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國企業家諫言開放互聯網遭封殺


攜程網在上海的總部大樓。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18 0:00

中國一知名企業家呼籲中共當局進一步開放國際互聯網,在獲得“實實在在的”經濟好處的同時,能“打碎美國封鎖TikTok的正當性”,並在爭取盟友的外交戰和輿論戰上取得優勢。不過,分析人士認為,這個開放互聯網的呼籲對習近平來講,是與虎謀皮,中共當局不可能進一步開放可能對其統治造成致命威脅的互聯網。

美國總統特朗普星期二(8月4日)在白宮記者會上表示,他限期微軟或任何美國公司在9月15日左右之前完成收購TikTok的談判。此前,特朗普表示,出於安全方面的原因,美國將禁止TikTok。

TikTok的安全風險

美國要求中國科技公司字節跳動出售“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理由是該公司收集的個人數據可能被中共當局利用。特朗普說,TikTok雖然是成功的公司,但是與華為一樣,美國不能接受它們帶來的安全風險。

不過,TikTok表示,美國用戶的數據存儲在美國本土,備份在新加坡,其數據中心位於中國境外,不受中國法律的管轄。但專家指出,中國現有的法律可能會迫使字節跳動等中國本土公司將數據交給中國政府。

視頻分享應用程序TikTok在美國,尤其是美國的年輕人中非常受歡迎,據稱現在美國的活躍用戶超過1億人。

梁建章:以牙還牙正中美國下懷

面對美國出於安全原因要禁TikTok,中國知名的企業家、攜程旅行網共同創始人和董事局主席梁建章日前呼籲當局以進一步開放國際互聯網來抗衡美國封鎖中國高科技企業在美國的運作。

梁建章在網上發表文章說,面對美國部分政客近期又接連發表敵視中國的表態,揚言要封鎖WeChat和Tiktok等等,“如果我們只是簡單採取以牙還牙的策略,同樣實施排外和封閉的策略,反而會正中美國的下懷。”

2011年獲得美國斯坦福大學經濟學博士、現任北大光華管理學院教授的梁建章建議中國當局要採取進一步加大開放互聯網力度的對策,在各方面加強對外合作的力度,更加歡迎外來的投資,順勢取得經濟和國際形像上的製高點,提升經濟的軟實力和硬實力。

他還表示,美國要封鎖WeChat和Tiktok,“我們也完全可以反其道而行之,開放谷歌和其他國際主流互聯網網站,使得中國擁有更開放的國際互聯網環境。”他說,這樣做不僅能給中國經濟發展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包括開放國際互聯網有利於科技創新和文化創新,有利於中國企業和商品開拓國際市場,有利於吸引全球人才,而且能徹底揭破美國所謂的“自由和法治”的虛偽面紗,“其打壓中國的正當性也就蕩然無存”,從而能取得“外交戰和輿論戰”的優勢。

梁建章說,中國開放互聯網,就可以“名正言順地加以監管”,用法律手段屏蔽一些熱門的高度敏感的詞,“這樣控制的正當性會大幅提高,畢竟要比美國完全封閉WeChat和Tiktok要開放很多。”

胡平:開放互聯網是中共承受不了的風險

旅居紐約的中國政論家胡平說,美國是個民主法治、媒體自由的國家,長期以來中國媒體可以暢通無阻地進入,但是中共當局對美國媒體進入中國卻一直嚴密審查和監管。現在美國要禁TikTok事出有因。首先,TikTok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其次,美國媒體在中國受到不公平、不對等的待遇。他說,梁建章提出在美國屏蔽TikTok時開放國際互聯網,讓美國公司谷歌、臉書等進入中國,以此來否定美國“打壓中國的正當性”的呼籲,中共當局不會採納,因為完全開放國際互聯網給中共帶來的風險太大。

他說:“但是我覺得,當局還是不會採納,因為這樣做太麻煩,成本太高,還不如乾脆一封了之,根本不讓你進來,這不是更省事兒嗎?”

胡平指出,即使中國開放谷歌、臉書、推特等進入中國,中國當局仍然會通過各種技術手段來監管,過濾、屏蔽和審查內容,給這些公司在中國的運營製造障礙。

中國在二十世紀初曾經允許谷歌等美國公司進入中國,但是谷歌在2010年該公司進入中國四年後,因為拒絕接受中國當局對其搜索內容的審查和監管,最後決定退出中國市場。

習近平算的是政治賬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梁建章呼籲開放國際互聯網是以中國整個經濟大盤的公心、公利為出發點,包括企業家對經濟發展的期盼,老百姓從發展中能獲得的利益,信息渠道多元等,他算的都是經濟賬。但是他的這個初衷,對於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來講,到頭來還是雞同鴨講,與虎謀皮,因為習近平算的不是經濟賬,而是政治賬,包括美中貿易爭端,大撒幣外交等等,而這個政治賬歸根結底不是為了中國人民,而是為了他長期牢固掌握最高權力,定於一尊。

他說:“在互聯網這個領域裡,作為習近平和他的班底,開放互聯網涉及到政體安全,政治安全,意識形態安全。因此,在這種情況下,不可能與虎謀皮的,那樣做會要他的命的。”

夏明表示,美國威脅要禁止TikTok在美運營,除了安全和對等的因素以外,是要把中共與中國人民分開對待。他說,美國當局過去稱習近平是中國國家主席,現在改稱他習近平總書記,以此表明習近平代表的是中共,而不是中國人民。他說,美國希望,通過把中共與中國人民切割,來寄希望於中國人民朝著民主法治普世價值的國家進行改革。

口子一開,三個月變天!

北京的權利活動人士胡佳認為,梁建章建議開放互聯網,與中共當局耗費巨額人力財力物力封鎖互聯網,限制人民自由地獲得信息權利的“治國國策”背道而馳,不僅在政治上是幼稚的,而且其“人在曹營心在漢”的立場,也會招致中共當局的排斥。他說,如果中國開放谷歌自由進入,就無法完全阻止中國人民獲得過去被“拒之門外”的大量敏感信息,包括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人權律師高智晟等等。他說,中國人民一旦掌握了真實的信息,中共就不能再一手遮天,不能再以虛假信息矇騙愚弄百姓,中共的政治生命將危在旦夕。

他說:“中國如果自己開放互聯網,信息能夠大行其道的話,那麼各種各樣的視頻就可以滿天飛了,各種各樣的原來的(被認為)錯誤的價值觀的信息就能夠自由的流動。正如一個中共官員曾經說過的那樣,如果這個口子一開的話,三個月就可能變天。開放互聯網,信息能夠百分之百地自由地流動的話,就會把中共專制的大廈沖垮,這對中共來說是萬劫不覆的,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歷史的潮流推著它,那時離這個體制的崩潰,也就近在咫尺了。”

君子諫言被黨國封殺

梁建章的文章僅提到開放互聯網在經濟上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好處,並沒有涉及到更廣泛的民主、法治、憲政等政治敏感字眼或議題。儘管如此,他這篇文章目前已經在中國防火牆內的互聯網上被封。

紐約城市大學政治學教授夏明說,此舉顯示中共絕對不會順應民意,進一步開放國際互聯網。他說,在習近平主政下,中共改革突然剎車,換成倒檔,其原因在於,中共意識到,如果改革繼續推進,經濟的多元化,公民社會的成長,人民對政治參與,對自由,對多元的追求,中國社會就會變成一個黨國無法控制的社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