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加州第16號提案:華裔的牌局還是全美的賭場?


華裔高中生克里斯蒂娜·余(右)和艾米莉·周出席反對加州第16號提案活動。 (雨舟拍攝)
加州第16號提案:華裔的牌局還是全美的賭場?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35 0:00


當地時間星期六(8月8日),從加州北部的首府沙加緬度(Sacramento),到南部的洛杉磯和聖地亞哥,三大城市舉行聯動集會和車遊。多數為華人的活動參與者呼籲,反對加州第16號提案,讓教育公平、就業公平與合同公平等,跨越種族、膚色和性別的界限,推動用勤奮創造未來的理想。

數百人參加了在阿凱迪亞公園的洛杉磯集會和車遊。政界、學界、法律界人士和在校學生代表發表了演說。他們強調,加州第16號提案提倡的是種族歧視,封殺的是正義和公平,因此應該在11月3日的大選中投下反對票。

加州眾多居民自今年7月3日以來,每週在不同的城市舉行“反對16號提案車遊”,引來廣泛關注。

將在今年選舉中挑戰聯邦眾議員、加州民主黨人趙美心的共和黨人士強尼·納爾班迪安(Johnny Nalbandian)在演說時表示:“我們每個人都熱愛美國,因此一定要反對第16號提案。”

納爾班迪安分享了自己和家族的經歷。他曾經開過一個海鮮加工和批發公司。一次向聯邦政府申請低息貸款時遭到了拒絕,原因是“因為我出生在美國;我家人也被拒絕,因為他們也出生在美國”。他說,他的父輩為了逃離前蘇聯的鐵腕統治,於二戰時期輾轉移民來到美國,“追求一個勤勞而公平的美國夢……然而,第16號提案卻要扼殺勤勞和公平”。

知名非洲裔民權律師里奧·特雷爾接受美國之音採訪。 (雨舟拍攝)
知名非洲裔民權律師里奧·特雷爾接受美國之音採訪。 (雨舟拍攝)

非洲裔民權領袖、律師里奧·特雷爾(Leo Terrell)告訴美國之音:“根據膚色來給一個種族優待而不給另一個種族優待,在美國是違憲的;我們應該讓大家都知道,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種族或者性別獲得不同的待遇;能力才是判斷每個人的唯一標準。第16號提案與平等和公平背道而馳,將導致種族分裂。”

特雷爾說,他母親只上到八年級,父親高中畢業。但是,他們都相信教育,“我從小上公立學校,後來在加州州立大學和佩珀代因大學(Pepperdine University)獲得學士和碩士,最後在洛杉磯加大法學院獲得法學博士,律師資格考試一次通過,因為我相信勤奮和努力。”

加州第16號提案“改革”的對像是該州1996年的209法案。 209法案禁止在加州基於種族、性別、膚色、民族或原籍而在公共就業,公共教育或公共承包方面歧視或給予任何個人或團體以優惠待遇。而16號提案要廢除與禁止歧視或優惠待遇有關的第一條第31節,簡而言之,是提議基於種族、性別等生物因素來“公平”分配包括從大學入學到就業在內的機會。

第16號提案最引發爭議的是加州公立大學的錄取門檻問題。如果16號提案獲得投票通過,加州這些大學可以在錄取時把學生的種族作為因素,從而改變入學標準。

在南加州鑽石吧高中剛上完高一的克里斯蒂娜·餘對美國之音說:“第16號提案名義上叫平權法,實際上並不是根據你的努力來實行平權。比方說,我們亞裔依靠自己的努力上大學和就業,不依靠膚色和種族。第16號提案卻要根據膚色和種族來決定你上學和就業的機會。”

15歲的艾米莉·周和克里斯蒂娜同校同級。她告訴美國之音:“我認為第16號提案不合理的原因是,它大大降低了亞裔進入我們夢想大學的比例。他們說,亞洲人學習成績佔優勢,所以要降低錄取比例,而209法案明確說過,每個人種都應該被平等對待。難道不應該用我們的成績和綜合GPA定奪嗎? ”

桑尼•宋與先生帶著坐在車裡的兒子一同參加活動。 (雨舟拍攝)
桑尼•宋與先生帶著坐在車裡的兒子一同參加活動。 (雨舟拍攝)

桑尼·宋是一位家長。她告訴美國之音說,今天她和先生以及還沒有高中畢業的兒子分別開著兩部車來參加集會和車遊。她說:“即使我兒子已經大學畢業了,我仍然會反對第16號提案。因為,這個提案不僅僅對亞裔有負面影響,對美國的整個文明和社會發展都是很大的傷害。”

《國家評論》的國內事務記者約翰·豐德(John Fund)指出,根據皮尤2019年的一項調查,在佔加州選民近15%的亞裔美國人中,三分之二的人反對在大學招生中考慮種族問題。豐德轉述亞裔美國選民對他們的孩子可能在升學時面臨“系統操縱”感到失望。

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2019年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有73%的美國人說,大學不應在招生中考慮種族。儘管各種族的大多數人都認為種族不應該成為大學錄取的一個因素,但白人中的成年人特別可能持這種觀點:78%的白人表示持有這一觀點。

蓋洛普民意測驗中心在2013年的民意調查中指出,67%的美國成年人認為,大學錄取應僅基於成績。使用平權法案最明顯的例子之一,就是大學在決定哪些申請者被錄取時,會考慮他們的種族或民族背景。美國人似乎不認同這種做法。甚

至非裔美國人也對此有很大分歧,雖然他們過去曾受到此類計劃的幫助。

不過,皮尤研究中心在2014年2月27日至3月16日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在全國3,335名美國人中,有63%的人認為,旨在增加大學校園中非裔和其他少數族裔學生人數的平權法案是一件好事。

有第16號提案的華裔支持者給美國之音轉來了支持的聲音。一封名為“草根華裔們給媒體和加州選民關於第16號提案的一封集體公開信”稱,要“告訴其他族裔,我們華裔中有不一樣的聲音。”

名為曉蘭的支持者指出:“鑑於歷史原因造成的對非裔、西裔、亞裔等少數族裔以及婦女等弱勢群體的歧視至今仍然廣泛存在,有第16號提案有助於我們更正這些歧視,以期將來徹底消除這些歧視。”

署名Jia的支持者說,自己是一名法律工作者:“第16號提案不僅涉及加州公立大學錄取,也涉及公共領域就業(例如公立學校教師、公務員等)和私人企業獲得政府合同的機會— —都是能夠惠及亞裔的……許多人忘記了,在現實中,亞裔在很多職業領域仍是弱勢群體(例如我所在的法律行業,美國的大型律所仍然是大幅由白人男性主導,法官亦是如此),亞裔在實行平權的機構中繼續受益。”

“陳年老調”指出:“……怕自己和後代做不成人上人,而維繫特權。不如爭取人人平等,才切實保證不會做人下人。許多華人在爭取的是特權,而不是平權。二等公民的特權是無法保障的,不做人下人,只有人人平等才有保障。”

Caroline則說:“反平權背後是不少家長一顆‘金榜題名,光宗耀祖’閃亮的爬藤之心。”

Yan認為:“平權法並不完美,但它可以幫助到真正需要的人……平權法是可以幫到弱勢群體(少數族裔、女性、殘疾人、貧困家庭等)獲得教育、政府任職和政府合同機會的法案。它不是完美的,也不是為所有人設計的,但它可以幫到真正需要幫助的那些人。從長遠來看也將有利於社會的穩定和發展。”

“加州人求平等”組織(CFER-Californians for Equal Rights,)稱,加州1996年通過209號法案,禁止州政府機構在僱傭公務員到公共教育等各種過程中,考慮種族、性別和族群因素,不可因這些因素區別對待,無論是歧視還是優待;二十多年來,加州大學本著209號法案原則,根據綜合能力錄取學生,鼓勵競爭,不論膚色和性別,因此造就了今天在全球的領先地位。

本次集會上,參加者除了華裔之外,還有其他族裔;演講嘉賓不僅有共和黨也有民主黨。據稱,加州反對第16號提案的遊行活動,將一直持續到今年11月3日的大選公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