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高瑜稱 總是被中國的蜘蛛網粘著


2016年3月在兩會期間高瑜被送到雲南旅遊(王荔蕻推特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4:51 0:00

中國大陸的六四維穩告一段落。不過,這次維穩將持續到上合組織領導人峰會結束之後。知名中國異議人士高瑜和胡佳介紹了被旅遊的一些經歷。

往年中國六四維穩特別行動六四過後結束,以旅遊等形式被送往外地的被維穩人員陸續返回原所在地。不過今年的維穩期,因為上合組織領導人峰會在即,將被延續到10號以後。

星期四(6月7日),知名中國維權人士胡佳從秦皇島返回北京,他對美國之音說:“6月5日晚上回到北京。但是現在的管控狀態要持續到6月10號,因為有一個上合峰會在青島舉行。這是全國一盤棋嘛,重點維穩的人,處在他們隨時的監控之中。即使回到北京,他們也是甚麼是事情都跟著。我只能去醫院和父母的家。”

中國官媒新華社報導,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元首峰會6月9日至10日在山東省青島舉行。

“被旅遊”是一種甚麼體驗?胡佳說,經費完全出自充足的政府維穩經費。不過,行動完全受控。他曾被安排在秦皇島海邊的外交人員飯店,並在那裡碰見過維權律師浦志強,今年則沒有看見他。

胡佳說:“今年顯然為了防止我在北戴河海邊搞海祭,無論是紀念劉曉波,還是紀念六四。所以根本就沒有讓我在海邊住,而是到秦皇島市中心,原來秦皇島市委和市政府邊上,一個叫半島四季的酒店。在那裡,不管你走到那裡,身邊都有兩個人隨時跟著你,防止你在秦皇島見到記者。”

2018年六四期間,中國異議人士高瑜照例被旅遊,日前也回到北京。

她對美國之音說﹕“仨人跟著我,我們四個人一塊出去的。那三個人,有國保、有警察,還有司法部門的人。前後七天。(記者:全是政府買單)那自然啦,我這怎麼買啊?它要是那樣,我不去了。”

高瑜說,出去後,行動蹤跡不得外洩。以至於有外媒開始報導,“高瑜下落不明”。高瑜的陪同人員很緊張,生怕行動真的外洩,為此不得不關閉手機。高瑜既高興,又無奈,拒絕關閉手機。

她感慨地對美國之音說:“我覺得,地方國安和公安,對誰都監控。反正中國現在就是天羅地網。我就有這個感覺。中國沒有辦法,人就跟進了蜘蛛網是的,你爬到哪兒,都是給沾上的。”

有網友在美國之音留言,胡佳等既然沒有自由,為甚麼還能打電話、上網、接受外媒採訪。

胡佳說:“首先,我的言論平台,一個就是國際主流媒體打電話,然後我能發表評論。要不我用自媒體,比如推特這種形式。因為在國內,我完全註冊不了微博,我1微信發不出朋友圈,話語空間受到嚴格限制。整個六四期間上網非常困難。有時VPN 調整10幾個,20幾個,服務器就是上不去。它的封堵就限制了你的言論。就打電話而言,這期間有人給我打電話,是打不通的,顯示是沒有接的狀態,或者,你呼叫的號碼是空號。”

胡佳說,當局沒有奪走他手機。可能還是因為有一個“度”。奪走他的手機,他就徹底失蹤了,成為絕對化的“非法拘禁”。他還補充說,並非外媒每次都能打通他的電話。總之, 中國似乎以此向外表明,習近平治下,有言論空間, 尊重言論自由。

您的意見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