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限你三天內回國自首”:00後因言獲罪 父母被警察監視居住


旅居海外的中國00後王靖渝日前因網絡言論受到重慶警方跨境追逃。
“限你三天內回國自首”:00後因言獲罪 父母被警察監視居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7 0:00


每晚7點,一男一女兩個警察準時出現在王靖渝父母在重慶的家。他們會留下過夜——男警察和父親睡一張床,女警察和母親睡隔壁房的另一張床,天亮後再把他們押回派出所。這位旅居海外的00後日前因網絡言論被中國警方跨境追逃。警察說,如果他再接受外媒採訪,父母就會被逮捕。

靖渝又確認了一下通話記錄——中國時間星期四(2月25日)凌晨12點41分。他說,那是父親藉口去倒垃圾,擺脫了警察的監視,從樓梯間打來視頻電話的時間。

昏暗的燈光下,王靖渝看不清他的臉,但明顯感覺父親的聲音變得很脆弱,疲憊而蒼老。

不到兩分鐘的通話中,父親告訴他,他和王靖渝的母親每天早上6、7被帶到派出所,晚上放回家。從星期三起,每到晚上7點,就會有一男一女兩個警察到他家來;9點左右會再來兩個自稱是警察的人,他們巡視大約一小時後離開;另外兩個警察會留下來陪他們過夜。男警察和父親睡一張床,女警察和母親睡隔壁房間的另一張床,天亮後再把他們押回派出所。

警察對他父親說,因為王靖渝最近接受了境外媒體採訪,影響惡劣,需要對他們採取監視居住。

“我父親原話是說,如果我再在境外的媒體上發聲,他們看到會直接把我父母拘留,” 王靖渝通過Skype對美國之音說。

星期五晚間,因身體狀況惡化而臥床的母親獲准在警方監控下與他通話。她說, 王靖渝這幾天在網上發布的一些信息以及接受境外媒體採訪的事件已經引起工作單位和各級政府的高度關注。每天都有很多人到家裡來。王靖渝的父母均為國企員工,目前都被要求停職配合調查。

現年19歲的王靖渝2019年7月離開老家重慶,目前正在歐洲旅行。這個星期,因為在微博上發表質疑和批評在中印邊境衝突中陣亡的解放軍官兵的言論,他被網民舉報。

重慶市沙坪壩警方的公告稱,“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對犯罪嫌疑人王某刑事拘留,並對其上網追逃”。幾天來,他受到網民的猛烈抨擊,被說成是詆毀解放軍是“賣國賊”、“漢奸”。他和家人的個人信息——姓名、出生日期、家庭住址、父母工作單位、手機號碼等也被瘋狂“人肉”。

王靖渝告訴美國之音,從推文發出到警方突襲他家大約只用了20分鐘。

“當天晚上(2月21日)6點50左右,我們重慶當地的警方,以及國安人員,還有不明身份的警察,就是沒有身著警服,也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就已經衝進我家, ”他說。

據王靖渝說,警察用手銬將他的父母制服,查抄了家裡包括iPad、電腦、現金等很多物品,接著把父母帶到沙坪壩區覃家崗派出所,關押在不同的審訊室,要他們和兒子聯繫,立即刪除微博,否則就會採取進一步措施:

“他告訴我,不管你在哪裡,你這個事情影響這麼大,現在整個中國人民都知道你詆毀解放軍。中共中央、外交部、很多部門都知道這個事情。他說,如果你不回國,就算你在美國,在歐洲,我們也會把你引渡回去。他在電話中還威脅我。他說,你個人的能力強,還是我們一個國家的能力強?你不要以為其他的國家能夠保護你。這個是癡心妄想!”

王靖渝還說,從事發第二天至今,父母每天都被帶到警局12個小時,不給吃飯, 體弱多病的母親偶爾會得到一杯水。警方逼問他們儿子何時回國,並以刑事拘留相威脅。每天還有很多網民跑到他家去敲門。家門口24小時都有人。

“王靖渝:我是覃家崗派出所派出所民警,限你三日內到我所自首,否則你父母沒有好下場,” 他在推特上公佈了據稱是來自警方的短信。

連日來,美國之音多次撥打這個派出所的電話和網民發布的王靖渝母親的手機號碼,但都無法聯絡到相關人員。

關注王靖渝案件的前中國人權律師、現居美國的法律學者滕彪說, 以往只聽說過“獵狐行動”這類在海外追逃所謂貪污犯的跨境執法,但是因為言論而被“上網追逃”的事還是聞所未聞。

他通過Skype對美國之音說,中國近來在《刑事訴訟法》中創設的“缺席審判”制度,使得像王靖渝這樣身在海外的人也可能被治罪。

就在王靖渝事件發酵的同時, 中國警方還在北京、河北秦皇島、貴州貴陽、廣東茂名、四川綿陽等地發起協調一致的行動,以“侮辱詆毀英烈”為名,三天內追查了7則涉及中印邊境衝突陣亡官兵的網上言論,拘留了6人。

2018年,中國頒布《英烈保護法》,下個月將開始施行的刑法修正案進一步加強了該法的懲治力度。修正案規定, “侮辱、誹謗或者以其他方式侵害英雄烈士的名譽、榮譽,損害社會公共利益,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製或者剝奪政治權利。”

滕彪說,當下中國對網上言論的管控無疑更嚴了,抓人、判人的門檻大大降低,也有越來越多在海外發表言論,回國後被拘留或其國內的家人受到株連的事件。

“在任何一個正常的現代國家,是沒有這種株連制度的,”他說。“每個人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無論是父母、親人、相關聯的人都不可能為其他的人負責任。刑法、憲法、刑事訴訟法等都有明確規定的。但是在實踐當中又是另一回事。這種政治株連還是非常普遍的。”

人權觀察組織1月發布的《2021世界人權報告》批評中國當局在持續打壓人權捍衛者群體的同時,日益將維權人士的家屬作為打擊目標。

身在海外的王靖渝很擔心父母的安危,唯一讓他感到寬慰的是,父母很支持他,沒有責怪他一句。父親甚至和警察據理力爭:“就算說我兒子犯了法,我沒有犯法,報我的身份證,報我的家庭住址是不是違法的?王靖渝犯了法,你去抓他,你不能來連累我。”

“警察跟我父親講,沒有連累你,沒有把你打死都算好的,”他告訴美國之音。

王靖渝說,自己很小的時候就成了“反賊”,很大程度上是受家庭的影響:爺爺在政府當了一輩子官;父親從空軍退役後被分配到重慶公安部門工作,原本可以仕途大好的他因為看不慣周遭的很多事選擇到一家國企去做銷售,又因為厭惡虛假的選舉,辭去了人大代表職務。

“當時我們重慶本來治安就不好,公安就是土匪。我父親也是親口告訴我,重慶的警察到處去找民營企業、大戶人家收保護費。你不拿錢就要弄你,就要打你。我父親甚至告訴我,在重慶偏遠的一些鄉村里面,警察就是天王老子,警察就是上帝,你要是不聽警察的,就有你好看,就當你全家沒有好下場,” 王靖渝對美國之音說。

從小,父親就教他“翻牆”,給他講被官史改寫的歷史,要他不要相信中國媒體的報導。“那些都是謊言,”他說。

在學校,王靖渝是老師的重點關注對象。他會對同學們說:中國共產黨是非法竊取政權的;任何一個政黨的領導人都應該是人民的選擇。共產黨的領導人不是人民選的,是內定的,它就不能成為一個合法的政黨。

“在中國,你要是跟共產黨對著幹,你就是死路一條,”校長訓誡他。

為此,他轉過很多次學,也過早地嚐到來自官方的打壓。

王靖渝說,他不會回中國,未來希望能儘自己的力量繼續在牆內多發聲。“我講的這些東西可能99%的人不理解我,但是如果能讓1%的人清醒過來,我覺得都是很有價值的。”他說。

“不要放棄你的理想,”那天在昏暗的樓梯間裡,父親從那通偷偷打來的電話中對他說。“你不能臨陣退縮,你哪怕是要死也要死得光榮,歷史會記住你的。”

王靖渝想再說些什麼,但父親匆匆掛斷了電話。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