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抨擊美國最高法院不阻止德州禁止墮胎法律生效的裁決


一名保安打開德克薩斯州沃斯堡一家女性健康診所的門。(2021年9月1日)
拜登抨擊美國最高法院不阻止德州禁止墮胎法律生效的裁決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06 0:00

美國總統拜登星期四(9月2日)抨擊聯邦最高法院以5比4的裁決允許德克薩斯州禁止大部分墮胎的法律生效。拜登稱這是對已存在近50年的允許婦女墮胎的憲法權利進行的“前所未有的攻擊”。

拜登說,星期三晚間的這項裁決允許德克薩斯州禁止墮胎,“釋放了違憲的混亂並授權自詡的執行人製造災難性的影響”。位於美國西南部的德克薩斯州是美國人口第二大州。

德克薩斯等十餘個大部分由共和黨領導的州都立法禁止“心跳”墮胎,通常在懷孕六個星期能夠探測到胎兒的心臟收縮時禁止墮胎,有時婦女在這個時候還沒有發現自己懷孕。

法庭過去都阻止執行此類禁令,理由是它們違背了1973年羅訴韋德案(Roe v. Wade)的歷史性的裁決,美國最高法院的這項裁決給予美國女性在沒有政府過多干預的情況下墮胎的憲法權利。

德克薩斯州的反墮胎法律的不尋常之處在於它讓普通公民有權起訴墮胎診所和任何在懷孕六個星期後“協助或慫恿”墮胎的人。勝訴的人將至少可以拿到一萬美元。

拜登說,“完全陌生的人現在有權將他們自己置於女性面臨的最私密、最個人的健康決定之中。這個法律過於極端,甚至不允許例外處理強姦或亂倫的情況。”他說,獲得賠償的可能“實際鼓勵”人們興訟。

德克薩斯州的墮胎服務提供者要求聯邦最高法院阻止這部法律生效,但最高法院的五位大法官星期三在一項沒有簽字的命令中說,挑戰者沒有滿足叫停這部法律所必須具備的高標準。這項命令同時表示,這部法律可能面臨其它的法律挑戰。

“我們得出這個結論強調,我們並不號稱要明確解決申請人的訴訟提出的任何管轄權或實質性的主張,”這項命令說。“尤其是,這項命令並不以德克薩斯的法律是否符合憲法的任何結論為基礎,也絕不限制對這部德克薩斯法律提出的其它符合程序的異議,包括在德克薩斯的州法庭內提出的異議。”

首席大法官羅伯茨與三名自由派大法官反對這項決定。五名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托馬斯和三名前總統特朗普任命的大法官巴雷特、戈薩奇和卡瓦諾構成了讓德州法律生效的多數。

這部法律“立即禁止至少85%的德州墮胎者的健康服務,”大法官索托馬約爾在不同意見中寫道,“根據現有先例明顯違憲。”

索托馬約爾說,“當禁止實行一項公然違憲、旨在禁止婦女行使她們的憲法權利並躲避司法審視的法律的機會擺在面前時,多數大法官選擇把他們的頭埋進沙子裡。”

這個德州法律星期三開始生效。聯邦最高法院發布這項命令之前,支持這個法律的人就在稱讚高院沒有出手阻止。

“今天無疑是歷史性和帶來希望的一天,”幫助這部立法通過的德克薩斯州組織人類聯盟行動(Human Coalition Action)的官員尤曼(Chelsey Youman)說,“德克薩斯是探測到心跳後禁止墮胎,成功保護我們中的最弱勢者、也就是尚未出生的孩子的第一個州。”

德克薩斯州的墮胎診所表示,如果一位女性最後一次月經之後超過了六個星期,他們將不再為其終止妊娠。

拜登星期三在一份聲明中

拜登說,“多數大法官在沒有聽證、沒有一個下級法庭的意見、沒有適當考慮議題的情況下就這樣做,侮辱了法治和所有美國人都具有的尋求我們法庭補救的權利。”

拜登說,“我們國家的最高法庭沒有利用自己的最高權威來確保公平獲取公正,而是在法庭篩理程序上的複雜性的同時,讓數百萬需要關鍵生育護理的德克薩斯女性蒙受苦難。”

拜登說,他命令白宮性別政策委員會(Gender Policy Council)和白宮律師雷穆斯(Dana Remus)“啟動全政府式的努力來回應這個決定,”看看聯邦政府能夠採取什麼行動來保護德州的墮胎服務可及性。

眾院議長佩洛西說:“最高法院在黑夜裡做出的維護公然違憲攻擊婦女權利和健康的懦弱決定令人震驚。這個極端黨派性的法庭選擇在沒有一次全面審議意見書、口頭陳述或提供一份全面簽字意見的情況下就選擇這樣做是可恥行為。”

佩洛西說,眾議院將就一項措施進行表決,將墮胎權利納入美國法律。

墮胎權利是美國政治生活中最有爭議性的議題之一。

儘管全國民調顯示大部分美國人都支持維護將近50年曆史的“羅訴韋德案”的裁決,但共和黨佔據多數地位的保守州的議會已經通過了很多立法來限制墮胎的數量。一些反墮胎議員正在積極要求聯邦最高法院徹底禁止墮胎。

聯邦最高法院同意在10月份新的審議期開始後聽取密西西比州禁止懷孕15個星期後的大部分墮胎的立法的陳辯。最高法院的保守派大法官佔6比3的多數。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