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澳大利亞科學家在瑞士安樂死


2018年5月8日,104歲的澳大利亞科學家大衛·古達爾在瑞士巴塞爾坐在輪椅上。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58 0:00

一名今年104歲的澳大利亞科學家在瑞士一家診所結束了自己的生命。他曾經在澳大利亞推動安樂死的合法化。

大衛·古達爾星期四在瑞士巴塞爾的“生命循環”診所的醫生指導下使用了一種致命藥物身亡。

他的孫子丹尼爾和一位長期護士在他的身旁。這位來自澳大利亞珀斯的知名植物和生態學家通過接受致命劑量的巴比妥酸,開始了生命的最後階段。

這種致命的複合藥物通常是吞服的,但是由於古達爾無法吞嚥,只好靜脈注射這種物質。

根據這家診所介紹,他在當地時間下午12點30分過後不久在貝多芬第九交響樂《歡樂頌》的樂聲中身亡。

安樂死組織“離世國際”(Exit International)主任菲利普.尼奇克(Philip Nitschke)表示,古達爾失去意識前的最後一句話是,“這個過程太長了。”

古達爾在星期三的一次記者會上做最後的告別,並公開他的決定以幫助其他也尋求安樂死的人。他對記者說,“在我這個年紀,甚至遠比我的年齡小的年紀,當死亡時機合適,一個人是希望能夠自由選擇死亡的。”

他說,“我認為,這個活動所引起的公眾注意力,只會幫助老年人的安樂死事業。這是我所希望的。”

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輔助自殺是非法的。去年維多利亞州率先實現安樂死合法化之前,在澳大利亞同樣被禁止。

但是2019年6月開始正式生效的立法,只適用於意識清醒,生命預期不到6個月的身患絕症患者,因此不適用於古達爾。

大衛·古德爾並沒有患絕症,但他近年來表示,他的生活質量已經惡化。

這位百歲老人星期三穿著一件上面寫有“沒有尊嚴地老去”字樣的羊毛套衫說,“我的機能在過去一兩年當中一直在衰退,我的視力在過去6年中一直衰減。我不再希望繼續維持生命。我高興明天有機會結束生命。”

古達爾告訴記者說,他對自己的決定沒有絲毫猶豫。但是他不是沒有遺憾:“有那麼多我想做的事情還沒有做,但是太遲了。不過我放得下。”

澳大利亞科學家在瑞士安樂死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06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