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應對科技專制 拜登對華科技政策料將保持強硬


代表5G的3D打印物體放置在主板上。(2020年4月24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10 0:00

特朗普政府近四年來在國內外不斷推行多方面封堵中國科技企業的技術政策。分析人士認為,新當選總統拜登明年一月上台後可能緩和這一強硬路線,加強與盟友合作,但拜登已認准中國是“科技獨裁”國家,對華科技政策不會出現180度的大轉彎。

拜登競選綱領:以“民主峰會”應對“科技獨裁”

外交政策專家認為,下一屆美國政府需要在市場准入、強制技術轉移、人權等問題上繼續向中國施壓,但在5G、半導體等科技領域,拜登政府不會單以封堵的方式阻止中國發展,而是更緊密地團結盟友,整合出應對中國的科技政策框架。

拜登在競選期間公開表示,對中國政府使用科技控制國民的做法感到擔憂。拜登團隊的外交政策顧問、奧巴馬政府時期的常務副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Anthony Blinken)今年9月對《華爾街日報》表示:“在副總統(拜登)看來,世界上存在科技民主國家(techno-democracies)和科技專制國家(techno-autocracies)之間的分別。”

科技智庫“信息技術與創新基金會”(ITIF)本月發表的一份分析報告說,在處理與技術和創新相關的一系列重大國際問題、包括如何應對與中國的競爭、互聯網治理和跨境數據傳輸方面,拜登政府可能會比特朗普政府更多地與國際機構接觸,與美國盟友更密切地合作。

拜登的競選綱領說,在他上任成為總統的第一年,將召集世界上的民主國家舉辦倡導民主自由的峰會, 以應對全球民主價值觀受到的威脅。峰會將呼籲科技公司和社交媒體作出承諾,維護開放、民主社會和言論自由,並防止科技成為中國這樣的國家進行鎮壓的工具。

專家:拜登不會扭轉特朗普封堵華為的路線

特朗普政府過去四年任期期間,5G網絡建設成為美中兩國爭奪戰略地盤的關鍵領域,美國通過推行國內禁令和國際斡旋,封堵中國電訊設備巨頭華為的全球佈局。

美國商務部今年5月擴大對華為的出口限制,要求那些依賴美國設備和軟件的外國半導體芯片製造商必須取得美國商務部的特許,才能向華為公司出口芯片產品。

特朗普行政當局在國內網絡建設中對華為公司發出層層禁令,同時通過發布“實體清單”禁止美國公司和使用美國技術和設備的外國公司向華為提供關鍵技術部件;在國際上,美國說服眾多盟友,抵制華為5G,並發起“乾淨網絡倡議”(Clean Network Initiative),在雲存儲、應用程序、通訊光纜等層面擴大對中國公司的堵截。

美國國務院說,截至11月10日,已有50個國家加入了美國“乾淨網絡倡議”,其中包括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36個成員國中的31個國家、北約30國中的27國、歐盟27國中的26國、“三海倡議” (波羅的海、黑海和亞德里亞海)地區12個民主國家中的11國。

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全球政策與戰略學院電信與技術政策主席彼得·科維(Peter Cowhey)認為,拜登入主白宮後,將不會逆轉特朗普政府時期大舉圍堵華為的做法。

“我認為特朗普政府禁止華為參與提供美國5G網絡設備的決定不會發生逆轉。考慮到美中之間高度競爭的關係,這是一種控制風險的方式,一種安全措施。目前已經有其他許多國家已加入(這個行列),還會有更多國家加入。”科維本星期在一場報告發表會上在回答美國之音提問時說。

科維指出:“拜登政府面臨的真正挑戰是,還是有許多國家不會加入(排除中國網絡設施的)禁令。你需要配套的政策來應對安全風險,因為華為設備已經分佈在世界各地……這些網絡在世界各地來回傳遞數據流量,其中許多接入點都可能帶來安全隱患。這就是為什麼下一步的優先事項是製定更廣泛的戰略,來處理華為設備已經是全球網絡一部分的現實。”

“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科技與國家安全項目高級研究員馬丁·拉塞爾(Martijn Rasser)說,拜登上台後,對華科技政策的最大變化將是美國會加強與盟友的合作來應對來自中國的競爭。

在聯合抵制中國科技企業建設外國通信網絡的問題上,拉塞爾說:“你會看到這方面努力的大幅擴展……如果要實行出口管制,預計我們會朝著多邊的方式發展。另外,我們可能在聯合研發等層面看到更積極的措施,也會與盟國在技術規範方面加強合作,在應不應該使用某些技術的問題上找出共識。”

拜登對TikTok隱私問題也有擔憂

特朗普政府今年對抖音海外版TikTok等中國科技產品打出重拳,稱這些產品無法妥善保護美國用戶的數據隱私,要求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出售TikTok的在美業務。目前,字節跳動正與沃爾瑪和甲骨文公司敲定有關業務出售的細則。

拜登也表達過對TikTok的擔心,並表示將調查這一應用程序的安全問題。他在今年9月的一次競選講話中說:“TikTok是中國人經營的,能夠接觸到美國1億多年輕人, 這是一個值得擔憂的問題。”

專家說,拜登政府可以通過與盟國合作,在頒布禁令或其他嚴厲措施之前,與盟國討論安全問題,為美國的科技戰略爭取支持。

《華盛頓郵報》援引德國“馬歇爾基金會”保衛民主項目的研究員林賽·戈爾曼(Lindsay Gorman)說:“召集民主國家,建立對共同威脅的理解,這樣的多邊辦法將使我們能夠走上一條更有原則的道路。”

她說,美國可以與英國、丹麥和澳大利亞等國合作找出應對TikTok安全問題的對策,這些國家都在對TikTok的數據安全問題進行審查。

特朗普的政策遺產:美中兩國科技競爭更趨激烈

科技產業觀察人士、美國播客節目Exponent Podcast主持人詹姆斯·歐沃斯(James Allworth)說:“特朗普對矽谷做成的一件事,就是讓人們對中國睜開了雙眼。”

他說,在這以前,矽谷公認的見解是:自由主義和貿易是好事,應該與中國接觸。但特朗普時期對抖音海外版TikTok等中國科技公司開刀,讓人們認識到美中科技產品市場准入的不對稱性。

“中國不願意讓臉書(Facebook)和推特(Twitter)在中國境內運營,因為這些產品本身的市場運營原則和中國截然不同。”他說:“而在大洋的這一端,特朗普開始讓人們思索,

我們真的希望讓TikTok這樣的公司在他們的算法技術中引入偏見嗎?我們真的想讓這些東西在民主體制內運作嗎?”

許多科技行業決策者表示,特朗普的中國政策也暴露了中國科技產業的薄弱環節,這也讓中國加大了扶植與支持科技行業的決心。

中國政府最近宣布了以國內“大循環”為主、國內國外“雙循環”相互促進的經濟發展模式,以引導中國經濟減少對海外市場和技術的依賴。中國計劃花費數十億美元來鼓勵國內芯片產業的發展。

新美國安全中心的拉塞爾說:“北京將極盡所能減少對外國技術的依賴,但是美國也會在這些問題上與盟國合作,使中國更難實現其目標。”

矽谷樂見拜登上台期盼放鬆高科技移民限制

矽谷方面普遍對拜登勝選表示歡迎。分析認為,美國科技產業希望拜登能扭轉特朗普政府推動的中美技術脫鉤給美國科技出口商造成的損害。

總部設在香港的科技行業分析公司Counterpoint美國分部研究總監傑夫•菲爾德哈克(Jeff Fieldhack)早些時候對美國之音表示,美國對華為的禁令衝擊到的矽谷相關產業包括芯片公司、天線製造商和應用程序開發者。

日經亞洲(Nikkei Asia)此前報導說,美國半導體芯片行業已經因華為禁令損失了數十億美元。例如,芯片製造商博通(Broadcom)表示,華為禁令使他們在2019年損失了20億美元。報導說,如果美中供應鏈脫鉤持續,芯片行業可能面臨490億美元的收入損失。

日經亞洲報導說,矽谷的大型科技公司和公司僱員在為拜登競選投入了大量資金。報導援引非政府組織“響應政治中心”(Center for Responsive Politics)的數據說,拜登競選陣營在2020年收到的政治捐款最多的7個組織中,科技企業佔了5個,其中包括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微軟、亞馬遜、蘋果和臉書。

與之相比,特朗普的競選連任陣營收到的政治捐款主要來自政府僱員、航空公司和國防產業。

矽谷的公司雇主希望拜登上台能放鬆特朗普政府時期不斷加緊的外國人才簽證限制。矽谷產業分析人士歐沃斯說:“矽谷之所以是矽谷,是因為它一直吸引著全世界的人才,而特朗普政府讓人們的生活變得更加困難,例如那些持簽證的海外人士,他們必須規劃自己的生活。特朗普當局給他們的生活造成了太多的不確定性,讓他們感到不受歡迎。這需要停止。”

不過,從拜登的競選網站上闡述的政策立場來看,拜登是否將徹底改革外國高技術人才簽證制度仍是個未知數,他也有可能繼續鼓勵雇主僱用美國工人。

他的競選綱領說,拜登將支持增加高技能外國人簽證的數量,支持取消對工作簽證的具體國別上限,但同時指出,“高技能臨時簽證不應阻礙公司企業僱用已經在美國的人員。”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