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進行大規模核酸測試,市民憂慮重蹈上海覆轍


北京居民排隊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檢測。 (2022年4月25日)
北京進行大規模核酸測試,市民憂慮重蹈上海覆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03 0:00

上海尚未解封,北京開始顯露步其後塵的跡象。從4月22日開始截至本文發稿,北京累計報告138例奧密克戎新冠感染者,其中超過一半聚集在朝陽區。雖然市民總體並未恐慌,但仍然紛紛開始囤積生活物資,生怕像上海一樣遭遇封城之後不至於毫無準備。同時,北京11區計劃在近期實行三輪大規模檢測,以達到及早發現和清零的目標。北京尚未封城,但是市民生活已大受干擾:部分地區封閉,學校和娛樂場所暫停,就連醫院也宣布暫停接受病人。

測核酸運動轟轟烈烈,沒完沒了

4月27日下午,北京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新聞發布會通報,4月26日至27日,北京新增本土感染者46例:朝陽區25例,房山區12例,通州區5例,丰台區3例,昌平區1例。自4月22日以來,北京累計報告138例感染者,其中朝陽區80例,佔總感染數的58%。

從4月26日起至30日,北京市11個區計劃開展三輪核酸檢測。截止到4月27日,北京首輪區域核酸篩查已經完成。第一輪區域核酸篩查累計採樣1981萬人次,已出結果1980萬人次,初篩12管混採陽性。

到目前為止,全北京市共有高風險地區5個,中風險地區16個,其它地區均為低風險地區。

北京環球度假區4月27日晚發布通知,要求所有遊客須持24小時內有效核酸檢測陰性證明才可進入環球度假區。

國家體育場(鳥巢)和國家游泳中心(水立方)也發布通知,要求進入場所的遊客必須進行體溫檢測,持有健康碼、行程卡綠碼,並持有48小時內核酸陰性證明。

未雨綢繆的市民開始囤積物資

家住北京市朝陽區的張先生,雖然不覺得北京最終會和上海一樣封城,還是提前給自己囤積了一些生活必備品。他告訴美國之音,目前基本都是網購:“我有六袋米,兩袋麵,還有好幾箱水,方便麵,壓縮餅乾,沒囤太多。還行,(網購)感覺晚上半夜的時候比較好買。白天超市裡應該也有,但是我不愛去超市,超市不是人多嘛。”

同住朝陽區的姚女士,覺得目前還沒必要開始緊張,但是也一直在囤積生活必備品。她告訴美國之音:“說到囤東西這個問題,我記得今年初什麼時候,商務部說大家要囤糧,我就一直保持一個良好的囤糧習慣。所以家里米啊面啊油啊都很多,然後也買了很多吃的,就蔬菜沒有吧。我感覺封城就算封一個月,我家也沒什麼問題吧。”

家住昌平區的王先生告訴美國之音說,他所在的地區,超市並未出現搶購現象,但是身邊認識的人還是紛紛覺得有備無患比較穩妥。

他說:“我的朋友們基本都囤了點東西。我老伴兒買了好多,連著三天吧,買了好多吃的。菜就買一點兒,除了菜以外,其他的包裝特別乾燥的那種東西,甭管多貴,她都買了好多呢。”

普遍性的囤貨行為造成了電商的運力緊張和配送延遲,部分實體市場也出現了貨物被搶購一空的情況。北京市商務局副局長趙衛東在4月24日的發布會上表示,針對市場雞蛋需求,北京市政府投放雞蛋儲備100噸,商務局將市場監測頻率加大到每日4次,對批發市場和零售網點貨架現狀、補貨情況進行監測和分析以及時掌握市場動向。

據北京日報報導,截至4月28日,北京市東城區和西城區全部影院已暫停營業。

4月28日,北京市朝陽區婦幼保健院發布“關於暫停門急診接診和收住院工作的通知”,稱“根據國家和本事疾控防控要求,我院嚴格落實相關人員及環境篩查措施,即刻起我院門急診暫停接診患者,並暫停患者收住院工作,恢復時間待通知。”

同日,北京最大的醫院之一朝陽醫院也在官方微博號宣布:“根據國家和本市疫情防控要求,保障患者就醫安全,即刻起,北京朝陽醫院本部門急診暫停接診患者,本部院區實施封閉管理,恢復時間另行通知。”

在發布此條消息的“北京頭條”官微賬號下,憤怒的網友留下八百多條留言。網友“記憶中的你dhy”說:“為什麼一有新冠就停門急診,因新冠帶來的次生災害還要害死多少人”?網友“在藍天下思域起舞”說:“事實就是,動態清零等於一個也得消滅”;另一位網友“錦年Alan”回應道:“換個說法瘋狂內耗,自己人折騰自己人”。

北京會步上海後塵封城嗎?

朝陽區的張先生認為,上海封城之所以搞得太過,是因為政治唯上導致的後果,完全和科學管理無關。他也不覺得北京會走到上海那一步:“封不了。北京這個,蔡奇得表現表現。而且北京這邊一封了就跟上海一樣了嘛。首都應該不會,除非說是核酸測出來人特別多。當然目前看也沒測出來幾個,應該沒什麼事。”

目前,北京雖未像上海一刀切式的要求所有人足不出戶,但是疫情比較集中的朝陽區,已經開始實行“臨時管控區”劃分,對部分區域進行封閉。朝陽區政府4月28日宣布,自25日設立潘家園街道、勁松街道、雙井街道部分區域以來,新增兩片臨時管控區域。

通知要求臨時管控區內居民足不出區,單元員工原則上居家辦公,辦公場所確需的日常保障人員實行封閉管理。臨時管控區內,餐飲企業、網吧、娛樂場所、室內體育健身場所、電影院、圖書館以及博物館等暫停營業。

目前,雖然沒有明文規定,東城區、西城區和朝陽區不少學校已經暫停課程,北京一些家長群紛紛怨氣沖天,叫苦不迭,原本計劃的五一踏青活動和孩子的出遊計劃也不得不叫停。

“(上海的)應對政策確實是太嚴了。但是國家是整個這麼要求的,沒辦法,只能服從”,工作和生活都在朝陽區的姚女士認為,她不太覺得北京會像上海那樣封城。

姚女士說:“因為我覺得北京市,就從我這兩次的這種基層的,社區的核酸檢驗來看,我覺得安排的特別有序。然後現在北京市政府也把他們政府的各大商超什麼的,就自己的備貨,按照平時的兩到三倍來備。所以我倒覺得北京不太可能發展成上海那樣子。”

昌平區的王先生告訴美國之音,他不怕北京會遭到封城的命運:“我估計不會像上海那麼嚴重。因為它(上海)牽扯到利益集團之間的衝突,在北京還牽扯不到那個問題。”

他說:“基本上不怕。因為首都在天子腳下嘛,不會弄的像上海那麼厲害。黨政軍都在這兒,老百姓都在這兒,北京的範圍也稍微大一點兒。”

但是,讓王先生心有餘悸的是,去年10月中旬,他所居住的樓裡因為發現了一例陽性感染者,整個樓200多戶人家大概600名居民被強制送到了昌平區的幾個酒店隔離21天。王先生和他老伴兒雖然是一家人,到了酒店不被允許住在同一個房間。

王先生對去年的強制隔離非常有意見:“其實你說有一個人感染了,我們在樓裡頭,在家裡頭,你做點核酸就得了,就檢查檢查得了,幹嘛非要出去啊。根本就沒必要離開家。還有老太太帶著孫女兒,還不到一歲呢。還有上小學的。上初中的。還有上班的。一律走。你上班別上班了,就得走。他不告訴你為什麼走,都不告訴你。不告訴你是誰讓你走的,誰通知你的,沒有任何書面的東西,就是告訴你,就讓你走!二話不說就讓你走!”

尤其讓他感到不解和可氣的是,21天強製酒店隔離的最後一天,核酸檢測除了鼻腔拭子,口腔拭子,還加上了並不常見的肛拭子。

另外,曾任世界衛生組織顧問的徐先生(應本人要求隱去真實姓名)之前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特別提醒媒體注意其公共宣傳給人們造成心裡壓力:“其實,好多媒體,有意無意的,為了強調疫情的重要性,但是同時把這個疫情也誇大了。給人們造成心理壓力很大。”

針對很多市民難以忍受足不出戶而帶來的心理上的焦躁甚至抑鬱,他說: “心理學家,搞精神衛生的肯定是想(考慮這些問題)的。不過他們不是決策者,他們是社會的服務者。領導幹部不會去考慮這個的。一般的專家也不會考慮這個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