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保持距離”: 巴爾的摩青年在社交距離中抗議


“保持距離”: 巴爾的摩青年在社交距離中抗議。

馬里蘭州巴爾的摩的抗議者走上街頭,聲援一名一千英里外,被警察拘留時死去的非裔男子。因警察涉嫌施暴引發抗議乃至騷亂在巴爾的摩不是新鮮事。

巴爾的摩的抗議者遊行聲援明尼蘇達州明尼阿波利斯市死去的黑人男子喬治·弗洛伊德。上個星期,一名警察以膝蓋壓住這名上銬的男子,之後醫院宣告他的死亡。

巴爾的摩了解這種傷痛。

2015年,弗雷迪·格雷在巴爾的摩死亡,引發在美國持續兩週的騷動和抗議活動。醫學調查發現,格雷被捕後乘坐警車的路途中,遭受致命的脊柱損傷。

齊亞姆沙青年力量總監雷納達·約翰遜說:“這是從那時起情感的延續。這讓人回想起那時候。但更加沉重,因為變得更糟,而這一代人當時也在那裡。所以,這不是一群新的人。人們的心情沉重,人們只是想活下來,人們只是想呼吸。”

教師奇亞·羅伯特遜說:“我們看到了我們自己城市存在的問題。我們在這裡試著減輕問題並儘可能解決問題。”

當前的新冠病毒大流行使問題複雜化。

抗議組織者呼籲保持社交距離,表示這會保護人們並促進訴求。但一些抗議者說,冒著健康風險是值得的。

應屆畢業生達里安·蓋蒂斯說:“我的生活就是場大流行病。每天我一起床,我就在大流行病中,每天一睜開眼,我便對我的人生感到害怕。所以,出門來到這裡,站在街上表明我相信在生活中,我的生命也很重要,這不是風險而是權利。”

在巴爾的摩遊行中,指定的志願者佩戴彩色膠帶,表明抗議者能信賴他們,獲得急救或人群控制。

但其他人也做出貢獻。教師奇亞·羅伯特遜說:“我們決定過來發放水並儘一切可能提供幫助。”

巴爾的摩抗議活動的緊迫感依舊,但這次更加冷靜和有秩序。巴爾的摩居民切爾西說:“我們不希望警察未來100年繼續殺死我們。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為了我們的孩子、姐妹和兄弟來到這裡。”

在弗雷迪·格雷死去引發的騷亂發生五年多後,巴爾的摩的街道上再次擠滿人群,要求實現他們一直以來爭取的進步和改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