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學者稱中國運用國家機制裂解香港社會對台影響引關注


香港警方2019年8月5日下午向金鐘政府總部外的示威者發射催淚彈(美國之音海彥拍攝)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58 0:00

香港“反送中”抗爭情勢還在不斷升級,外界對北京可能武力鎮壓的擔憂越來越大,不過有政治學者說,北京當局目前使用的手法是通過“國家恫嚇機制”分化、裂解香港社會,但北京手法越是強硬,對台灣執政的民進黨也將越為有利。與此同時,一些美國學者也呼籲特朗普政府關注北京處理香港抗爭的做法對台灣可能產生的影響。

香港週末以來反逃犯條例修法的抗爭行動引發警方強力鎮壓,進一步激發香港社會強烈反彈,但港府和北京當局則是對抗議者同聲譴責,北京港澳辦發言人星期一(8月12日)更稱,香港抗議已出現“恐怖主義苗頭”,中共黨媒《環球時報》同日在其微博上一則貼文,提到有市民周末目睹武警車隊在深圳集結的畫面,這都使對北京可能以武力鎮壓來平息抗爭的憂懼增加。

不過密西根大學政治研究所學者陳方隅說,儘管香港的反送中抗爭不會輕易結束,不過他不認為北京會很快就會實施戒嚴或派解放軍來鎮壓抗議行動,因為這麼做風險極高。

美國喬治密西根大學政治研究所博士生陳方隅(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陳方隅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現在中國處理香港抗爭的方式就是“以警察去暴力鎮壓,再加上黑道的威脅”,他認為這其實就是在“分化與裂解”香港社會,目的是要恐嚇已加入或尚未加入抗爭的人。

他說,必須注意的是中國當局可能使用政治學者所稱的國家“強制機制”(coercive institutions)來對付抗議人士,這也是獨裁政府常用手法。

關於國家的“強制機制”,陳方隅曾在2017年3月台灣《民主季刊》中有過分析,他援引密蘇里大學錢喜娜教授(Sheena Chestnut Greitens)的研究提到,強制機制的設計受到獨裁者感受到的主要威脅來源而定,“對執政者來說,主要威脅來源可以分成國外敵人、國內精英以及群眾”,例如以秘密警察來執行國家暴力就是一種強制機制。

以香港反送中的例子而言,陳方隅說,如果北京從境外調派人力來加強鎮壓力度,那就是一種強制機制,因為同為香港人的警方,“可能不會在執法行動上這麼的狠”,但如果從外地派人增援就不會有此顧慮,同時對那種鎮壓力量可能“源源不絕”,也會讓抗爭人士產生心理壓迫而心生畏懼。

此外,陳方隅認為,無論採取何種方式,中國對香港抗爭的強勢作為,勢必影響到隔海觀望的台灣,而北京當局越是強硬鎮壓,越會疏離台灣社會的中間選民,對台灣執政的民進黨在明年總統大選的幫助自然也越大,反而不利於在野的國民黨和第三勢力的台北市長柯文哲,這是因為在中研院多年來以“中國效應”為主題的民調中,今年的結果已經發生重大轉變,台灣選民對國家安全比兩岸交流所帶來的經濟利益看得比以往更為重要。

中研院社會研究所副研究員吳介民表示,過去6、7年來民調都顯示,台灣選民認為在兩岸交流中經濟利益大於國家安全,但今年3月的民調卻出現“關鍵性的逆轉”,認為國家安全大於經濟利益的比例是58%比31%。他認為,這個數據也顯示出,近年來美中對抗以及各種貿易戰、科技戰的氛圍,加上中國的銳實力對台灣民主和主權的侵害,已經將台灣選民的總體價值判斷導向完全不同的方向。

與此同時,在反送中情勢不斷升級,中國對抗議活動立場日趨強硬的情況下,多位美國學者和前官員近來都呼籲特朗普政府注意香港情勢對台灣的影響,並採取作為加大對台灣的支持。

哈德遜研究所海上力量研究中心主任克洛普西(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資深研究員克洛普西(Seth Cropsey)星期天(8月11日)在《國會山報》的文章中表示,逃犯條例修法引起的法律爭議是“北京打壓香港民主自由最明目張膽的一個步驟”,香港的危機凸顯出中國在太平洋的戰略,那就是“如果一個半自治、民主的資本主義香港使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他的核心集團感到害怕,那麼一個獨立、距離中國海岸只有81英里的民主資本主義台灣,必然使他們更加恐懼。”

他說,台灣的政治、社會和經濟自由無異於任何先進西方民主,它提供中國一個替代性的治理模式,也因為這個原因中國不斷強調要把台灣納入它的政治體制,包括使用武力來遏制台灣正式宣布獨立,過去兩年來中國多次派遣軍機軍艦繞島演習就是為了要恫嚇台灣和美國。

克洛普西說,北京“發出的信息非常清楚”,自治的中國人政治實體即使沒有軍力和獨立的外交關係,它們都是中國大陸政權恐懼的來源,對北京的極權統治者來說,都必須將它們吸納到今日的中國版圖中,無論用何種方式,因此美國及其太平洋盟友能同時與北京和台北接觸的時間已經過去,現在如果美國的態度再“模糊不明就等於在示弱”,而這也將引來暴力,“只有可信的武力威脅能威懾中國的野心。”

克洛普西對特朗普政府提出的3個政策建議,首先是通過直接技術轉移及對自主軍事項目的援助來支持台灣的防衛能力;其次是鼓勵台灣和其他受到中國野心威脅的美國在太平洋的盟友合作,例如越南和日本;最後是重新評估美國在太平洋的防衛及外交態勢、增加在地區的軍力部署、重新投資於美國的導彈防禦和潛艇,以及使用經濟和政治工具對中國施壓。

前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格雷格森中將2019年3月27日在傳統基金會蔡英文總統視訊演說後接受美國之音採訪(美國之音鍾辰芳拍攝)

前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助理部長格雷格森中將(Lt. Gen. Wallace “Chip” Gregson, USMC, Ret.)8日也在國家利益網站上一篇文章中強調,香港的“雨傘起義”對美國是一個考驗,整個地區都在註意,“中國正在全力發動政治和信息戰”,穿著軍裝的解放軍部隊正在準備採取行動的視頻和照片在到處流傳,“信號非常清楚”,而美國卻尚未對香港局勢提出鼓舞性的言論,反之特朗普針對反送中一事的說法是,“他們到了某一刻會想要製止這個狀況,但那是香港和中國之間的事情,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他們必須自己解決,他們不需要建議。”

格雷格森認為,無論有意或無意,美國總統特朗普這個說法傳遞出的信息是,美國願意給北京在處理香港問題上一張“通行證”,這對台灣必定是一個極大的擔憂,不過他說,美國至少在支持民主自由上有一個選項,那就是“盡快完成與台灣的自由貿易協定”,這可以展現出美國雖然不直接干預,但卻支持香港,同時也可以消除台灣認為它可能成為美中貿易戰犧牲品的疑慮。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