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推遲一天後 拜登在白宮會晤以色列總理貝內特


拜登總統在白宮橢圓形辦公室會晤以色列總理貝內特。(2021年8月27日)
推遲一天後 拜登在白宮會晤以色列總理貝內特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3:16 0:00

在因為阿富汗危機而推遲一天後,美國總統喬·拜登星期五(8月27日)在白宮會晤了以色列總理納夫塔利·貝內特,討論了從巴勒斯坦人困境到伊朗核野心等一系列的問題。

為了確保伊朗永遠也不會研發核武器,拜登在白宮說,“我們正在將外交置於優先,看看這會把我們帶到哪裡。但是,如果外交失敗,我們做好了採用其它選項的準備。”

拜登總統沒有詳細說明其它選項是什麼,他在與貝內特在橢圓形辦公室發表評論後,拒絕回答記者的問題。

“我高興地聽到您明確的話語,也就是伊朗永遠也不能擁有核武器,而且您強調我們將試圖走外交路線,但如果那條路線不靈,會有其它選項,”以色列總理貝內特回應說。“第一個目標是製止伊朗在本地區的侵略,並開始讓它重新接受約束。第二個是永遠不讓伊朗有在核武器方面取得突破的能力。”

美國和伊朗就重新加入2015年的國際協議舉行了幾輪間接會談。那項協議限制伊朗的核項目,作為交換,國際社會放鬆對伊朗的製裁。在達成那項協議時,人們擔心伊朗正在研製核武器。德黑蘭方面則堅稱其核項目是民用的。

美國前總統唐納德·特朗普2018年退出了伊朗核協議。伊朗隨後採取了脫離協議承諾的步驟,包括加大其濃縮鈾的庫存,並把鈾濃縮到更高的純度。

這是拜登和貝內特兩位領導人首次面對面的會晤。他們還重新誓言保持兩國的緊密關係。

拜登說:“美國將永遠支持以色列。這是我們兩國之間不可動搖的伙伴關係。”

6月上任的貝內特總理說:“你一直在支持我們,特別是在艱難時刻,就像幾個月前一樣,當時,數以千計的火箭彈射向以色列的城鎮。”

貝內特還就美國人在喀布爾喪生深表哀悼。他說:“美國軍人是在執行拯救他人生命的任務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

星期四,喀布爾機場外發生的 襲擊事件加劇了美國從阿富汗撤軍的亂象,這一亂像也被認為對中東和反恐鬥爭具有影響。

共和黨猶太人聯盟(Republican Jewish Coalition)的執行主任馬修·布魯克斯(Matthew Brooks)對美國之音說:“我認為每個人,肯定包括以色列人,必須要非常關注這件事會對其它不斷演變的恐怖組織的影響和強化,而且當然還有伊朗問題,這是最首要的。”

貝內特和拜登各自的前任曾有非常密切的個人關係,外界認為這兩位前任步調一致地在巴勒斯坦人、伊朗和地區安全問題上採取強硬政策。

布魯克斯說,人們可以看出特朗普和本傑明·內塔尼亞胡之間有非常好的個人情誼和互相尊重。他說:“這跟通常那種例行公事式的友好關係不是一個層級。”

貝內特總理星期三分別會晤了美國國務卿安東尼·布林肯、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和國家安全顧問傑克·沙利文。

布魯克斯說,雖然他認為拜登是以色列的朋友,但是“在一些關鍵的政策問題上,他絕對是受了誤導,是錯誤的”。

貝內特反對建立巴勒斯坦國,並反對與巴勒斯坦人的和平會談。他支持繼續在有爭議的約旦河西岸擴建以色列定居點,並表示反對拜登政府重新為巴勒斯坦人開通駐耶路撒冷美國領事館的計劃。

“清楚的是,美國行政當局和以色列政府良好共事,在很多領域找到共同點並密切合作,符合雙方利益並非常令人歡迎,”主張美國發揮領導力解決以-巴衝突的J街組織(J Street)在一項 “與此同時,我們相信,同樣關鍵的是,拜登行政當局必須透明並堅定地指出它與貝內特總理政策及世界觀關鍵層面的分歧。”

貝內特是以色列的美國移民之子。他在以色列高科技產業致富,2006年擔任內塔尼亞胡的幕僚長,從此開始政治生涯。他隨後在2013年到2020年期間在內塔尼亞胡領導下擔任過不同的部長職務。2020年,在以色列舉行了兩年內的第四次議會選舉後,他被前恩師內塔尼亞胡罷黜。

貝內特脆弱的執政聯盟由八個黨派組成,涵蓋整個政治光譜,還包括一個代表以色列阿拉伯少數族群的伊斯蘭主義小黨派。

貝內特將任職兩年,這是他與亞伊爾·拉皮德達成的輪流執政協議。拉皮德按協議將在明年接任總理。

貝內特提到他和拜登面臨的共同挑戰,包括抗擊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和打擊恐怖主義。他在引述了聖經《以賽亞書》的經文後對拜登說,他們都是“一個風暴非常、非常猛烈的世界中的一座燈塔”。

這是貝內特的首次正式出國訪問,不過他曾前往約旦會晤過國王阿卜杜拉,當那次會晤當時是保密的。

貝內特與拜登的會晤被推遲一天,這意味著嚴守猶太教規、安息日不旅行的貝內特在星期六日落前將留在華盛頓。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