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生意虧損房租沉重 北京部份商戶防疫中復工


生意亏损房租沉重 北京部分商户防疫中复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7:40 0:00

生意虧損房租沉重 北京部份商戶防疫中復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0:27 0:00

新冠病毒爆發三個多月,中國經濟明顯受到嚴重拖累。中共高層指令,除湖北以外各地有序復工復產,在防疫、復工兩不誤的同時達到中國全年經濟指標和2020年“全面實現小康目標”。不過,受疫情影響,許多商戶開工後面臨囧境,一些地方開始出現租戶集結要求免租的場面。美國之音記者近日在北京就企業房租、效益、員工健康和權益等問題隨機採訪了一些店主和僱員。

三月以來,廣東、遼寧等地相繼發生遭受封城、封村影響的眾多商戶要求退租免租的群體行動。有網傳視頻顯示,警察隊伍進場維穩和抗議民眾被噴辣椒水。中國政府“先後出台了三批支持疫情防控和企業復工復產方面的稅費優惠政策。”

官方提出,“由各地結合實際,出台相關優惠和獎勵政策,鼓勵業主為租戶減免租金。” 對於宣傳的鼓勵房租減免政策,北京的一些商家期待儘早落實。

毛先生(餐飲業主):虧損肯定的,你不管從人員,因為你休息了,還是要發工資給他們。是吧?因為你沒有收入嘛。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虧錢,房租一天一千多,虧本了。

記者:你的收入能達到房租嗎?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達不到,一天才賣一千多塊錢,現在房租就一千多。

毛先生(餐飲業主):我看許多周邊區域的許多店,許多餐飲店都沒有開,像這種店的話,持續一兩個月的話,有些就沒法開了。是吧?一個是房租的問題,一個是工資的問題。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應該政府應該多少擔待點唄。靠自己的話,貸款也撐不過去,房租現在還照樣交。

記者:疫情期間沒有任何減免的辦法嗎?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沒有,都不給減免。房東說,他也是個人的嗎?

記者:感覺這樣合理嗎?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不合理,多少得給免點。

記者:對你們有什麼要求?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沒什麼要求,就是該交房租交房租,天天檢查,去消毒嘛。每天檢查,量體溫。

中午時分,送餐的外賣員開始忙碌起來,少數開門的商家為避免店內人流聚集,採取了限制措施,消費者必須在店外排隊等候購物或者點餐。一些民營的網上外賣平台針對餐飲業實施了幫扶措施。

毛先生(餐飲業主):政策有些平台嘛,像我們這些有餓了嗎平台美團平台,他們也在積極幫助我們,協助我們。提供一些推薦啊,免一些費用啊。政府也有很多困難。人員的話,你想恢復以前的人員,政府也很難做到這一點,像我們做服務業的,最主要的就是客源問題。你現在大街上沒有人,你進行經營就不好經營了。

李先生(公司職員):還是以網上訂飯為主,自己帶飯,大廈的餐廳也都沒開門。開門也都是那種不在裡面就餐,直接線上下單,然後去拿走自己吃。

記者在北京觀察發現,部分公司採取輪崗形式複工,寫字樓人流開始增多,但商業運轉遠未恢復正常,很多商家仍然大門緊閉。

李先生(公司職員):大廈要求,大家輪班來,百分之五十到裡面辦公。

記者:你覺得怎麼樣現在安全了嗎?

李先生(公司職員):我覺得還好,最近可能有那個境外的,大家可能還要多注意。沒什麼擔心的,我覺得經歷了非典,畢竟也不是第一次經歷了,覺得保證良好的心態吧,肯定是能過去的。

毛先生(餐飲業主):現在上班的人數是以前的應該說十分之一二吧,沒上班的這些人的話,在家待崗吧。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應該有三天吧。

記者:你們單位有多少人呢?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十來個,有的都沒來,就來了三四個吧。

記者:什麼時候能恢復全員上工?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估計這個月底了。月底夠嗆,得五月份估計。

記者:員工他們不來的話,這段時間的這個薪水怎麼辦?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現在還沒說呢,還沒定呢,他們都沒來。

記者:像你們這種情況多不多。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多,這都沒開門呢,這些都關著門呢。

記者:你覺得現在開門的是百分之多少?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開門百分之二十就不錯了。

北京官方在督促復工的同時,也收緊了疫情防控措施,一些參與疫情防控的工作人員工作負擔隨之加大。

記者:做什麼行業?

物業人員:物業。

記者:現在業務量比以前怎麼樣?

物業人員:好大好累,我都好長時間沒回家了。因為樓裡那麼多人上班,你得監控,你要做表格啊,各種上報。

一些商家復工後生意銳減,入不敷出,有的企業主考慮裁員。

記者:忙不忙最近?

李先生(共享單車工作人員):不忙。

記者:這個跟疫情有關係嗎?

李先生(共享單車工作人員):這個有關係,很大關係。

記者:疫情的影響。

李先生(共享單車工作人員):原先人騎這個車的多,現在就特別少。現在我們那來北京這邊,我們那不是得批條嗎,現在不給批條了,直接不讓來北京了。就我們來的比較早,現在來晚了不讓來了。

記者:你們公司的業務怎麼樣?

公司職員:有些外地的項目好沒有那麼全部的吧,工人那些,多少受點影響。

記者:你有擔心你們公司裁員嗎?

李先生(共享單車工作人員):現在應該不會吧。我想現在到五月分差不多就該結束了。現在也就兩個月差不多。

記者:像這種情況負擔很重,有沒有考慮裁員呢?

王先生(辦公用品老闆):裁員?也有的自己都不來了,自己也有這個想法。

(根據採訪視頻整理,受訪者觀點不代表美國之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