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 重病母親的《最後告白》


黃琦母親蒲文清(中)在北京上訪 (推特資料圖片)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0 0:00

“六四天網”創辦人,知名人權捍衛者黃琦的母親蒲文清的《最後告白》在網上流傳。病情嚴重的這位老人,繼續為兒子案情伸張的同時,希望最後見兒子一面。

黃琦案梗概

黃琦,1963年生,四川人。 1999年設立“六四天網”網站,2003年因“煽顛罪”被判有期徒刑5年。 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救災,揭露豆腐渣工程… 2019年7月,四川省綿陽市中院以“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及“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他有期徒刑12年,剝奪政治權利4年,目前被關押在四川巴中監獄第四監區。黃琦患有腎功能衰竭、冠心病、腦積水等多種嚴重疾病。

黃琦不服判決,母親獄外為他常年維權,上訪到北京。由於黃琦是六四天網主持,他的被捕和獲刑以及年邁母親的頑強上訪,使此案為輿論廣泛關注。

黃琦母健康近況

蒲文清,現年87歲。她在4月11日的《最後自白》中說,“我在世的時間是不會長”。她說,身患的幾種疾病,除糖尿病外最大威脅是腫瘤,而且已經擴散。蒲文清還患有急性牙髓炎,整個臉部、牙齒全腫,幾乎吃不下飯。

維權網4月29日最新報導:蒲文清病重,呼吸困難,每天輸氧,強烈要求中共當局本著最基本的人道主義原則,允許獄中黃琦立即會見病重的八旬老母親,以免使得黃琦母子此生再無相見的人間悲劇發生。

蒲文清目前狀況牽動很多人,四川知名維權人士陳雲飛對美國之音說:“這兩天想給她打電話,你看黃琦媽媽的照片,青一塊,紫一塊,這就是死人斑,臉部很糟糕,很糟糕,這樣的老人真是太讓人辛酸啦。我曾希望老人能夠善終,結果不是這麼回事。”

天網前義工浦飛對美國之音說:“黃琦他媽媽身邊一直有政府工作人員陪同居住,很久時間大家沒有看到黃琦他的媽媽回來了。身體狀況應該不會好,畢竟是那麼大歲數的老人家。其實我覺得案子都過了這麼久,再把家屬弄成這個樣,沒有意義吧?但是,我也不知道,有關當局是怎麼考量的,如果他們確實派人照顧蒲文清生活,我倒覺得無可厚非,但是據我們了解,現在的情況和我們了解的有出入。”

大紀元報導,蒲文清家仍住著兩三個原單位,即四川內江第一醫院的員工24小時看管她,樓下則有另一批人蹲點監視,連上醫院看病都被尾隨。蒲文清說,當局不准她和朋友見面,不准上北京,不准會見黃琦,不准接受媒體採訪,也不准請人權律師。

黃琦母兩訴求

蒲文清念念不忘兒子的冤情,希望有生之年與兒子再見一面,同時交談案情,這是她《最後自白》中的兩個要點。她表示,黃琦冤案是四川地方當局有人製造的。她表示“相信中央的政策是正確的,相信公檢法的政策、上面的政策是正確的”。

對於人道探視,浦飛說:“現在的確有這樣一個情況,疫情以後監獄和看守所沒有開放過。不過,我們還是希望,法理不外乎人情,還是應該考慮黃琦他們家的特殊情況,在保證安全的前提下,特事特辦。她的要求不過分,就是老人要求看看孩子,而且探視也是她的權利。希望當局盡可能地在不違反原則和防疫政策的前提下,讓他們母子間隔面。即便有疫情,老人家這個歲數,我覺得當局也應該網開一面。”

“上樑不正下樑歪”

陳雲飛還說:“我呼籲中國的官員,特別是國保系統的官員,孫力軍就是這樣瞎搞下的台。目無法紀、膽大包天、違法亂紀。我相信,經手人權案的國保,他們都是按照孫力軍方式操作的,上樑不正下樑歪。我希望他們回頭是岸。”

中共4月19日宣布,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的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民間輿論最近密切關注他的下台對全國各地公檢法系統執法操作的影響。

報導援引四川維權人士謝俊彪的話說,黃琦於去年底被轉到巴中監獄,獄方開始以“頭三個月嚴管”為由拒絕家屬探視,後來疫情爆發,會見被禁止。不久前,蒲文清曾打電話給巴中監獄獄政科的楊科長,希望能按規定每月和黃琦打一次電話,但是卻不被允許。四川獄方處理黃琦案的最新動態目前還不得而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