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東盟秘書長 冀解除對緬甸全面制裁

  • 美國之音

東盟秘書長素林 (資料圖片)

正當東南亞國家的高級部長本週在柬埔寨召開高級別峰會之際,一些觀察人士已經在展望2014年。那是因為緬甸將在這一年成為東南亞國家聯盟輪值主席。在接受VOA的採訪中,東盟秘書長素林說, 東盟成員國應在鼓勵緬甸的改革上得到應有的稱讚。他同時也對沒有完全解除對緬甸的國際制裁感到失望。

東南盟國家領導人今年4月初在金邊召開會議時,圍繞緬甸的問題聚焦在何時將解除對緬甸的國際制裁而不是是否會解除對緬甸的制裁。緬甸最近舉行了一次關鍵性選舉,而反對派領導人昂山素在選舉中獲勝。東盟的官員認為緬甸應該獲得嘉獎。

國際社會也作出了回應。美國、澳大利亞,歐盟都宣稱將放鬆對柬埔寨的制裁。但是,對於東盟來說,其目標是完全解除對緬甸的制裁。

儘管在本星期舉行的東盟部長會議期間,公開討論緬甸的問題不多,可是東盟秘書長素林說,東盟各國領導人仍然對這個問題表示關注。

東盟秘書長素林說:“我認為美國和歐盟正採取兩個不同的策略。歐盟是暫停制裁。這是指目前甚麼都可以放行,但是歐盟可以隨時恢復對緬甸的制裁。美國是逐漸一步一步放鬆對緬甸的制裁。我們對兩種方式都表示感激,但是我們希望取消制裁的速度能更快一些,以及緬甸內部的持續改革將會使國際社會嚴肅地重新考慮對緬甸採取的制裁措施。”

東盟秘書長素林反駁了國際社會遲遲不完全取消對緬甸的制裁是與東盟產生摩擦的原因。

東盟秘書長素林說:“對於不能加快解除對緬甸制裁的步伐,我感到有些失望。但是正如我所說的,最終我們只能選擇接受既定事實。這是由那些對話伙伴、主要國家和組織的自主權來決定的,但是對我們來說,我們能做的就是向他們表明事情朝着對的方向發展。我們相信這個發展將不會逆轉。緬甸政府,緬甸人民,理應獲得制裁在一定程度上的放鬆。而這個過程的步伐應該加快。”

但是一些觀察者的評估更加直率。

卡萊爾.塞耶是新南威爾士大學的東盟事務專家。

他說:“東盟要求解除對緬甸的制裁,因為這制裁歧視的是其成員國之一。他們認為緬甸的改革是朝積極的方向邁進,而歐盟、美國、澳大利亞和挪威目前解除或者暫停對緬甸的制裁,可是並沒有完全解除對緬甸的制裁,它們希望一旦緬甸出現倒退的情況,他們就可以重新恢復對緬甸的制裁。”

塞耶說,一個問題是完全取消制裁要比當初對它實施複雜得多。

塞耶說:“制裁是很複雜的,因為你必須要在歐盟裡達成一致,在美國是由國會實施制裁而由總統發布行政命令進行的。在這兩個領域,都使人陷入困惑。因此,暫停制裁措施要比獲得一致同意輕易得多。

就目前來講,東盟秘書長素林說,他更期待緬甸於2014年成為東盟的主席。

東盟秘書長素林說:“這是我們對2014年東盟主席的鼓勵,如果你想要成為東盟的主席,這既是責任和聲譽,也是榮耀,你必須做很多事情。我認為東盟已經是一個具有影響力的組織。目前我們會幫助他們。我們會給他們提供機會。他們來參加並觀察這次會議,參加並觀察先前在印度尼西亞的那次會議。他們正朝着2014年前進。”

盡管,確保緬甸盡可能順利地擔任東盟主席與東盟有很大的利害關係,但是緬甸的政府在國內也會從擔任東盟主席中受益。緬甸的普選定於任東盟主席一年後,也就是2015年舉行。

日本京都大學的政策分析師巴溫博士(Pavin Chachavalpongpun)說,如果緬甸在這段時間舉行真正自由和公平的選舉,那麼任東盟主席將在緬甸國內大大改善政府的形象。

巴溫說:“我認為2014年對於緬甸和東盟都是很關鍵的一年。2014,正好是緬甸進行普選的前一年。事實上緬甸領導人非常想要成為東盟主席是因為這將使緬甸政權合法化以及幫助其贏得2015大選。人們也許認為這沒有甚麼,可是就緬甸的政治來說這是非常重要的。能夠開放一個國家,引進帶包括東盟對話伙伴在內的更多重要的東盟投資者,這將是展示緬甸的時機,對緬甸來說是非常重要的。”

巴溫說:“同樣,東盟也急於保證緬甸在擔任東盟主席期間一切順利,而這可能意味着如同人權等重要問題有可能被擱置到一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