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中華台北”名稱是謊言?專家籲阻止中國在國際組織惡意影響力


台灣男子羽球雙打選手李洋王齊麟((頒獎台上左3、左4)贏得金牌頒獎儀式(2021年7月31日)
“中華台北”名稱是謊言?專家籲阻止中國在國際組織惡意影響力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9:06 0:00

在本屆東京奧運會步入尾聲之際,台灣選手截至星期五(8月6日)已得到包括兩面金牌、4面銀牌及6面銅牌共12個破紀錄獎牌數,“中華台北”奧運隊的表現及媒體報導,引發人們對台灣選手為何不能以“台灣”,或台灣政府使用的正式名稱“中華民國”參加奧運一事的關注。但有人更關注的是這個議題背後所涉及的,中國在聯合國體系內及其他國際組織間越來越大的影響力。

7月31日,台灣羽球男子雙打選手李洋與王齊麟擊敗中國對手劉雨辰和李俊慧奪得金牌,李洋隨後在其臉書上貼文說,“看著我們中華台北的旗子升起,唱著我們中華民國的國旗歌,內心的感動和激動無法言喻”。

李洋:我來自台灣

他說,“我是李洋,我是金門人,我來自台灣”,“我們麟洋讓世界看見了台灣”,他將“這份奧運殿堂上最高的榮耀獻給我的國家-台灣”。

美國內布拉斯加州共和黨聯邦眾議員、空軍退役準將貝肯(Don Bacon, R-NE)8月2日在推特上轉推《紐約時報》對李洋與王齊麟得到金牌的報導表示祝賀。

推文說,“恭喜台灣贏得金牌!但我們的朋友應該能用他們的旗幟和國歌。我們應該停止討好北京的共產黨政府。”

如同自1980年初以來的慣例,台灣在7月23日展開的東京奧運會上再度以“中華台北”的名稱參加比賽,這個名稱也是台灣在包括亞太經合組織(APEC)、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等國際組織所使用的名稱,它是自1971年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中華民國,成為中國在聯合國“唯一合法”代表後,國際社會在中國的壓力和堅持下各方達成政治妥協的結果,也因此數十年來,台灣在許多國際場域只能以“中華台北”的名稱參加活動。

中華台北是謊言

美國智庫國家利益中心資深研究員惠頓(Christian Whiton)說,儘管人們看到這次東京奧運會台灣被允許參加,但它“只能以中華台北”的名稱參加,這其實是一個“謊言”。

他說,“'中華台北'最終只是一個謊言,真實世界沒有一個地方叫'中華台北'。任何一個美國人,無論你對中國共產黨有什麼想法,對外交政策或政治有什麼想法,任何美國人只要在中國待上5分鐘,在台灣待上5分鐘,就會知道這是兩個非常不同的地方,或者你也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國家。'中華台北'並不存在。”

惠頓星期四在華盛頓智庫哈德遜研究所討論中國近年來運用各種手段在國際社會“取消”台灣存在的問題時表示,這次奧運比賽日本放送協會(NHK)在轉播中介紹台灣選手是“來自台灣”,沒有說他們“來自'中華台北'”,被台灣人民視為是一大勝利,但他認為“只是簡單陳述事實卻被當作是一個重大突破,這有點令人悲哀。”

惠頓說:“你看看國際刑警組織,看看人權理事會,看看其他這些國際組織,是的,美國等應該說,這太荒謬了! 坦率地說,我們應該允許一個民主法治、自律良好、人民擺脫貧困、擺脫暴政的富裕國家。”

惠頓說,即便美國窮盡各種方式,包括尋求歐盟及其他理念相近民主盟友的支持,都無法讓台灣成為世界衛生大會(WHA)的觀察員。他認為到了改弦更張、尋求不同方式來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時候了。惠頓說,而台灣也應該專注於通過其他途徑,例如以半導體、尖端科技實力及供應鏈地位來加強與世界的連結,讓國際社會無法忽視台灣的存在。“因為要讓這些腐敗的組織做正確的事真的太難了。”

中國在國際組織的“惡意”影響力

美國2049項目研究所資深主任易思安(Ian Easton)說,近年來,尤其是在這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人們見到中國在許多全球治理機構“惡意影響”(malign influence)的結果,這些在二戰後設立的聯合國、銀行等相關組織,目的是為了要確保不再有強權戰爭的發生。

“不幸的是,過去18 個月大流行期間發生的事件一次又一次地向我們表明,在許多情況下,北京政府已經能夠滲透到這些旨在阻止另一個威權主義在世界舞台上崛起的世界治理機構中,然後對他們施加影響力。”

易思安提及世界衛生組織前總幹事陳馮富珍及剛剛卸任的國際民航組織秘書長柳芳,說她們在任期中不僅極力排斥台灣參與、將那些機構領導層政治化以推進北京對台灣的政治目標,甚至連接任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的譚德塞在上任後,還飛到北京簽署一個世界衛生組織與中國的戰略合作協議,支持北京推動其旨在塑造“新世界秩序”的“一帶一路”倡議。

易思安說,陳馮富珍對世界衛生組織的影響也可以從國際民航組織(ICAO)的柳芳身上看到。他說,柳芳是中國政府和共產黨高官,也是北京當局挑出的人選,但在國際民航組織任期內卻以服務中國利益為優先,而不是以該組織所有成員或聯合國及其治理機構為主。他說,在新冠疫情中,國際民航組織服務北京政治目的的做法尤其明顯,該組織孤立台灣、不讓位處空中交通繁忙樞紐地位的台灣發聲,這對全球航空安全也帶來風險。

”易思安說:“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民航組織只是兩個案例,它們只是一個更大問題的縮影,那就是中國政府在全球施加影響力的問題。”

易思安也同意,美國的確必須採取更積極的作為來協助台灣突破北京的封鎖和孤立。他舉例說,如果台灣在世界衛生大會被孤立,那麼拜登總統首席醫學顧問弗契(Anthony Fauci)博士或其他美國高級衛生官員就可以、也應該到台灣訪問,與他們的對口官員見面、認識他們,並給他們一個機會和平台來分享他們的經驗。

美國應發揮領導力

如果美國關切台灣被孤立在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外,易思安說,美國政府可以派聯邦調查局(FBI)局長或國土安全部部長到台灣,同樣類推,在氣候變化問題上,美國此前已經有過環保署署長訪台的先例,這種訪問可以被常態化;此外,只要台灣被排除在國際民航組織外,美國的聯邦航空管理局(FAA)局長就可以訪問台灣。

“我相當肯定,如果我們開始在這方面打硬仗,那麼事情就會開始改變。 但如果美國不挺身而出並顯示出真正的領導力,他們就不會改變。 而在這個問題上發揮領導作用,實際上就是派高層領導人去台灣。”

就在專家探討如何協助台灣參與國際組織之際,美國參議院星期五以無異議方式表決通過一個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的法案,法案要求美國國務卿擬定策略協助台灣取得世界衛生組織決策機構,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身份。

提出法案的參議院外委會主席梅嫩德斯(Bob Mendez, D-NJ)在一個聲明中說,他對能夠見證參議院通過這個重要立法而感到驕傲。他說,該法案“不僅證明美國對守護全球衛生毫不動搖的承諾,也展現在台灣面對北京日益咄咄逼人行為之際,我們對護衛台灣世界舞台地位的決心。”

他說,禁止一個卓越的醫療技術領先者及對人道主義援助有無私貢獻者發聲,中國心胸狹隘的敵意對美國及整個國際社會的衛生、政治、經濟及安全都帶來擔憂。

梅嫩德斯說:“當中國試圖與世界的未來進行賭博時,我們不能退縮。 美國。 必須繼續支持台灣,並做更多的事情來重申我們對我們盟友的國際參與的支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