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拜登經濟學 : 增稅開支引發“左傾”爭議


美國前副總統拜登10月13日在佛羅里達州競選活動中。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55 0:00

隨著美國大選臨近和拜登在民調上的提升,市場對他的經濟政策表現更大的興趣。但是,疫後經濟強勁回彈的另一面卻是更大的預算赤字。前副總統拜登在挑戰現任總統特朗普的競選議題中,在經濟方面提出了迥異於特朗普的政策。經濟學家們對所謂的“拜登經濟學”(Bidenomics)則褒貶不一。

選情看好,拜登經濟引發關注

美國總統大選前,主要的參選人會就政治、經濟、社會和健保等廣泛議題提出自己的施政觀點。關乎民生的經濟政策通常是選民最為關心的競選議題。

今年的總統競選是在新冠病毒全球流行疫情中進行的。疫情對經濟的巨大衝擊導致成百上千萬美國人失去了工作。如何刺激經濟,促進就業率快速回升,參選人的經濟政策對其勝選至關重要。

民主黨參選人、前副總統拜登提出的經濟復甦方案,在一些有影響的經濟研究機構和經濟學家看來,是疫後經濟快速回彈的有效方案。但是,這個方案本身也將代價不菲。

拜登在競選期間承諾,他若當選,將在其四年任期中追加3萬億美元的額外支出。除此之外,還要加上目前在國會遇阻的價值2萬億美元的疫情援助措施。雖然該援助措施在國會受阻已經長達數月,但仍然有機會最終得以通過。民主黨如果此次贏得白宮和國會,將令該措施成案機會大增。

穆迪分析談選後四種結局對經濟的影響

穆迪分析對選後四種結局(民主黨完勝、拜登贏但國會半贏、特朗普贏但國會半贏,以及共和黨完勝)可能對經濟增長的影響進行的數據分析顯示,民主黨完勝可能令經濟以更快的速度增長,而動因則是更大的財政赤字。

穆迪的分析認為,民主黨完勝將導致今後四年年均2.5萬億美元的財政缺口,而其他三種選舉結果也仍將在2024年以前,每年產生大約2萬億美元的財政赤字;而民主黨完勝可推動經濟平均年增速達到4.2%,其他幾種結果的增長預期則在3%到3.5%之間。

特朗普總統還沒有提到多少他的開支計劃細節,但表示會在第二屆任期內再度減稅。彭博新聞的分析指出,2017年的減稅法案是在共和黨控制白宮和國會的情況下得以通過的。如果他贏得第二任期,但無法完全控制國會的話,推進重大稅改或支出方案,將會陷入類似當前疫情救助計劃的僵局。

拜登經濟獲一些經濟學家支持

拜登的經濟政策中,包括將撤銷特朗普削減的大約半數的公司稅,並對年收入超過40 萬美元的家庭增收所得稅,還將對綠色能源、國內製造業和兒童和老人看護提供款項。這些改變加起來大約將稅款上調了一倍,新的開支是希拉里·克林頓在2016年時所提方案的3倍。

拜登的增稅方案得到一些有影響力的經濟學家的支持。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在其為紐約時報撰寫的觀點文章中,對“拜登經濟”讚譽有加。

克魯格曼寫道:“當今世界,我們實際上希望政府出現預算赤字,因為他們會動用多餘的積蓄。但是,我們也希望這些赤字能夠提高生產力,從長遠著眼,用於增加投資,並強化經濟。”

他認為,拜登計劃中將取消對公司提供的減稅措施,以可能帶來更多收益的支出計劃取而代之。

傑森·弗曼(Jason Furman)曾任白宮國家經濟委員會主席。他在刊登於華爾街日報的評論中寫道:“從長遠看,提議中的增稅將有助於用於支付支持經濟增長的重要措施,並確保其得到更廣泛的分享。”他還認為,對基礎設施和清潔能源的投資將促進生產力的增長。

商界對拜登“左傾”政策感到擔憂

但也有經濟學家對拜登的經濟政策提出批評。華盛頓自由派智庫圖研究所(Cato Institute)公眾理解經濟學項目主任瑞安·伯恩(Ryan Bourne)對美國之音說,拜登的增稅方案將會影響到美國中產階級的收入。

伯恩說:“與普遍看法相反,幾年前通過的稅收改革法案實際上確實削減了所得稅。其中一些所得稅規定將於2025年到期。但是,如果拜登撤銷所有這些減稅措施,那麼這將意味著現在大多數美國人都要多繳稅款。”

在日前舉行的副總統參選人辯論會上,拜登的副總統競選搭檔、加州聯邦參議員卡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談到拜登稅改計劃時說,拜登政府執政第一天,就會撤銷特朗普的減稅計劃。哈里斯的這句話被廣泛提及,也反映出拜登經濟政策所引發的疑慮。美國商界領袖擔心,拜登的“左傾”經濟政策可能對商業形成不利影響。

華盛頓保守派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的財政條例研究員喬爾·格里菲斯(Joel Griffith)說,拜登和哈里斯根本無法在就任第一天就廢除稅改法案,因為增稅首先需要國會採取行動。

不過,格里菲斯說,哈里森怎樣說並不重要,真正讓他擔心的是增稅的後果。他說,在“減稅和就業法案”之前,美國的公司稅加上州稅後,在發達國家中是最高的,減稅後才基本與其他有競爭力的國家持平。

格里菲斯對美國之音說:“這是個大問題。我們知道他們打算提高那些稅。他們在這方面已經有非常明確的表述,估計應該會延續10多年。也就是說在未來10年裡,大約增加3萬億美元的稅收。那是拜登政府的打算。”

加圖研究所的經濟學家伯恩說,根據預算專家對拜登的支出項目所做的估算,若拜登勝選,他會在較短時間內推出新的財政刺激措施,其規模會超出特朗普總統的刺激方案。

伯恩說:“也就是在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基礎上再加上3萬億美元。從這方面可以做出合理推斷,拜登在接下來的10年裡將在聯邦政府的開支之外,增加1萬億到11萬億美元的開支,相當於年GDP的4%到5%。”

拜登政府或加大對市場干預

拜登在民調上一路領先特朗普總統,他的政策觀念也越來越引發關注,首當其衝就是他在經濟方面的政策取向。除了上述開支,伯恩認為拜登在薪資和勞工等問題上的政策,相當於政府加大了對市場的干預。

伯恩說,拜登希望將聯邦最低時薪定在至少15美元,對面向就業不足者的失業保險提供新的聯邦補貼,並且擴大今年早些時候對失業者提供的每週600美元的失業保險。在伯恩看來,這些都是侵犯美國勞動力市場的行為。

加圖研究所是自由經濟學派(Libertarian)智庫,該學派倡導限制政府在內政外交事務中的作用,在稅收政策上,認為應該減稅甚至廢除稅賦。

伯恩說:“我認為,他是在提議大幅增加政府活動的規模和範圍。”

伯恩的批評,反映出批評者對拜登經濟政策的疑慮。 《經濟學人》的一篇分析報導提及美國商界領袖間悄然蔓延著的憂慮情緒,實際上就是對拜登政府左傾化的恐懼。

不過,也有許多經濟學者仍將拜登視作溫和派,他們看到,拜登實際上並沒有迎合民主黨內更為左傾的經濟政策觀念。 《經濟學人》上述報導稱,拜登拒絕了黨內左傾的烏托邦理念,其稅賦和支出提議尚屬合理。

另外一方面,經濟學家認為,疫情之前,特朗普在經濟政策上可圈可點。 《經濟學人》提到,他敦促美聯儲放寬政策,其任內美國小商業信心達到近30年來最高水平,收入最低的四分之一勞工一年內薪水上漲了4.6%,是2008年來最快漲幅。鑑於美國選民最關心的是經濟議題,如果沒有新冠病毒疫情打擊,特朗普應當能夠順利勝選連任。一場疫情令全球經濟陷入衰退。美國至今仍有成百上千的失業者。

美國和世界各國一樣,為對抗新冠病毒疫情,預算赤字達到歷史新高。彭博社的分析援引的數據顯示,目前美國的預算赤字規模已經接近今年GDP的16%,為二戰以來最高。該分析認為,考慮到拜登整體經濟政策,加上新一輪抗疫救助計劃,將使2021年的預算維持在與今年相近的水平。

經濟學家共識:經濟復甦有賴支出

愈來愈多的經濟學家形成的共識是,美國需要繼續花銷,以促成經濟的復甦。近期金融市場表現出的主要擔憂是,政治人物可能會像2008年應對金融危機那樣,過早收緊支出,導致復甦拖延。

拜登過往在預算平衡方面屬於強硬派,曾投票支持要求預算保持平衡的憲法修正案,並表現出削減社會安全開支的意願,而照當前拜登競選團隊的說法,其團隊從長遠看致力於健全的公共財政,但也承認當前急需政府支出。

傳統基金會的財政條例研究員格里菲斯認為,長期以來的結構性預算赤字令人擔憂。他認為兩黨都沒有明確提出在控制預算方面將拿出什麼控制良方。

格里菲斯說:“這對兩黨都應該引起關注,因為我們知道這種類型的債務負擔。我們現在的債務和GDP比例已經超過100%。我們知道,從長遠看,那樣會拖累經濟增長,並且還會在未來引發其他後果,尤其是我們的美元會喪失國際儲備貨幣的地位。”

儘管拜登在過往的預算平衡問題上有明確的姿態,格里菲斯仍然對他的支出計劃提出批評,主要是針對他在基礎設施的開支方面未能善加利用私營部門,並批評其預算計劃中針對可再生能源的強制性要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