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吸引美國盟友向中國靠攏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和泰國總理巴育在泰國曼谷舉行的第三次《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峰會上握手。(2019年11月4日)
《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吸引美國盟友向中國靠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34 0:00

美國貿易專家正警惕地關注著世界上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緩慢地走向最終的核准並把美國一些最親密的亞洲盟友納入一個把中國包括在內但卻把美國拋在一邊的經濟集團。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分析人士對該協議的看法較為複雜,暗示著該協議對美國來說好處和挑戰並存。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都是《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的簽署國。

經過八年的談判在2020年11月完成的RCEP涵蓋了東盟(ASEAN)所有10個成員國,以及澳大利亞、中國、日本、新西蘭和韓國。這些國家的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總和約佔全球GDP的30%。

中國、日本和兩個東盟國家已經批准了該協定。其最終的生效還須得到另外四個東盟成員國和一個非東盟成員國的核准。

長期以來,RCEP的談判一直被美國所支持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的相關談判所籠罩。TPP是一項與RECP競爭的貿易協定,當中包括美國及其一些西半球的鄰國,但不包括中國。

但隨著美國兩黨都對任何新自由貿易協定的反對情緒高漲,前總統特朗普讓美國退出了TPP,為RCEP的推進掃清了道路。

“這對美國造成的其中一個影響是顯而易見的,” 美國國際共和研究院(IRI)高級主任、華盛頓布魯金斯學會外交政策項目非常駐研究員帕特里克·奎爾克(Patrick Quirk)說。

“RCEP可能讓中國從中受惠,” 奎爾克在一次採訪中說。“北京無疑會推動中國與美國的幾個關鍵地區盟友之間日益增長的經濟相互依存度以及對它們的經濟影響力。”

奎爾克補充說,RCEP“削弱了華盛頓對(該協議)成員國的相對經濟作用力。”

但亞洲地區的分析師們表示,美國對RCEP的擔憂可能被誇大了。

澳大利亞珀斯美國-亞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er)的研究主任杰弗裡·威爾遜(Jeffrey Wilson)承認,RCEP“可能導致RCEP簽署國在該協議貿易區外的貿易占比降低,包括與美國的貿易。”

但他也表示,“RCEP通過支持全球貿易體系的完整性也能讓美國受益…在拜登政府尋求保護以規則為基礎的貿易體系免受新出現的威脅之際,RCEP表明,印太地區各國政府也致力於同樣的議程。”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的澳大利亞-日本研究中心(Australia-Japan Research Center)主任史羅·阿姆斯特朗(Shiro Armstrong)也提出了類似微妙的觀點。他說,該協定將對美國造成“有好有壞的結果”。

“很難說美國是大輸家,情況比這要復雜得多,” 他對美國之音說。他也補充表示,美國“在某些市場的情況會更糟”,但在保護主義抬頭的情況下,RCEP“有助於使世界這一地區的市場保持開放”。

新西蘭奧克蘭大學教授簡·凱爾西(Jane Kelsey)認為,美國前總統奧巴馬助長了人們對RCEP的“許多誤解”,認為該協議有可能增強中國的影響力,以在美國國內反對的情況下推進TPP。

但她也說,許多新西蘭人更擔心美國的過度影響。“在新西蘭,我們舉行了針對(TPP)的大規模抗議活動。我們幾乎沒有任何人反對RCEP。”

澳大利亞參議員埃里克·阿貝茨(Eric Abetz)對美國之音說,美國在亞太地區的盟友覺得他們承擔不起不參加RCEP的代價,但他們也會在當中謹慎行事。

“美國仍然是我們最重要的戰略性的朋友和同盟,這一點不會改變。但身處我們所在的地區,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貿易集團的一部分對我們來說是很有意義的,” 他說。

“一些人確實認為RCEP可能會推動中國的地位,這是我們將密切關注的一點,” 阿貝茨說。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