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國司法部長:不準備對奧巴馬和拜登展開刑事調查


司法部長巴爾在白宮新聞簡報室談新冠病毒疫情問題。(2020年4月1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55 0:00

美國司法部長威廉巴爾星期一(5月18日)說,他並不預計司法部會就涉俄調查問題對前總統奧巴馬和前副總統拜登展開刑事調查。唐納德·特朗普總統之前呼籲調查他的前任奧巴馬。

巴爾在一次記者會上提到美國檢察官約翰·德罕對涉俄調查所展開的審議時說:“至於奧巴馬總統和拜登副總統,不管他們的介入程度如何,根據我今天所得到的信息,我不預計德罕的工作將導致對他們兩人中任何一人的刑事調查。”

司法部曾對俄羅斯是否在2016年介入美國總統選舉並幫助特朗普打敗民主黨對手希拉里·克林頓進行了調查。巴爾聲稱,在這項調查中,奧巴馬政府執法和情報機構濫用了權力。但是巴爾提到了美國最高法院日前就所謂“大橋門”醜聞所作的裁決。他說,並不是每一次濫用權力都構成聯邦犯罪。

“大橋門”醜聞與前新澤西州長克里斯·克里斯蒂的手下人有關。2013年,克里斯蒂手下官員為了報復他的一名政治對手,在喬治華盛頓大橋關閉車道,人為製造了嚴重的大塞車。克里斯蒂的兩名手下被定罪後提出上訴。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5月7日一致裁決說,雖然這兩名官員有“欺騙、腐敗和濫用權力”行為,但聯邦法律並不是“把所有這些行為都定為刑事犯罪”。

特朗普呼籲司法部和國會調查奧巴馬,因為奧巴馬要求調查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邁克爾·弗林在特朗普2017年1月宣誓就職前與俄羅斯駐美大使的一次談話。在記者問到這個問題時,巴爾發表了上述評論。

那次調查導致弗林針對向聯邦調查局說謊的指控而承認有罪。巴爾如今試圖推翻弗林的認罪。在最新的一則推文中,特朗普說,作為涉俄調查的一部分,奧巴馬“犯下了美國歷史上最大的政治罪”。他沒有詳細說明。

巴爾去年下令司法部對涉俄調查展開內部審議,並指派德罕領導審議工作。德罕的調查還在進行,巴爾沒有排除其他奧巴馬政府官員被刑事指控的可能性。

在回答有關特朗普呼籲調查的問題時,巴爾說:“我們對潛在的刑事犯罪的關注集中在其他人身上。”

雖然巴爾沒有具體點明調查目標,但是據信德罕正在調查前中央情報局局長約翰·布倫南和前國家情報總監詹姆斯·克拉珀等奧巴馬政府官員。

司法部對特朗普競選陣營與俄羅斯的聯繫的調查在去年結束,調查得出的結論認為,雖然特朗普競選陣營與俄羅斯特工人員有很多接觸,但並沒有充分證據表明特朗普競選陣營在刑事上構成串謀罪。

特朗普在把司法部長傑夫·塞申斯解職後,任用了對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的涉俄調查持批評態度的巴爾。巴爾的說法與特朗普對涉俄調查的批評類似。他抨擊“執法和情報機關”推銷有關特朗普與俄羅斯勾結的“不實和毫無根據的敘事”。

巴爾說:“總統在2016年選舉和他執政的整個頭兩年所遭遇到的事情令人厭惡。這是嚴重的不公,在美國史無前例。”

巴爾形容自己是公正的首席執法官員。他說,他不會允許司法部出於政治動機而對總統候選人展開調查。他說:“試圖對兩位候選人中的任何一位展開調查的做法都必須得到我的批准。”

巴爾第一次出任司法部長是在已故的老布什總統任內。多年來,作為律師,巴爾聲望卓著,備受尊重。

但是自從巴爾去年重返司法部掌舵之後,他為特朗普的政策大力奔走並干預涉及特朗普手下人員的知名案件,這為他招來了“總統個人律師”的罵名。

上星期,1900多名前司法部和聯調局官員簽署聯名信,要求巴爾辭職。在這之前,司法部撤銷了針對弗林的刑事案。一名聯邦法官正在審議撤案建議。

今年2月,巴爾干預了特朗普長期助手羅傑·斯通的案件,為此也遭到類似反彈。他指示檢察官減輕量刑提議。當時,1100多名前司法部官員和聯邦檢察官要求巴爾辭職。

美國司法部長:不準備對奧巴馬和拜登展開刑事調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31 0:00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