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網絡觀察:三文魚背鍋


北京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2020年6月14日)
中國網絡觀察:三文魚背鍋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5:19 0:00


觀察家們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起源問題在中國一直是一個超敏感的政治問題,而政治問題在中國則有明確的官方輿論導向。在中國對全世界宣揚中國採取果斷有力的措施成功地控制了疫情之際,中國首都北京出現疫情反彈抬頭。北京再度進入所謂的戰時狀態,與此同時,中國官方輿論一度試圖將最新的疫情爆發歸咎於進口三文魚,再度凸顯出輿論導向在當今中國的運作。

三文魚出場的前奏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去年12月在中國湖北武漢進入爆發式快速發展階段。中國共產黨當局採取了許多觀察家所說的雙管齊下的有力應對措施,一方面嚴密隱瞞疫情信息,甚至為此大張旗鼓地以散佈謠言的罪名處罰在朋友圈中談論疫情的8名武漢醫生,一方面進行”疫情可防可控”、”未見明顯的人傳人”之類的誤導性宣傳。這些有力的措施導致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在當局營造的虛幻安全感中中招,疫情由此不斷擴大。

目前,國際社會普遍認為,中共當局的強力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使疫情由原本應是一場地方性的公共健康問題變成了全國性、全世界性的大災難。許多國家對中共當局在疫情大爆發之前和之後的強力信息封鎖和誤導性宣傳提出了強烈的批評。中國的盟國伊朗衛生部發言人則數次表示,中國當局有關中國疫情的說法是跟全世界開了“一個令人痛苦的玩笑”。

在全世界的觀察家們看來,中共/中國當局仍在跟全世界和中國人繼續開這種令人痛苦的玩笑。

中國當局至今堅持宣稱疫情在中國祇是造成4600多人死亡,而這個數字不及中國每年交通事故死亡人數的一個小零頭(世界衛生組織2015年說中國每年有超過260,000人即26萬人死於交通事故)。與此同時,中國當局又採取舉世無雙的死守嚴防的姿態,甚至不惜為此將幾十萬在海外的中國人阻擋在國門之外,使他們有家歸不得。

中國當局為應對疫情採取的果斷有力措施也包括為確保北京安全實行嚴上加嚴的死守嚴防措施。當局為此做出特殊的安排,這就是,為了避免來自國外的病例輸入北京,從3月23日零時起,所有北京入境航班均須先從天津、石家莊、呼和浩特、瀋陽、大連、 上海、青島、鄭州、西安等12個指定的第一入境點入境。

北京採取的這種以鄰為壑的措施在中國招致廣泛的不滿。然而,因為這一措施顯然是來自常駐在北京的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最高當局的授意或指令,其他城市當局不得提出反對,其他城市的人民的不滿也只是限於零星的網絡抱怨。

中共控制下的中國官方媒體對這種抱怨不予報導,不予評論,甚至不予提起。中國當局同時對內對外宣傳說,當局採取果斷有力的應對措施迅速有效地控制了疫情,為國際社會做出了巨大的犧牲和貢獻,理應得到中國人民和全世界人民的感激。

北京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抬頭就是在這種大背景之下發生的。在眾多觀察家看來,中共當局/北京當局跟全世界開的令人痛苦的玩笑現在也開到了自己的身上。

三文魚陡然名聲大噪

北京一所家樂福超市出售的進口三文魚冷凍產品。 (2020年6月17日)
北京一所家樂福超市出售的進口三文魚冷凍產品。 (2020年6月17日)

三文魚即鮭魚,英文salmon。三文魚這種稱呼來自粵語的音譯。三文魚、尤其是進口三文魚在中國價格昂貴,是一種小眾食品,一般人家吃不起。

然而,北京最大的、據稱也是東亞地區最大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北京新發地農產品批發市場6月11日發現新冠病毒感染病例,新冠病毒疫情由此在北京再度抬頭,北京由此再度進入所謂的戰時狀態,原本要重新開學的學校也擱置開學的計劃。三文魚也由此名聲大噪,成為家喻戶曉人人皆知的著名食品。

三文魚在眼下的中國爆得大名要歸功於進入6月中旬以來中國官方的一邊倒的所謂新聞報導和輿論導向。

官方的中國新聞網的報導在觀察家們看來非常典型。中新聞6月14日報導說:“連續兩天多人確診,40多人咽拭子陽性,40件環境陽性樣本...北京新發地,讓本土疫情再度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在人們關於這波疫情的溯源討論中,三文魚第一時間成了一個關鍵線索。北京新發地市場負責人稱,相關部門從切割進口三文魚的案板中檢測到了新冠病毒。各大商超、餐廳聞風而動,連夜迅速下架三文魚及其相關產品。”

在進行三文魚輿論導向的同時,觀察家們還注意到中共當局控制下的官方新聞還對全社會發出了警告和威脅。官方的澎湃新聞在6月13日發表的一篇有關新發地市場因疫情而受到檢查的報導中說:“針對監督抽檢、監督檢查中發現的問題,應當堅決予以立案,依法予以嚴懲;符合移送公安機關條件的,應當按照有關要求及時移送公安機關。”

然而,截至目前,中國官方媒體或官方發言人沒有說明“監督抽檢、監督檢查中發現的問題,應當堅決予以立案,依法予以嚴懲”究竟是什麼問題,沒有解釋說明中國公安機關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了中國的疫情控制權威機構,也沒有解釋說明新發地的疫情是否跟國內外敵對勢力的運作有關。

中國官方媒體的這種報導和輿論導向立即受到中國網民的注意、批評、諷刺:

——40個環境樣本攜帶病毒,專門告訴你切進口三文魚的案板。問:這案板只切三文魚,不切其他東西嗎?這店裡只有進口三文魚,沒其他魚。就算有,其他魚也不在這個案板切對嗎?沒邏輯的人,是看不懂國內新聞的。因為主要不是要聽它說什麼?而是要聽它沒說什麼。

——我看到40個環境樣本,然後只具體指出一個三文魚案板,就猜到後續新聞了……我加的輿情觀察小群的朋友全都猜到了,毫不意外的操作模式啊

——說(進口三文魚是)歐洲來的,想必整個傳染路徑都調查清楚了呢。

——故意的,祖傳老套路了

——這個好笑 哈哈哈

——噗呲,洗白的套路也出來了

——好容易找到個鍋,可不能浪費了

三文魚與金蟬脫殼

在一些觀察家們看來,上面這位中國網民所說三文魚成了為中共當局所用的新“鍋”,這種說法是對中共當局宣傳手法的一種高度凝練的總結和評論。
“鍋”是中國大陸通行的當代漢語中的一個常用口語/俚語詞,意思是“罪責”。當今中國口語中的常用口語詞組“背鍋”與“甩鍋”由此而來。 “甩鍋”的說法甚至出現在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正式發言中。例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希望沉迷“甩鍋”遊戲的美國政客回頭是岸。

然而,觀察家們注意到,自從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今年1月在中國成為遮蓋不住的現像以來,中共當局的甩鍋言論頻繁更換,如今連中國問題專家也感覺暈頭轉向並且難以一一細數和說明了。

批評者說,迄今為止,中共當局對全世界展示的令人特別印象深刻的甩鍋大動作包括,聲言新冠疫情不是起源於中國而是起源於意大利;聲言疫情的起因是美國軍人借去年8月到武漢參加世界軍人運動會的機會把病毒帶到武漢;聲言美國專家說新冠病毒絕不是首先出現在武漢(注:實際上該美國專家說的是鑑於武漢肺炎的最初感染者許多跟武漢海鮮市場無關,導致武漢肺炎的新冠病毒絕不是首先出現在武漢海鮮市場)。

關注中共輿論控制問題的觀察家們注意到,進入2020年以來,中共當局的宣傳機構在疫情起源問題上和造成疫情擴散全世界的責任問題上頻繁向國際社會推出令人瞠目結舌的說法,這種操作跟中共當局在過去20年裡控制中國國內互聯網輿論的做法高度相似。在觀察們看來,中共的這些對外輿論控制的舉措顯然是先前對內輿論操控舉措的擴大應用。

早些時候有報導說,負責指揮輿論操控的中共宣傳部門給當局僱用的民意操控特工(即中國網民所說的“五毛黨”)提供的培訓包括協同行動,由一人故意發出令人難以置信的說法引起激烈爭議,然後再由另一人以理性、中立、客觀的面目出現,對爭論雙方的意見予以匯總,進而把話題引導到有利於中共的方向。

包括在紐約出版的爭論雜誌《北京之春》的榮譽主編胡平在內的許多觀察家表示,中共在新冠疫情問題上的國內國際輿論操控顯然是故技重演,其具體做法就是由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用英文先向全世界宣揚中國疫情肇始於美國軍人到中國投毒這種令人難以置信的說法,而趙宣揚這種說法的目的顯然不是令人相信而是引起激烈爭議,以便隨後把爭議引向有利於中共的方向。

胡平就此提出的論據是,在全世界普遍和強烈譴責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的新聞封鎖和誤導性宣傳禍害了中國、禍害了全世界之際,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公開提出這種令人匪夷所思的說法不出所料地招致世界輿論嘩然和美國的強烈反彈,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隨後便接受美國媒體採訪,以看似理性、中立與客觀的立場聲言,疫情起源問題是一個科學的問題,應當由專業科學家來研究判定。

崔天凱的這一說法在胡平和許多觀察家看來是一箭雙雕,一方面是在美國平息由趙立堅的雷人說法引起的強烈譴責,一方面則是把話題從習近平當局在疫情上應當負擔什麼責任的問題引開,使話題變成了一個有利於習近平和中共政權逃脫罪責的所謂科研問題。胡平將中共的這套旨在甩脫罪責(甩鍋)的操作稱作“金蟬脫殼”。

與此同時,也有觀察家對崔天凱看似表達了跟趙立堅截然不同的論點這一現象提出了不同的解釋。他們認為,習近平在外交領域不懂裝懂好勇鬥狠,專橫蠻幹,大大惡化了中國的外交形勢,導致中共領導層內部出現無法控制的分裂,崔天凱的言論反映出中共最高層的分裂。

三文魚終於脫罪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在聲言通過果斷有利的措施控制了疫情的中國首都北京重新出現,中共當局官方和官方控制的新聞媒體在第一時間聲言北京最新疫情起源於三文魚,尤其是進口三文魚,這種說法違反基本醫學常識甚至普通常識,令人難以置信。但在一些觀察家們看來,中共當局散佈這種說法顯然不是使公眾相信,而是要引起公眾的議論和爭論,然後再把輿論引向有利於中共當局的方向。

果然,三文魚突然成為背鍋俠引起了中國網民的紛紛議論和爭論:

——(不一定是三文魚的問題)說不定是水有問題啊。

——(不能說沾染病毒的三文魚是因為先前切魚案板上切了別的魚而帶毒的)我們附近的海鮮市場,賣三文魚的專門賣三文魚。案板還真是專用的。

——是的。有人曾說過: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上百塊一斤的挪威三文魚,切的板子還真沒見過其他魚肉也放上去切的。

——我們菜市場有專門賣三文魚的攤位,就真的只賣三文魚。建議樓主(注:即初始網絡貼發言者)多去菜市場走走。

經過幾天的輿論導向和輿論導向下的爭議之後,中國官方媒體又推出了新的導向,給三文魚脫罪:

“病毒從哪裡來?人們不停追問。此前媒體報稱新發地批發市場的三文魚案板上發現了活性新冠病毒,引發三文魚傳播新冠病毒的傳聞。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學首席專家吳尊友分析,三文魚案板發現活性病毒不能說明太多問題,有可能是多種原因造成的案板污染。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應急中心副主任施國慶也表示,目前沒有證據表明三文魚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間宿主。”(見中國新聞網6月17日報導)

按照中共當局的法律法規,傳播錯誤信息、尤其是傳播有關疫情的錯誤信息要受到嚴厲制裁。截至美國之音發稿時為止,中國沒有傳出任何消息說有誰因為在第一時間通過官方媒體傳播了三文魚引發北京最新疫情的虛假消息而受到應有的製裁。

三文魚緣何背鍋又脫罪

現在觀察家們還不清楚中共當局控制的中國媒體究竟為什麼要突然使三文魚背鍋,又突然給三文魚甩鍋,就像是他們至今不清楚中共當局為什麼突然選擇意大利或美國來為禍害全世界的疫情大爆發背鍋一樣。

但一些中國國內外的觀察們認為,中共操控中國官方媒體在三文魚與北京疫情抬頭關係問題上的輿論導向是為了凸顯中共當局關心人民身體健康和生命安全,認真對待疫情問題,而不是批評者所說的封鎖信息,漠視人民生命安全。

實際上,自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成為世界大災禍以來,中共當局漠視人民生命安全封鎖消息的做法受到世界許多國家的公開批評。中共當局隨後一直在採取各種措施試圖扭轉這一局面。中共當局最新的措施包括在本月早些時候發布題為《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的白皮書,試圖在疫情大擴散責任問題上為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洗白。

白皮書大力頌揚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當局如何從一開始重視疫情,如何採取及時、果斷和有力的措施防控疫情,但隻字不提中共在疫情起始階段也就是在最有可能將疫情控制在局部小片地區的階段嚴密封鎖消息、懲罰李文亮醫等八名醫生只是因為他們自行談論疫情問題,不提在疫情進入急速發展的階段,武漢市的疫情新病例將近兩個星期保持為零。

白皮書也隻字不提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到了1月15日還發佈公告,宣傳疫情“未見明顯的人傳人”,不提中國國家主席、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在1月23日,也就是在武漢當局突然宣布將封城幾個小時之後對全國發表電視講話,不提疫情,不提武漢,不提封城。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中國政府發布《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國行動》白皮書是為了“留下正確的人類集體記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