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北京利用智能手機追踪病毒攜帶者


北京新發地市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27 0:00

北京當局在應對新出現的群聚性的新冠病毒感染時,迅速通過人們智能手機內的移動追踪裝置蒐集到的地理空間信息,識別並隔離潛在的病毒攜帶者。

手機內置的全球定位系統使這種追踪技術成為可能。這種技術已經幫助官方找到幾十萬有可能在5月末之後去過新發地批發市場的人。這處食品市場有可能是最新疫情爆發的零點地帶。

北京衛健委星期一(6月22日)發布的新聞稿說,截至星期日,當局總共確診了236名新的新冠肺炎患者和22名無症狀感染者,其中很多人與新發地市場有關。

中國政府的統計數字顯示,在最新疫情爆發之前,中國全國范圍過去六個月來的累計確診病例是83000多起。

地理空間數據

當地媒體報導說,借助於定位數據,在新發地市場6月13日關閉後,據說有70多萬可能接觸了新發地市場的人得到通知、接受或被安排測試。

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和科技創業者莫乃光(Charles Mok)說,這顯示北京一直在大力遏制疫情,不過這也讓人擔心隱私問題。

一些觀察人士一直擔心,中國的病毒追踪措施以及應用軟件,包括現行的QR碼,即使是在疫情過去之後,可能還會長期存在下去。

有智能手機的中國公民普遍使用的健康碼,自從2月以來被納入了個人旅行史,一直被當作是進出居民小區或公共場所的數字出入證。

莫乃光星期一在接受美國之音電話採訪時說,對隱私問題的擔心在於,一旦這種使用空間數據的做法成為定規,很難再將其取消。

“隱私從你使用手機的時侯就被授權了,如果是非法處置你的隱私可以起訴,但遇到安全問題,這也是控製手段。”

莫乃光說,北京過去一個星期來對病毒進行了盡可能徹底的追踪,但這種做法有可能做得過頭了,因為沒有與潛在的病毒攜帶者有直接接觸的人也被一網打盡了。

莫乃光議員懷疑,中國當局可能是在進行一場社會試驗,看看他們如何能夠利用這種數據。

在微博上,很多北京居民抱怨他們只是開車或做公交車經過新發地市場,根本沒有邁進市場一步,但是他們仍然收到了市政府的短信,要求他們填寫數字問卷,然後安排做病毒檢測。

當地媒體星期日報導說,北京市政府已經完成了對230多萬市民的檢測,這是北京2千1百萬人口的大約10%。

很多人說,他們覺得,為了自己圖個放心,他們必須遵守市政府的指示。

“不用解釋,百姓在運營商面前就是裸體而已。”一名微博用戶在其他網民抱怨政府大範圍追踪病毒的政策缺乏對隱私的保護時評論這樣說。

另一位用戶寫道:“隱私從你使用手機的時侯就被授權了,如果是非法處置你的隱私可以起訴,但遇到安全問題,這也是控製手段。”

莫乃光說,這樣的評論顯示,中國民眾對政府以數字監控方式遏制疫情的措施越來越能夠容忍了。

他說,他對此感到擔心,因為中國政府未來可以輕易找到藉口,出於政治原因而擴展追踪政策並監控政治異議人士。

一位專業是從商業用途中獵取地理空間信息的台灣科技教授說,中國找到了幫助追踪潛在病毒攜帶者的技術並不令人吃驚,因為中國政府長期以來一直在使用技術手段實行網絡內容審查,在互聯網封殺關鍵詞。

因為話題敏感,這位教授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要求匿名。他說,中國把人臉識別技術與地理空間技術結合在一起,一直能夠成功追踪在網上發表批評政府言論的公民。

他說,很多政府,包括台灣政府,也在使用類似技術來幫助控制疫情。他還說,有些政府樹立了虛擬的“電子圍欄”,以追踪在家隔離者的行踪。

但是他補充說,多數政府在咄咄逼人和侵入式的調查方面比不上中國,中國政府對收集個人數據時的個人隱私問題沒有顯示出多少尊重。

這位教授還提到,中國沒有保護保護個人信息的法規,電信運營商也沒有多少權力可以拒絕政府索取個人數的要求,也不敢揭露政府對個人數據的濫用,而且很多公司的最高管理層都是有政治關係的。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