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孟昭文指 亞裔美國人常被視為外國人


國會議員金安迪(Andy Kim)和國會議員孟昭文(亞洲協會網站截圖)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13 0:00

“安迪當選前,我常說我是美國東北部唯一的亞裔國會議員,現在我很高興可以放棄這個稱號了”,三次連任的紐約皇后區華裔國會議員孟昭文說。

金安迪(Andy Kim)是韓裔新澤西州新科國會議員,也是該州首位亞裔國會議員。他和孟昭文是美國國會眾院裡來自東北部地區的兩位亞裔國會議員,都是民主黨籍。

孟昭文代表的紐約州國會第6選區,包括了法拉盛等亞裔聚居的地區,40%的選民為亞裔。但她表示,即便是在紐約市皇后區這樣多元化的地方,許多人還是把亞裔美國人視為外國人。

她說:在聯邦或州的競選中,通常會遇到亞裔被遺忘的情況,“很多時候,包括我自己的黨,很多人在談論少數族裔艱難處境時,會說黑裔、拉丁裔,我總是等著,因為我想他們接著會說還有亞裔。但通常情況下他們沒說。所以,我在國會的兼職工作就是許多討論的最後,我常常會舉起我的手指說,我是亞裔。”

孟昭文表示,在2020大選來臨之際,擔任國會亞太裔政治行動委員會主席的她,寫信給所有民主黨總統競選人,告訴他們,亞太裔是美國人口中成長最快的族裔,請把她和金安迪當作資源來利用,把競選活動伸展到他們的社區。

金安迪(Andy Kim)在2018年選舉中以微弱多數擊敗共和黨籍在位議員邁克阿瑟。他的勝選意味著民主黨從新澤西州5個共和黨眾議員席位中奪回了4個。

“我要講的不僅是韓裔美國人,或亞裔美國人的故事,更是一個美國人的故事,”金安迪說。 80後的他出生在美國,是韓國移民的兒子,父母來自韓國一個清貧家庭。父親在美國獲得了遺傳學博士學位,母親是一名護士。

跟孟昭文的選區完全不同,金安迪說,他的選區85%是白人,韓裔佔不到1%,“很多人說我不可能勝出”。但就是在這個2016年支持特朗普的選區裡,選出了一個亞裔國會議員,“這讓我很有希望地感到我們的認同意味著甚麼,我們的政治意味著甚麼,甚麼是美國故事。”

金安迪從幼兒園到高中一直在新澤西州南部的櫻桃山(Cherry Hill)社區生活,他說:“最終促使我競選的是因為我是兩個孩子的父親,是我對他們作為亞裔的未來的關切。”

金安迪在大學時曾獲得羅斯獎學金到英國學國際關係。畢業後曾在美國國務院擔任外交官,後來又成為奧巴馬政府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他於2019年1月1日在國會履新,現在是眾院軍事委員會和小商業委員會成員。

金安迪表示,一直促使他思考美國國內和外交政策的兩個基本事實是,第一,美國有40%的人拿不出400美元應急,“這並不僅是健保、工資、所得稅的問題,這更體現了一個根深蒂固的問題,一個確實需要全面解決方案的問題,也是一個我們社區遭遇的深刻問題。”

第二,他說,從全球角度來看,“對美國未來50年構成頭號挑戰的是我們與中國的關係,它將從根本上影響我們外交政策的各個方面” 。

金安迪說,美國從後911時期把反恐作為國防、軍事、外交政策的重點,到現在進入了跟對手進行全球競爭的舞台,“從冷戰以來美國還未遇到過這種情況,我們也無法根據冷戰來解釋現在,無論你管它叫甚麼,這需要我們就甚麼是大國競爭進行再想像,我們要怎麼界定它?未來要走向哪裡?我認為,美中關係將對貿易、經濟、軍事國防費用,以及我們社會的每個領域,都產生巨大影響。”

紐約亞洲協會日前舉行“政壇上的亞裔”討論會,金安迪和孟昭文是參加對談的嘉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