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柬埔寨解散反對黨 歐美可能制裁

  • 美國之音

柬埔寨救國黨支持者戴著有黨主席肯素卡形象的帽子在柬埔寨最高法院外抗議 (2017年10月31日)

在柬埔寨法庭下令解散反對黨之後,歐美星期五發表的聲明示意,柬埔寨最大出口市場的優惠准入有可能被取消,高級政府官員有可能被禁止與美國公司做生意。

柬埔寨最高法院星期四做出裁決,解散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並在五年內禁止其118名黨員從政,理由是法庭判定他們與美國官員勾結陰謀推翻政府。

柬埔寨明年將舉行全國選舉,在法院作出裁決之前,救國黨在上次議會選舉和地方選舉中都大有斬獲,在兩次選舉中都贏得了超過40%的選票。

歐洲聯盟、白宮和美國參議院都發表措辭強硬的聲明,警告要採取具體行動。柬埔寨下令解散反對黨實際上是撕掉了所有的民主表象。

美國參議院星期四一致通過一項動議,敦促美國國務院和相關機構“考慮將所有涉及上述侵權的柬埔寨政府高級官員列為'特別指定國民'(SDN)”。

“特別指定國民”的制裁措施將凍結被指定的個人、政權、公司或國家的資產,而且基本上禁止美國實體跟他們做生意,包括提供資金。

制裁還將凍結房地產方面的利益。制裁措施由外國資產控制辦公室執行,已經受到制裁的國家包括津巴布韋、敘利亞、北韓和伊朗。

參議院還呼籲川普總統直接干預,並明確表示按照目前的狀況,美國將不承認明年7月柬埔寨全國選舉的結果。

白宮也發表了聲明,這是本星期第二次譴責柬埔寨的聲明。白宮宣布停止支持柬埔寨全國選舉委員會及其對選舉的管理,並說這是“第一步”。

聲明說:“對全世界來說,越來越明顯的是,柬埔寨政府限制公民社會,打壓新聞媒體,禁止100多名反對派領袖參與政治活動,這使柬埔寨的民主發展嚴重倒退,威脅柬埔寨的經濟增長和國際地位。”

白宮的聲明還說:“美國將採取具體步驟,以回應柬埔寨政府令人深感遺憾的行動。”

反對派領導人桑蘭西(Sam Rainsy)對美國之音高棉語組說,柬埔寨人應當要求首相洪森(Hun Sen)辭職。他說,如果洪森繼續掌權,“將會有經濟制裁”。今年2月,在洪森宣布計劃通過一項有可能導致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解散的法律後,桑蘭西辭去了黨主席職務。解散救國黨的法律獲得通過,但由於桑蘭西辭職而一直沒有動用。

桑蘭西說,洪森必須“改變他的政治,停止打壓柬埔寨救國黨,重新尊重柬埔寨人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釋放所有政治犯,包括柬埔寨救國黨主席肯素卡(Kem Sokha)。”

桑蘭西在華盛頓通過電台叩應節目對高棉語聽眾說,制裁是有可能避免的。他說,如果撤銷解散救國黨的決定,救國黨可以立即展開運作,因為黨的架構保持完好,沒有幾個人響應洪森的號召投奔執政的柬埔寨人民黨。

柬埔寨全國選舉委員會發言人亨普提(Hang Puthea)說,沒有美國的支持,柬埔寨的選舉進程不會受影響,因為政府已經撥出預算,有足夠的款項填補失去的資金。

他說:“預算已經規劃好了,柬埔寨王國政府將為選舉提供資金。”

柬埔寨人民黨發言人速恩山(Sok Eysan)說,柬埔寨從中國、俄羅斯和日本那裡得到了充分的資金支持。

他說:“當美國和歐盟各國不幫忙的時候,我想,世界其它的正義大國將會幫助柬埔寨的選舉進程。”

歐盟具有最大的潛在槓桿力。歐盟吸收了柬埔寨幾乎一半的出口,大約為50億美元。

歐盟通過“除武器外一切商品”(EBA)項目為柬埔寨提供了優惠的市場准入。歐盟在星期四的聲明中暗示如今可能會取消這一優惠。

聲明說:“尊重基本人權是柬埔寨繼續享有'除武器外一切商品'項目優惠的一個先決條件。”

美國之音請歐盟澄清在柬埔寨最高法院已下達裁決後歐盟將採取什麼步驟,歐盟發言人仍未答复。美國之音也無法聯繫到當地使館的發言人。

柬埔寨制衣廠商會秘書長盧啟健(Ken Loo)說,他無法預測沒有了EBA優惠柬埔寨的工廠是否還能向歐洲出口,但是他強調說,需要政治人物而不是貿易商來解決這樣的糾紛。

他說:“如果歐盟真的撤銷優惠准入或者暫停優惠准入,那當然會對我們的行業有嚴重衝擊,因為我們的出口大約43%、44%是到歐盟。”

勞工部發言人韓蘇(Heng Sour)說,歐盟和美國不應操心政治局勢,而是應該把注意力放在貿易方面。

他說:“柬埔寨不只是依靠歐洲各國,還有其他國家的市場。柬埔寨堅信,歐盟各國和美國不會放棄通過貿易來鼓勵保障工作條件的做法。”

有大約60萬柬埔寨人正式受僱於服裝業,據信還有很多人非正式地在服裝業工作。這使服裝業成為柬埔寨最大的定期收入來源。

在柬埔寨,由於就業機會嚴重短缺,據估計目前有一百萬人在泰國工作,儘管泰國以嚴重壓榨外來勞工出名。

出於這樣的原因,人們有時把暫停EBA待遇的懲罰措施稱為“核選項”,多數分析人士覺得,歐盟不大可能出此重手。

倫敦瑪麗女王大學國際政治副教授裡•瓊斯博士(Dr. Lee Jones)說,對緬甸的類似制裁經驗表明,制裁雖然重創業界,但對政權本身其實沒有什麼效果。

他說:“打擊服裝業可能嚴重傷害柬埔寨社會這個具體部門的利益,但不會真正對政權造成壓力。事實上,效果正相反。我的意思是說,當局會失去出口收入等等,但真正的受害人是那些工廠的工人,在上次選舉之後,他們是在街頭反抗政府的主力。”

他說,實行有具體目標的制裁是個更好的想法,但這種做法在改變當局行為方面的成功率也是乏善可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