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大利亞與日本 簽署軍事互惠准入協議


澳大利亞與日本雙方11月17日舉行高級別會談之後表示,明年將簽署相互准入協定。

澳大利亞計劃將與美國的盟國日本簽署軍事交換協議,以便雙方軍力如有需要可以結合,共同對付過去兩週以來與澳大利亞之間爭端不斷的中國。

雙方11月17日舉行高級別會談之後表示,明年將簽署相互准入協定。這項協定將允許各自的部隊能在對方的領土上行動,從而使澳大利亞軍隊與長年駐紮在日本的美軍更加接近。

這項協議將有助於雙方一旦與中國發生任何衝突時增強戰力。中國是冷戰時期西方的對手,且正在不停地向外發展自己的軍事和經濟。

位於堪培拉的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ustralian Strategic Policy Institute)的國防戰略與能力高級分析師戴維斯(Malcolm Davis)說: “當我們與我們的鄰國、與我們所在地區的伙伴發展國防和安全關係時,我們在思考的是該如何回應越來越具有侵略性且強勢自信的中國。他們已經不僅滿足於試圖擴大影響力,實際上已經在政治戰爭和政治脅迫方面進攻我們。”

澳大利亞今年4月呼籲對新冠病毒疫情的處理進行調查,從而激怒了中國。過去一個月,中國令50多艘澳大利亞煤炭船困在中國一些港口外,對一系列農產品進口徵收高額關稅,並在社媒上發布一張合成圖片,暗指澳大利亞士兵殘殺阿富汗兒童。

日本是美國約60年的條約盟友,同時與中國陷入海洋主權爭端中。澳大利亞、日本、美國和印度分別隸屬於“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同盟。該聯盟2007年成立,旨在進行對話、信息交流和軍事演習。

日本外務省在其網站上表示,東京和堪培拉11月17日同意就“日澳互惠准入協定”(RAA)進行談判。當時,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正在訪問東京,與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會面。除美國外,日本未與任何其他國家有類似的協定。

日澳兩國領導人發表聯合聲明時,避開了中國的名字,但譴責了中國在南中國海的活動。至2017年,北京在南中國海多處填礁造島供軍事使用後,在涉及六方的主權爭端中佔據了上風。

該項聯合聲明說,“(兩國領導人)對南中國海近期的負面事態發展和嚴重事件深重關切,包括持續對有爭議島礁軍事化,危險及脅迫性的使用海岸警衛隊船隻和“海上民兵”,發射彈道導彈,以及破壞其他國家資源開發活動的努力。”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抨擊該聲明是“對中國內部事務的嚴重干涉”。

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資深研究員胡逸山(Ei Sun OH)表示,儘管如此,北京並沒有辦法將澳日協定明確地視為是反華行為。胡逸山說:“中國當然不會喜歡它,但是中國不能說它瞄準了中國。任兩個國家都可以簽署這種東西。而第三國不能說‘它是在瞄準了我在針對。’”

東京國際基督教大學政治與國際研究院高級副教授納吉(Stephen Nagy)認為,相反的,美國官員可能會對澳日協定微笑,因為華盛頓希望其盟友為亞洲的親美活動提供助益。

美國政府定期向南中國海派遣海軍艦艇,讓北京不悅,同時也向亞洲國家提供武器以防禦中國。北京維持著世界第三強大的武裝力量。美國總統特朗普的政府在貿易,技術利用和領事問題上也持續針對中國。

納吉表示:“澳大利亞軍隊可以來這裡駐紮,與日本,當然還有與美國,進行更頻繁,可能更深入的雙邊訓練。原因在於美國已經駐紮在這裡,這創造了更多的互用性。它建立了更加緊密的雙邊和多邊夥伴關係,以抵抗中國。”

學者們認為,互惠准入協定的簽署能夠讓已經進行軍事合作的國家之間,更加順利地進行演習和培訓。日本已經訪問澳大利亞進行軍事訓練,例如去年進行了一次遠程榴彈砲射擊練習。

戴維斯說,雙方可以在兩棲作戰方面相互學習,並找出未來可以合作作戰的領域,例如遠程打擊能力。

莫理森11月在總理網站上的聲明中提到:“互惠准入協定( the Reciprocal Access Agreement, RAA)的重要性不可被低估。在戰略環境更加不確定的情況下,這將成為澳大利亞和日本共同應對此一地區,日益嚴峻的安全環境的重要舉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