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中共外宣新武器:外籍網紅


兩位使用移動設備的人士站在YouTube圖標投影前
外國的月亮比較圓?中共外宣新武器:外籍網紅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00 0:00

面對外界對中國新疆人權等議題的指責,北京試圖吸引和拉攏外國人來推動中國敘事,抗衡他們所稱的“西方對中國的抹黑”。在自媒體時代,北京似乎找到了這樣的外國面孔:外籍網紅。

外籍網紅“挺中”

在YouTube上搜索“新疆”的拼音,搜索結果除了西方媒體的報導外,很可能還會出現外國YouTube博主講述新疆的視頻。在這些視頻中,外國博主或分享親身走訪新疆的所見所聞,或反駁西方報導,其中許多人的見聞與觀點跟中國政府的敘事幾乎一致。

這些視頻博主包括住在中國的英國父子檔李·巴雷特和奧利·巴雷特(Lee and Oli Barrett)和英國人傑森·萊特福特(Jason Lightfoot)。他們上傳的視頻沒有顯示他們去過新疆,但他們稱美國等西方國家用種族滅絕和強迫勞動來攻擊中國,目的是破壞中國穩定,為西方的地緣政治利益服務。

萊特福特還在其他視頻中指責西方媒體“是謊言製造機”,並嘲諷英國BBC在報導中國時使用所謂的“陰間濾鏡”。李·巴雷特2019年底曾發布視頻讚揚中國的政治制度,稱相比多黨制,一黨制讓中國的決策效率更高,使中國經濟得以高速發展。

僑居中國的加拿大人丹尼爾·鄧布里爾(Daniel Dumbrill)是另一位批評西方炒作新疆議題、維護中國政策的外籍博主。他說美國以強迫勞動為由禁止新疆的產品,卻又沒有切實證據,其實是奪走維吾爾人的生計,讓普通民眾受苦。他近期走訪新疆喀什等地,並發視頻說,他看到玩耍的維吾爾小孩相互間都是用本族語言交流,街上的標示牌都用維漢雙語寫就,沒有跡象顯示西方所說的中國在消除維吾爾語言。他說,街頭確實有大量警察和監控,但是當地維吾爾人說現在非常安全。

這些視頻博主受到中國官方的青睞和力捧。他們受邀參加中國官媒CGTN(中國環球電視網)的節目,他們的視頻被中國政府和官媒的社媒賬號轉發或使用。鄧布里爾的評論更是被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記者會上使用,作為反駁西方報導的素材。

拿中國錢為中國大外宣?

不過他們與中國官方的關係,亦引發爭議和審視。英國BBC最近一篇題為“中國虛假信息驅動下的外籍網紅”的報導說,中國官媒和政府機構透過資助或合作的方式,讓外籍視頻博主製作有利於中國的視頻,幫助中國大外宣,一些視頻博主或與中國官媒有這樣的合作。報導說,巴雷特父子和萊特福特都參加過中國官方媒體或政府機構組織的參訪活動,他們也被CGTN列為全球特約評論員(Global Stringer)。

這些外籍博主否認拿中國的錢為中國做宣傳。李·巴雷特本週三發布視頻說,他記錄的都是自己在中國的所做、所見、所體驗和所相信的事情,根本不是“虛假信息”。巴雷特父子早前曾在一個視頻中表示,他們確實參加過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組織、提供交通和食宿的自媒體人參訪活動,但是他們強調,視頻的採編與製作都是獨立的。

曾經登上中國媒體或受到中國媒體關注的也有美國視頻博主,包括在中國頗有人氣的郭傑瑞(Jerry Kowal),經營YouTube頻道JaYoe Nation的美國人馬特·加拉特(Matt Galat),以及曾在中國居住十多年、現移居加拿大的美國人王德中(Cyrus Jassen)。

美國之音嘗試與他們聯繫,但在截稿前未收到置評。王德中在給美國之音的電郵回復中表示,他會製作一期視頻,回應媒體疑問。

美國德國馬歇爾基金會捍衛民主聯盟媒體與數字虛假信息項目研究員布萊特·謝弗(Bret Schafer)對美國之音表示,難以判斷這些外國博主是否得到了中國政府的資助,或者他們發表的支持中國的言論是否出自真心。但他說:“他們中的很多人很可能是真的有那些看法,不管是出於什麼原因。中國官方媒體機構很擅長找到他們,給他們一個平台。”

但他指出,中國有網絡防火牆,YouTube等西方社交媒體平台在中國都被屏蔽,這些住在中國的外籍視頻博主能夠自由使用VPN在YouTube上發布視頻,其實說明他們得到了中國政府的某些許可和支持。

他說:“如果你對中國政府的看法是負面的,你還能夠被允許登錄這些社交媒體平台嗎?我想答案明顯是否定的。那麼問題就是,他們是否至少在某些層面上得到了政府的支持呢?”

拉攏外國網紅,為外宣還是內宣?

謝弗說,不管如何,中國方面的策略是非常明確的,就是像俄羅斯長久以來所做的那樣,通過外國人之口把中國政府的宣傳傳播出去,“讓這些觀點看起來更可信。”

中國官方近幾個月來發起多項行動,試圖尋找能“更好地講述中國故事和中國共產黨故事”的外國人。中國官媒《中國日報》日前成立“新時代斯諾工作室”,為外籍記者和外國友人提供便利,鼓勵他們像當年美國記者斯諾(Edgar Snow)那樣“展現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 ”

CGTN則啟動名為“媒體勇士”(Media Challengers)的比賽,在全球發掘記者、博客主、視頻播主、網紅等。最終勝出者將得到最高一萬美元的獎金,並有機會得到CGTN的全職或兼職工作。

BBC援引多位匿名知情人士的話說,CGTN內部目前註重利用“網紅和知名人士”,以此來“反擊”外媒報導,為此專設一個“網紅”部門,負責聯繫外籍人士,商談使用他們的視頻或合作製作視頻相關事宜,並安排外國人去新疆。

曾在中國廣東惠州生活過十年的美國人馬修·泰(Matthew Tye)是擁有近70萬粉絲的YouTube視頻博主。他2012年開設YouTube頻道Laowhy86,記錄他在中國的生活和討論美中文化比較,2018年回到美國後開始轉向評論中國政治和社會。

他認為,中國利用外國人進行對外宣傳,相比說服外國觀眾,可能更多還是加強了對內宣傳。他說,為中國政府辯護的外籍博主在YouTube上發布視頻,受眾理應是西方觀眾,但是視頻下方的評論中,卻有不少簡體字的回應。

他說:“這對中國政府來說確實非常管用。如果一個中國人在中國這邊的網絡上看到這些視頻,裡面說的和中國政府說的一樣,說中國政府是好的,將人民的最高利益銘記於心,看吧,這個外國人也這麼說。然後他們會說,我好奇另一邊的看法是什麼,我去搞個VPN,翻牆去YouTube看看,然後他們看到的是同樣的內容。這是雙重肯定的加強(double positive reinforcement)。他們看到外國人也在給外國觀眾說中國政府多麼棒,就覺得這應該是非常可信的。所以兩邊都是中國國內觀眾。”

中國也有學者指出同樣的問題。在中國全球化智庫(CCG)本週舉辦的“中國新敘事研討會”上,中國國際關係學者儲殷指出,中國正在形成一個奇怪的“外宣內宣化”現象,導致講述中國故事對象的混亂,造成大量金錢投入對外宣傳,但最後只對國內產生效果。

只剩讚歌

馬修·泰在中國的時候曾和同伴騎著摩托車穿行中國,拍攝過騎行中國南方和騎行中國北方兩部紀錄片。他說,他們當時拍攝時遇到過障礙和限制,尤其是在被中國政府認為敏感的少數民族地區,而後他還被中國國安部門盯上,不得不離開中國。但他表示,如今在中國的外國人恐怕已經無法像他們當年那樣,去細緻地觀察和記錄中國。

他說:“中國政府為了讓中國看起來不錯,為了宣傳自身,已經在這場宣傳運動中投入大量金錢,人們不再能保持中立,出去拍攝非常中性的內容,因為這不被允許。不再有展現細膩複雜性的空間,不再有空間能去說,這很不錯,但這需要關注。現在只能講述好的,講述為什麼比西方還好。”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