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分析人士:拜登保留特朗普對華經貿政策是明智之舉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美中第一階段經貿協議簽署儀式上講話時中國副總理劉鶴鼓掌。(路透社2020年1月15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6:34 0:00

美國當選總統拜登日前對媒體表示,他上任後不會立即取消特朗普政府對中國征收的關稅。分析人士說,拜登的決定是明智之舉;拜登若想推進並捍衛美國的經濟利益,保留與中國的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至關重要。不過,也有專家認為,拜登可能會採取漸進方式,給中國更多的時間來調整政策。

拜登日前接受《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電話專訪。在談到美中貿易關係時說,自己上任後打算首先審查現有的美中之間的協議,並且制定與歐洲和亞洲傳統盟友的“明確戰略”。

“我不會立刻採取任何行動,這也包括了不會立即調整現行的關稅。我不會讓偏見影響我的任何選項,”拜登對《紐約時報》專欄作家弗里德曼說。

拜登表示,他的首要任務將是通過另一個財政刺激方案,同時他也希望在美國國內達成兩黨的共識,作為建立對中國影響力的一種方式,因為與中國打交道的關鍵是建立影響力。

貿易戰休兵還是繼續?

自從拜登成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之日開始,輿論和經貿界就開始聚焦和揣測,一旦拜登入主白宮是否會取消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產品施加的關稅?美中貿易戰是否會繼續打下去?

經貿專家和分析人士對美國之音表示,拜登日前接受媒體採訪時關於不會立刻採取去特朗普化行動的表態,不出人意外而且是明智之舉。

馬里蘭羅耀拉大學(Loyola University Maryland)政治系教授、系主任魏忠克(Carsten T. Vala)認為,拜登作為當選總統,花一些時間評估其政策選項是一種明智的做法。

“改變美中貿易協議可能是個好主意,但是只有拜登新政府完全了解這樣做的利弊之後才能這樣做,”他說。

美國肯尼索州立大學(Kennesaw State University)經濟與金融教授劉學鵬表示,拜登做出這樣的決定並不奇怪;因為美中貿易戰是特朗普貿易政策的一部分,其基礎是特朗普的'美國優先'的口號,而這一口號目前在美國已經開始流行起來。

劉學鵬說:“儘管拜登心裡可能有不同的方法,但他的貿易政策目標似乎與特朗普沒有很大不同。拜登政府需要一些時間來評估特朗普的中國貿易協議,然後再做出任何重大改變的決定。”

資深政策分析師、公共政策博客RealityChek創辦人艾倫·托納爾森(Alan Tonelson)對美國之音說,如果拜登真心想推進並捍衛美國的經濟利益,應對中國廣泛的貿易掠奪,那麼保留第一階段貿易協議至關重要。

托納爾森認為,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是對美國有決定性利益的爭端解決機制,該協議賦予美國領導人無限的權力徵收關稅,以懲罰任何北京的貿易掠奪和更廣泛的經濟違法行為,而不必擔心中國報復。

“這些執行條款,對於迫使中國履行協議中進口大量美國商品的承諾尤為重要,”托納爾森說。

拜登保留特朗普關稅或面臨美國企業的壓力

特朗普政府開啟與中國的貿易戰之後,加大了對中國產品進入美國的關稅力度,一度引髮美國企業界的強烈反對。

早在今年9月份,包括福特、特斯拉汽車製造商和“華格林”(Walgreen Co)、“家得寶”(Home Depot)等大型企業在內的3500家公司,曾經狀告特朗普政府對中國製造商品施加超過3000億美元關稅的政策。

分析人士告訴美國之音,如果拜登入主白宮後繼續保留特朗普政府對中國產品的關稅政策,可能會面臨來自美國企業的巨大壓力。

肯尼索州立大學經濟與金融學教授劉學鵬認為,這些企業將會繼續遊說國會和白宮,要求降低貿易壁壘。而拜登可能會傾向於使用產業政策來幫助美國企業,給企業提供更好的條件,如對企業在美國投資和僱傭人員給予補貼;或者通過政府採購,購買更多美國生產的產品。例如,拜登已經明確表示,他將支持更清潔能源和技術。

資深經貿分析師托納爾森也認為,美國許多跨國企業界已明確表示,決心說服拜登至少開始單方面取消關稅;或者作為回報,使得中國同意'恢復對話'或再次做出承諾。

不過托納爾森擔心,拜登可能會屈服於來自企業的強大壓力。“鑑於拜登是從矽谷和華爾街獲得的主要競選捐款,而這兩個美國的經濟領域一直渴望從中國市場獲利;因此拜登將很難抗拒這些要求,”他說。

拜登將如何修復美中關係?

如果拜登入主白宮後,能夠頂住美國企業、矽谷和華爾街的壓力,在保留特朗普時期的關稅政策,並且繼續與北京展開貿易戰的同時,將採取何種策略來修復或者改善美中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的整體雙邊關係?

肯尼索州立大學的劉學鵬教授認為,拜登可能會採取更漸進的方式,給中國更多的時間來調整政策。與此同時,如果前景不樂觀,美國很可能會實施自己的產業政策。即使在西方市場經濟國家,政府有時也會扶持某些行業(例如對波音和空客的補貼)。

“雖然這些政策可能會導致爭議;但如果政策是透明的,通常可以解決爭端。根據世貿組織的要求,各成員應披露其工業政策,並通知其他成員其提供的補貼,” 劉學鵬說。

馬里蘭羅耀拉大學教授魏忠克認為,修復或改善與中國的雙邊關係,“需要的不僅僅是取消關稅,因為美中之間已經產生了許多不信任;不僅是在貿易戰方面上,而且還包括其它一系列廣泛的問題”。

“例如,中國如何對待美國知識產權、中國高科技公司參與建立美國網絡問題,更不用說還有人道主義和宗教等其它問題,” 魏忠克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