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十大戰場州或決定2020年總統大選結果


2020 美國總統大選的十大戰場州

在美國總統選舉所遵循的“選舉人團制度”下,一些關鍵“戰場州”往往會對大選結果起到決定性作用。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中,十大戰場州值得特別關注。

亞利桑那 (11張選舉人票)

2020 美國總統大選的十大戰場州
2020 美國總統大選的十大戰場州

亞利桑那州是美國現代保守主義之父巴里·戈德華特(Barry Goldwater)的家鄉,這裡也是很多退休老人選擇定居養老的地方。這些老人政治立場偏向保守,因此,亞利桑那州在很長一段時期都是共和黨的票倉。自1952年以來,除了96年的那次之外,歷次總統大選均是共和黨的總統提名人贏下該州。不過近年來,亞利桑那州的人口結構發生了變化:很多自由派選民、尤其是年輕人因為這裡生活成本較低而來此定居;而且該州臨近美墨邊境,有大量拉丁裔人口進入,佔據該州近三分之一人口;再加上鳳凰城及城郊人口增加,佔據該州一半以上人口。這些都使得民主黨看到了翻轉該州的希望。特朗普在2016年只在亞利桑那州贏了3.5個百分點,在2018年的中期選舉中,該州又選出了幾十年來第一位民主黨參議員,這些都被視作該州可能向民主黨轉向的跡象。民調顯示,新冠疫情目前以壓倒性優勢成為該州選民最為關心的議題,而佔據該州20%人口的老年人群對特朗普總統應對新冠疫情的認可度尤其偏低,這成為特朗普在2020年贏下亞利桑那州的一大阻力。不過他在該州——尤其是州西部——依舊擁有大量的鐵桿支持者,他在該州的民調支持率近一個月呈上升趨勢,甚至一度反超拜登。以目前的平均民調來看,拜登目前在這裡只領先一個百分點。除了總統選舉外,亞利桑那州的參議員選舉也頗受矚目,民主黨籍參議員候選人馬克·凱利(Mark Kelly) 被認為有希望贏下該州前共和黨重量級參議員約翰·麥凱恩去世後留下的席位。

佛羅里達 (29張選舉人票)

關鍵戰場州在近年總統大選的結果
關鍵戰場州在近年總統大選的結果

佛羅里達被稱為“搖擺州中的搖擺州”。在1992年以來的7場總統選舉中,佛州四次投了共和黨,三次投了民主黨,而且兩黨之間的得票差距也在毫釐之間。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於該州的人口組成非常多元化,從而帶來了政治傾向的多元化。不同群體向彼此相反的方向拉扯,剛好造成了兩黨在該州的勢力平衡。比如,該州具有龐大的拉丁裔和城郊中產階級選民群體,這些選民近年來比較傾向民主黨;與此同時,大量的退休老人不斷湧入這個“陽光州”,這些人曾經更傾向共和黨。另外,白人藍領工人也是該州的一股有生力量,這些選民在2016年的選舉中對特朗普的極大熱情奠定了他在佛州的勝局。在2020年的大選中,特朗普或將因新冠疫情的問題失去一部分退休老人的支持,但他在總統任上的外交表現,或將為他贏得更多具有強烈“反共”意識形態的古巴裔和委內瑞拉裔選民的支持。目前拜登和特朗普在該州的平均民調基本持平,拜登只領先1個百分點。沒有誰對贏下這個最大的搖擺州擁有足夠的把握。

佐治亞 (又譯喬治亞,16張選舉人票)

和很多南方州一樣,佐治亞州在上世紀60年代以前是民主黨的鐵票倉,但這裡的“保守民主黨人”在1964年出於對《民權法案》的不滿開始轉向共和黨。自1996年以來,共和黨在該州贏下了每一場總統大選。近年來,由於該州非洲裔人口增加,亞特蘭大城市擴張人口劇增,以及城郊居民政治立場進一步“左轉”,民主黨從共和黨手中奪回這個深南州的希望有所提升。特朗普2016年在佐治亞只贏了不到5個百分點。不過特朗普在該州廣大的農村地區依然具有超高的支持率。目前特朗普和拜登在佐治亞的平均民調持平,拜登只領先0.4個百分點。此外,佐治亞的兩個參議員席位都正面臨改選,兩位民主黨挑戰者對兩位共和黨在任者形成了有力威脅,這場競爭的勝敗也將為判斷佐治亞是否正在“左轉”提供另一個佐證。

密歇根 (16張選舉人票)

作為“鐵鏽帶”上的製造業大州,密歇根州在1992年以來的歷次總統大選中都選擇支持了民主黨,直到2016年,共和黨的特朗普出人意料地以0.22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贏下了該州,觸發了“藍牆的倒塌”。外界普遍認為,特朗普2016年在密歇根的勝利,一方面是由於他準確捕捉到了藍領工人階層在全球化過程中感受到的“痛點”,他在此基礎上提出的“重振美國製造業”、“將工作帶回美國”等口號呼應了藍領工人的訴求——這一優勢或將在2020年繼續延續;另一方面,他的勝利也得益於希拉里在白人藍領工人中的受歡迎程度很低,而且底特律市的非洲裔選民也沒有給予她足夠的熱情,再加上民主黨以為穩贏密歇根而疏於在此地的競選——這些特朗普在2016年因為希拉里的不足而獲取的優勢或許在2020年面對拜登時會有所削弱。以民調來看,拜登在藍領工人中的受喜愛程度高於當年的希拉里,再加上非洲裔選民今年投票熱情高漲,城郊選民政治立場進一步“左轉”,這些都為民主黨在2020年奪回密歇根提供了可能。在18年的中期選舉中,民主黨在密歇根州大獲全勝。在2020年總統選舉中,拜登在密歇根州的民調也一路領先,目前他在平均民調上超過特朗普5個百分點。

明尼蘇達 (10張選舉人票)

嚴格意義上來講,明尼蘇達州並不算搖擺州。自1976年以來,該州在歷次總統大選中都選擇了民主黨的候選人,也是本文所提到的10大戰場州里唯一一個在2016年沒有選擇特朗普的州。不過,特朗普當時在該州只輸給希拉里1.5個百分點,不到4萬5千張選票。自此,共和黨便將明尼蘇達視作很有機會從民主黨手中搶過來的一大陣地。在2020年的大選中,特朗普下大力氣在這個曾經的“藍州”競選。特朗普2016年在明尼蘇達的白人選民中得票率超過希拉里7個百分點,而明尼蘇達州當時87%的人口是白人,這成為特朗普在該州的一大優勢。另外該州既有偏自由派的城市,也有溫和派聚集的城郊,還有保守派聚居的農村,政治傾向日趨多元化。在今年夏天因佛洛依德之死在明尼蘇達的明尼阿波利斯市爆發了連續多日的種族抗議,其中一些抗議演變成了騷亂,這或許也讓主張“法律與秩序”的特朗普總統收穫了一些支持。不過,拜登還是在該州的民調中一路領先,他目前在平均民調上超過特朗普4.3個百分點。

北卡羅來納 (15張選舉人票)

和很多南方州一樣,北卡在上個世紀60年代因為民權法案的問題而從民主黨陣營倒向共和黨。從1980年開始,該州在所有的總統大選中都投了共和黨的票,直到2008年奧巴馬將這個州短暫翻藍,但四年後就又被羅姆尼帶回了紅色陣營,一直到特朗普在2016年再度贏下該州。不過,這幾次選舉兩黨的票數都咬得很緊,證明了該州作為“搖擺州”的屬性。和美國很多地方一樣,北卡的政治傾向具有明顯的城市-農村分野。科研機構和高校集中的“三角都會區”以及夏洛特城市及周邊郊縣是民主黨的票倉,這些地方少數族裔和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口的增長為民主黨帶來了翻轉該州的希望。而廣大的農村地區則是共和黨的地盤。此外,集中於該州東部的“保守民主黨人”在16年拋棄了民主黨轉投特朗普,並在過去四年中保持了對特朗普的忠誠,這也成為特朗普再度贏下該州的籌碼。目前,特朗普和拜登在該州的平均民調基本持平,特朗普只領先拜登0.6個百分點。今年,北卡的參議院選舉也很有看點,本來一路領先的民主黨挑戰者卡爾·坎寧安(Cal Cunningham)近日爆出了性醜聞,讓他跟共和黨現任參議員湯姆·提利斯(Thom Tillis)的競爭充滿了懸念。這一席位花落誰家或將決定民主、共和兩黨誰能控制參議院。

賓夕法尼亞 (20張選舉人票)

賓夕法尼亞曾經是民主黨“藍牆”當中的一個,自1992年起,連續六次總統大選都被民主黨收入囊中。直到2016年,它也成為了“藍牆的倒塌”中的一環,特朗普以不到1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贏下該州,徹底鎖定了他在全國的勝局。在2020年的總統大選中,特朗普和拜登的陣營都認為,在選情膠著的情況下,賓州將成為決定勝負的“臨界點州”。傳統上,民主黨的勢力集中在匹茲堡和費城這兩大城市及其城郊區域,而共和黨的勢力則集中在中部廣大農村區域和以荷蘭裔為主的中南地帶。真正的變量在於煤炭、石油、鋼鐵等傳統產業密集的西部和藍領工人聚居的東北角。這兩處曾經都是民主黨的地盤,但近年來,由於民主黨主張對傳統能源行業不利的環保政策,賓州西部漸漸拋棄了民主黨。更令民主黨始料未及的是,特朗普還在2016年憑藉著對藍領工人的吸引力,從民主黨手中搶走了東北角。 2020年賓州的選舉,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特朗普和拜登誰能在各自的票倉裡贏得更大的淨胜票,同時要看拜登能否縮小在西部與特朗普的差距,以及能否從特朗普手中奪回東北角。拜登在能源政策上的曖昧態度顯然是他收穫賓州西部人心的一大障礙,不過民主黨寄希望於他能在東北角取得比希拉里當年好的成績,畢竟那裡是他的出生地。目前平均民調顯示拜登在賓州領先特朗普4.3個百分點,但共和黨人相信他們在該州依舊有很大勝算,一個跡象就是自2016年以來該州新增的共和黨註冊選民人數高於民主黨。另外值得關注的一點是,賓州有關於11月3日投票結束後三日內收到的郵寄選票是否有效的爭議已上訴至最高法院,最高法拒絕加速判決,可能會在投票日之後判決。如果特朗普和拜登的票數非常接近,這些郵寄選票的命運或將最終決定大選結果,也有可能成為選舉爭議的來源。

威斯康星 (10張選舉人票)

維斯康星也是2016年倒塌的“藍牆三州”中的一個。自1988年起,維斯康星在歷次總統大選中都歸入了藍色陣營,這使得希拉里在2016年對該州盲目自信,甚至從未親身來此競選。最終,特朗普以不到2萬3千張票的微弱優勢贏下該州,給了民主黨當頭一棒。在2020年的大選中,民主黨加強了對威州的重視,甚至將黨代會選在該州最大的城市密爾沃基舉行。不過後來因為疫情,絕大多數的黨代會活動都變成了線上舉行。威斯康星州的密爾沃基和首府麥迪遜市一直是民主黨的票倉,拜登能否在這些地方獲得足夠的淨胜票是他成敗的關鍵。不過,維斯康星州近90%的人口是白人,且擁有龐大的農村人口,這樣的人口結構被認為比較有利於共和黨,一個跡象就是該州的城郊地區並沒有像美國其他地區的城郊那樣在過去四年中呈現出大步“左轉”的趨勢,原因之一或許就在於這些城郊不像其他州的城郊那樣人口多元化。此外,該州還有大量的白人藍領工人,這些人會在多大程度上對特朗普保持2016年時的熱情也成為特朗普能否在這裡續寫“神話”的關鍵。今年夏天在威斯康星州的基諾沙市爆發的種族抗議演變成騷亂,在一定程度上打擊了該州民主黨州長的支持率,也讓特朗普總統憑藉“法律與秩序”的口號收穫了一波支持。但是,最近一個月威斯康星的新冠疫情異常嚴重,這讓很多當地選民因特朗普對疫情的應對而對他感到不滿。另外,今年該州不允許綠黨的候選人出現在選票上,這減少了16年所出現的第三黨分走民主黨選票的機率,這對特朗普而言是另一大不利。目前平均民調顯示,拜登在該州超過特朗普6.6個百分點。

俄亥俄 (18張選舉人票)

俄亥俄在美國總統大選中一貫扮演著“風向標”的作用。在過去連續14次總統大選中,俄亥俄選出的獲勝者總能最終贏下全國。特朗普16年在這里大勝8.1個百分點。在18年的中期選舉中,民主黨橫掃其他中西部州,卻並未在俄亥俄取得很好的戰績,足見該州近年來的“右轉”傾向。這一變化主要是由於製造業的衰敗導致一貫作為民主黨票倉的克利夫蘭等城市人口下滑,而該州大量的白人藍領工人對支持自由貿易的民主黨人感到不滿,特朗普所提出的經濟口號對這些人群具有相當的吸引力。此外,該州東南部以煤炭業為主要經濟命脈,民主黨所主張的新能源政策將這部分選民漸推漸遠。再加上特朗普在該州廣大農村地區絕對的統治力,這些都使得民主黨即使能在城郊地區多拿些選票似也不足以扭轉頹勢。在2020年的大選中,民主黨寄希望於拜登能提振克利夫蘭、哥倫布、辛辛那提這幾大城市以及城郊女性選民的投票率,同時能憑藉他在擔任奧巴馬的副總統期間對汽車業救濟計劃的貢獻而從特朗普手中搶回一些藍領工人的選票。在民調中,特朗普從十月中旬開始反超拜登,以微弱優勢在該州領跑。目前以平均民調來看,兩人基本持平,特朗普領先拜登0.2個百分點。

艾奧瓦 (6張選舉人票)

艾奧瓦在08和12年的總統大選中都投票給了奧巴馬,但在2016年大幅倒向特朗普。特朗普在這個農村人口占絕大多數的州成功建立了一個由農民和白人藍領工人組成的聯盟,使他得以在這里大勝9.4個百分點。本來以特朗普16年在該州的表現來看,艾奧瓦已經不算是搖擺州了,但是民調卻顯示拜登自九月下旬起在該州的支持率反超特朗普,這使得雙方陣營都對這個州緊張了起來。目前特朗普在平均民調中再度反超,以1.4個百分點的微弱優勢領先拜登。艾奧瓦今年也面臨著參議院席位的改選,民主黨挑戰者特里薩·格林菲爾德(Theresa Greenfield)對共和黨現任參議員喬尼·恩斯特(Joni Ernst)形成了有力威脅。關係到參議院最終控制權的這場競爭也為今年艾奧瓦的選舉增加了重要性。

除了這十大州之外,一些分析人士認為,德克薩斯和內華達的選情或也會對最後結果產生影響,值得關注。

(文中所提到的“平均民調”是RealClearPolitics截止到11月2日發稿之時綜合各家民調機構的民調計算出的平均值)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