,老闆先是有很大阻力,後來同意給我遣散費,據我自己估計,遣散費應該是1176美元左右,但後來他們在哪些方面達成協議,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不知怎麼的,這個數字就降到了400美元。但在這筆錢中,我只拿到了166美元。當工人代表又說他們只收了300美元,而且因為我不是工會會員,他們扣了我的代表費後,我便當面質問他們。但討錢不成功,因為工會領導和雇主不接我的電話。” 古維說。

記者就古維的說法向Galaxy Plastics公司發出置評請求,該公司的老闆Xieng Ha通過發WhatsApp短信的方式提供了一份印有津巴布韋工會聯合會抬頭的協議書副本,作為400美元的付款證明。

津巴布韋工會聯合會秘書長科尼亞斯·夏姆胡亞里拉(Kennias Shamhuyarira)沒有回應古維的指控,但要求提供Galaxy Plastics公司寄來的協議副本。

作為對像陽光易豐瓷磚公司這類中國公司正在進行的不當行為指控的後續行動,夏姆胡亞里拉告訴美國之音津巴布韋語組,由商界、勞工和政府組成的三方談判論壇的一個代表團已經安排訪問陽光易豐瓷磚公司場地,調查涉嫌虐待勞工的指控。

“中國人虐待津巴布韋工人的問題令人非常關切,” 沙姆胡亞里拉說。他補充道,這一訪問是收到此類指稱之後的標準做法。

“因此,這就是我們處理這些問題的方式,一旦這些問題像這次一樣報告給我們,我們就能夠迅速採取相應行動,” 他說。

與此同時,陽光易豐瓷磚公司發表了一份媒體聲明,否認了虐待工人的指稱,並指責津巴布韋工會聯合會挑撥了工廠與工人間的關係。

“起初,我們對津巴布韋工會聯合會表示歡迎,以為該組織對遵守津巴布韋勞動法具有建設性的想法,但後來,他們的行動更多的是煽動不滿情緒,” 這份英語聲明說。

津巴布韋工會大會秘書長雅帕赫特·莫約(Japahet Moyo)告訴美國之音津巴布韋語組,他們收到了許多侵犯勞工權利的報告,其中大部分涉及中資公司。

“作為勞動隊伍,我們不會歧視你是亞洲人還是美國人。我們努力協助在所有本地公司或外國公司受到虐待的所有工人。我們把他們介紹給行業工會,但如果我們覺得需要政府乾預,我們就會為此進行協調。關於中資公司被指控的虐待行為,被很好地記錄了,甚至在社交媒體上流傳著幾個工人被公司員工毆打的視頻,這是非法的。政府意識到了這些虐待行為,但我們還沒有看到政府對此做出任何嚴肅處理。但既然政府表示,如果有違規行為,就必須依法辦事,我們敦促所有工人舉報涉嫌虐待的行為,以便將其記錄在案,並希望得到友善的解決,” 莫約說。

然而,在接受美國之音津巴布韋語組採訪時,津巴布韋勞工部長保羅·馬維馬(Paul Mavima)教授駁斥了有關政府不願解決一些中國公司涉嫌虐待工人問題的說法。

“關於那些據稱在工作中受傷並受到一些中國公司虐待的人的問題,我們並不否認這種情況正在發生,” 馬維馬說。他補充道:“我們有一個勞動監察部門,負責監督公司在勞工權利問題上是否守法。這是我們在內閣中也討論過的問題,我把它提上了議事日程。”

“國家在最高級別(總統)上說,所有想要在津巴布韋投資的公司都必須遵守我國的勞動法,無一例外。當我們針對這方面做檢查時,有時會有來自津巴布韋工會聯合會、津巴布韋工會大會和全國社會管理局職業安全與健康部門的勞工代表陪同,就需要做的事情向公司提供建議。有些僱主如果危及到工人安危就會被逮捕,有些可能會被迫關門,” 馬維馬說。

據津巴布韋當地媒體《新津巴布韋》(New Zimbabwe)7月14日的報道,津巴布韋公共服務、勞工和社會福利部副部長洛夫莫爾·馬圖克(Lovemore Matuke)7月13日就勞工組織的指控對陽光易峰瓷磚公司進行訪問時,對“1500名工人悲慘的工作和生活條件感到震驚”。據該媒體報道,馬圖克命令該公司改善員工伙食,允許員工定期休假,提升衛生間清潔度和隱私保護,給予專門的午餐時間,而非工作和吃飯同時進行。此外,馬圖克“對那裡的員工在沒有合同的情況下工作的這一事實感到震驚。” 報道稱,該公司也從不向工人發放標註報酬明細的工資單。

該報道還稱,陽光易峰瓷磚公司也沒有遵守新冠病毒疫情防控的相關規定,沒有對1500多名員工進行定期的病毒檢測。

這則報道說,馬圖克表示,該公司需要設立一個安全和健康管理部,並在當地建立一個診所,負責處理事故和生病員工。

在華盛頓和歐盟以侵犯人權為原因從2003年開始實施有針對性的制裁後,津巴布韋越來越多地向中國尋求資金支持。政治分析人士認為,兩國政府間這些密切的聯繫使得哈拉雷很難正式譴責違反勞動法的中國公司。也有中國人參與投資當地的採礦和農業,但哈拉雷不願透露更多有關這類投資的細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