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新疆再教育營關閉後學員去向


新疆的再教育營(2018年9月4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22 0:00

新疆再教育營,中國稱職業培訓中心的媒體關注度似乎降溫。不過,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3月1日公佈的報告說,越來越多的證據顯示,很多維吾爾人正在新疆境內工廠被強迫勞動,新疆地區以外很多工廠,則藉助當局勞工轉移計劃等,使用再教育營學員,或者直接接收再教育營學員。

關於再教育營的延伸,世界維吾爾大會發言人迪里夏提對美國之音說:“間接的以及直接投訴的維吾爾人之前都反映過有類似這種現狀。我可以確信,這些人不是自願,這些人沒有離開過自己的父母,而是送到不同文化,不同環境的地區。”

報告說,2017年至2019年期間,至少八萬名左右的新疆人,其中包括再教育營的學員,被集體轉到全國各地,尤其是發達地區的工廠。徐秀中為主要作者,題為“廉價出賣維吾爾人”的報告說,中國政府以“援疆”、“扶貧”、“科技援疆”、“產業援疆” 等名義將這些人送出新疆。

根據這份報告,維吾爾勞工的生活和勞動受軍事化管理,行動自由有限。他們的集體宿舍嚴密把守。報告說,“至少在某些工廠,他們的勞動所得低於漢族人”,工餘他們要參加工廠舉辦的漢語課,參加愛國教育,沒有宗教活動。當局對他們現場和電子監控外,每50人委派一名輔導員,並配專門保安監督。新疆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開發的中央數據庫,記錄每一名勞工的醫療、思想以及和就業信息。

針對這種生存環境,迪里夏提表示,“充當封閉式的廉價勞力,沒有人願意。所謂'扶貧'本身就是政治謊言,因為把當地這些維吾爾人抽調,脅迫送到中國大陸(內地),但是中國又說西部開發,讓中國人到(新疆)當地去淘金。中國人能夠到當地淘金,能發財,能改善生活,為什麼維吾爾人在自己家園越乾越貧窮?”迪里夏提還說,對於上述生存狀況,維吾爾人一般不敢接受采訪。

該報告的另一個重點是,2017年以來,中國全國九個省有27家工廠利用新疆轉來的維吾爾勞工,這些工廠是全球83個知名品牌的供應商,通過強迫維族人勞動而“間接得利”,國際大公司和知名品牌涉嫌中國血汗工場的問題再度引發關注。

不過,少量這類公司已指示他們的銷售網點,2020年終止與這些供應商的關係。阿迪達斯、博世、松下等品牌公司則稱,他們與報告中涉及的供應商沒有“直接合同關係”。然而,沒有一家品牌公司能夠排除與下游供應鏈廠家的可能關聯。

中國官媒人民網3月2日的報導質疑澳大利亞這家智庫的動機,稱該研究所在資金來源問題上因“拿人手短”而不得不炒作中國話題,其中包括中國在澳大利亞大學的軍事介入,以及新疆維吾爾族“再教育營”擴散等議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3月2日就澳大利亞戰略政策研究所上述報告回答媒體提問時表示:“新疆自治區依法採取的反恐和去極端化舉措已經取得良好效果,並獲得新疆各族人民衷心擁護和支持。目前參加去極端化教培的學員已全部結業,在政府幫助下實現了穩定就業,過上了幸福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