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柬埔寨著眼2018年選舉 控制傳媒

  • 美國之音

柬埔寨首相洪森 (資料圖片)


柬埔寨政府最近採取多項行動,打壓獨立媒體,包括廣播和報紙。分析人士和活動人士認為,這是政府當局在2018年全國選舉之前鞏固控制的關鍵步驟。洪森首相領導的柬埔寨政府已經掌權30年。反對派獲得的支持目前在增長,尤其是在年輕選民當中。

政府被指踐踏人權

人權活動人士指柬埔寨政府廣泛的打壓戰略,既針對媒體又針對權利活動人士。人權與發展亞洲論壇譴責柬埔寨當局最近對公民社會組織和自由媒體的攻擊。

亞洲論壇發表聲明說:“這種壓迫性的做法出現在柬埔寨的至關重要的關口,對明年選舉的合法性和公正性造成了不良影響。”

亞洲論壇也指出,去年7月活動人士坎姆雷被殺害以及其他反對派政壇人士被拘留,這一切加劇了在全國擴散的恐怖氣氛。

多頭並進的運動

柬埔寨當局對媒體的鎮壓包括對英文的《柬埔寨日報》課以630萬美元的徵稅。如果9月4日之前拿不出錢來交稅,這份從1993年開始出版的英文報紙就要被迫關門。

受到打壓的媒體還包括轉播美國資助的自由亞洲電台和美國之音的柬埔寨電台。政府聲稱那些電台沒有適當的廣播許可,沒有在當局登記。

今年8月下旬,柬埔寨外交部下令關閉國際發展與民主組織全國民主研究院,命令該研究院的外國工作人員在9月到來之前離境。

人權與項目管理組織的獨立分析師泰柴龍(譯音)說,柬埔寨政府當局針對媒體的這些舉措標誌著的當局對媒體和公眾辯論採取了更為強硬的路線。

中國因素

泰柴龍通過郵件對美國之音說:“可以說,當局要動真的了。”他指出,現在柬埔寨政府也不那麼在意要維持一種維護人權的形像以便爭取國際援助捐款國了。

近年來,隨著經濟發展,以及跟中國建立了更為密切的關係,柬埔寨減少了對西方國家的開發援助的依賴。

批評人士稱政府害怕選舉

柬埔寨海外新聞俱樂部主席內森湯普森說,2018年選舉是柬埔寨媒體遭鎮壓的主要原因。

湯普森通過電子郵件對美國之音表示,“柬埔寨執政黨非常害怕輸掉2018年的選舉,於是就對所有的反對派聲音進行鎮壓。”他指出反對派在地方選舉中取得勝利只是增加了執政黨的恐懼。

他說,人們也擔心政府會收緊簽證和工作許可證規則,從而使政府更容易對獨立記者和外國記者拒發簽證。

人權觀察指責柬埔寨當局打壓異議

人權組織人權觀察亞洲部副主任菲爾羅伯遜說,柬埔寨政府採取獨裁行動,提出一連串的虛假的刑事指控,由聽命於洪森首相的法官審判,以控制媒體,“消滅”反對派政治領袖和重要的非政府組織。

羅伯遜說,洪森的戰略是“在2018年7月選舉開始競選之前,封死獨立的媒體,不管是廣播電台還是報紙。”

柬埔寨人權中心在今年5月發表評論說,美國新政府對美國媒體採取更為敵視的姿態和政策也讓柬埔寨政府得到借鑒。

東南亞新聞聯盟表示,柬埔寨政府應當首先清楚說明新的各項規章,“而不是立即就展開鎮壓行動。”

該聯盟主任艾德加多勒加斯皮說,柬埔寨政府眼下的政策是一種“系統性攻擊行動”,目的在於讓獨立媒體消聲。他呼籲國際社會就柬埔寨政府最近展開的鎮壓行動對當局施加壓力。

勒加斯皮對美國之音說,“非常重要的是,國際社會應當發出聲音表示關注最近發生的事情,以便說服柬埔寨政府採取更為合理的做法,而不是關注徵稅或對廣播時間購買者。”

“我們必鬚髮出呼籲,要求恢復被取消的廣播節目。”

柬埔寨的新聞度評分不高

在媒體監督機構自由之家的評分當中,柬埔寨依然是得分不高。自由之家將柬埔寨列為媒體不自由的國家。在記者無國界組織的2016年報告中,柬埔寨在182個國家當中名列第128。

柬埔寨人權中心表示,記者在柬埔寨經常成為“肢體暴力、司法騷擾甚至謀殺的受害者。”

該中心表示,自1994年以來,有14個記者在柬埔寨被殺,大部分記者被殺案都完全沒有受到追究,這種局面在柬埔寨的記者和政治評論人士當中造成一種恐怖氣氛。

美國之音記者就此問題尋求柬埔寨政府的評論。政府沒有做出回應。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