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9/11事件20週年後 拜登尋求一個時代的終結


紐約市紀念911恐怖襲擊20週年

2001年9月11日的恐怖事件僅發生在不到102分鐘的時間裡。那一天,有2,996人在現代歷史上最嚴重的恐怖襲擊中喪生。

接下來是在阿富汗進行了19年10個月3週零兩天的戰爭。據美國國防部統計,至少2,325名美軍死亡。沒有人確切知道有多少平民被殺。

2021年9月11日,喬·拜登總統將試圖為這兩宗悲劇劃下終線,在三個地點表達敬意,那裡燃燒的苦難點燃了美國歷時最長的戰爭。

週五,總統發布了一段視頻,向在襲擊中遇難者和傷者、他們的家人以及那些竭力營救倖存者的人致敬。他呼籲美國人團結起來。

全球反恐戰爭,顧名思義,其範圍遠遠超出了中亞小國阿富汗——延伸到伊拉克和全球其他角落,甚至遠及非洲。在伊拉克,衝突造成近4,500名美國軍人和數十萬平民喪生。

自決定8月底從阿富汗完全撤軍隊以來,拜登政府已採取果斷行動,通過解密可能揭示9/11事件的大量文件,讓過去20年成為往事,和在美國人撤離後奪取阿富汗的塔利班強硬神權政府審慎地保持距離。

兩架被劫持的飛機於 2001 年 9 月 11 日撞上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子塔後,濃煙滾滾穿過紐約市的天際線。
兩架被劫持的飛機於 2001 年 9 月 11 日撞上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子塔後,濃煙滾滾穿過紐約市的天際線。

三個地點

週六,拜登將訪問所有三個燃起火光的地點:紐約市,在那個陽光明媚的9月11日早晨8點46分,美國航空公司11號航班撞進世界貿易中心的北塔 - 17 分鐘後, 美國聯合航空公司175號航班撞上了南塔。

他還將訪問五角大樓,美國航空公司 77號航班34分鐘後撞入五角大樓西側。此外,拜登總統和副總統卡瑪拉·哈里斯將前往賓夕法尼亞州尚克斯維爾的一個寂寥之地表達敬意,這裡是聯合航空公司93號航班的最後安息地。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的歷史教授傑瑞米·蘇瑞(Jeremi Suri)說,這就像是一部按劇本拍電影般地為過去20年劃下句號。

他對美國之音說:“總統正在為過去20年劃下終線。”他說:“他扮演著歷史學家的角色,說我們結束了一個時代,就像二戰時代的結束一樣,現在是時候按照哈里·杜魯門在二戰後做出新決定的方式做出新決定了。”

資料照片:2021 年 5 月 8 日,位於賓夕法尼亞州尚克斯維爾的 93 號航班國家紀念館的遊客步行前往“聲音之塔”。這座包含 40 個風鈴的塔樓向在9/11恐怖襲擊93 航班墜毀中遇難的 40 人致敬 。
資料照片:2021 年 5 月 8 日,位於賓夕法尼亞州尚克斯維爾的 93 號航班國家紀念館的遊客步行前往“聲音之塔”。這座包含 40 個風鈴的塔樓向在9/11恐怖襲擊93 航班墜毀中遇難的 40 人致敬 。

蘇里的著作探討了總統的權責和美國的外交政策。他說,歷史學家認為總統如何構建這一時刻具有一定的邏輯性。

他說:“但我們也會像往常一樣看到,一個時代不會在新時代開始時結束。我認為,我們在2020年大選之後已置身不同的時期,隨著中國的崛起,我們身處不同的時期。但是 20年前的許多問題,還是不會像我們在書中描述的那樣,有整齊的章節結尾。”

副國家安全顧問伊麗莎白·舍伍德-蘭德爾(Elizabeth Sherwood-Randall)說,重要的是,自9/11事件以來,世界經過了二十年,沒有發生另一宗重大恐怖襲擊事件。

不一樣的挑戰

舍伍德-蘭德爾本週在華盛頓全球事務智庫大西洋理事會的一個討論會上說:“二十年後,我們面臨的挑戰有所不同。”

她說:“自9/11以來,我們已經學會瞭如何保護美國人免受恐怖主義侵害。這不是萬無一失的,可怕的事情仍然會發生。但通過國內外的一系列行動,我們迄今為止已經能夠瓦解和預防又一次 9/11 式的攻擊。”

但范德比爾特大學歷史學家托馬斯·施瓦茨預測,在周六這個時代終結的紀念活動之後,該時代造成的影響還會繼續存在。

施瓦茨說:我在這方面看法可能更為慎重,因為我不認為那是你真能做到的事。 ”他說:“我認為敵人在某種意義上有投票權,他們可以決定,即使我們想在20年後了結它,取消它,我們的敵人也可能不會讓我們這樣做。從這個意義上說,我認為拜登總統所言所行——在一個固定的時間從阿富汗撤軍是判斷上的錯誤,而且我認為可能在未來幾年對美國造成影響。 ”

總統可能會在周六公開講話,但華盛頓保守派公共政策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諾曼·奧恩斯坦(Norman Ornstein)說,“在這一點上,言語不會產生影響。”

奧恩斯坦說:“顯然,他必須在周六發表精心準備的演講,我認為部分原因是我們已經通過幾屆政府設法避免了另一場 9/11。” “我們設法抓獲並擊斃了幕後黑手奧薩馬·本·拉登,但事情還沒有結束,而且我們一路上犯了很多錯誤。我們將盡量避免將來犯這種錯誤。”

1983年的黎巴嫩

但他警告說,美國人應該回顧歷史,看看這將如何發展——不是到2001年,而是到1983年,當時美國總統羅納德·裡根 (Ronald Reagan)在造成241名美國軍人死亡的爆炸數月後決定從黎巴嫩撤軍。奧恩斯坦說,這是今天的美國和過去幾十年的美國之間的根本區別。

他說:“我們沒有要求羅納德·裡根辭職,也沒有要求彈劾他。”他說,並將1983年的情況與嚴厲批評美國從阿富汗撤離的共和黨議員進行了對比。

奧恩斯坦說:“當時我們沒有出現像現在這樣完全按黨派選邊站的情況,從那時起不到40年的時間裡,我們的政治發生了多大變化,一切都通過一種部落視角來衡量。”

他說:“這是一個令人不安的因素,就國家未來走向而言,實際上至少與我們面臨的其他一些威脅一樣令人不安。”

在最近的民意調查中,美國人繼續廣泛支持總統從阿富汗撤軍的決定,但他們也批評拜登政府處理撤離行動的方式,成為導致他在一項新的民意調查中支持率降到43%的部分原因。那是他任總統以來最低的民意支持率。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