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元朗黑社會暴行事件令港人對警隊失去信任?


白衣人在香港新界元朗地鐵站毆打反送中抗議者

在香港元朗7月21日晚爆發震驚國際社會的黑社會暴徒持兇器不加區分地追打無辜市民和黑衣示威者,甚至傳媒記者的流血“恐怖”事件後,警方在強大壓力下,星期一以“非法集結”拘捕6名涉案人員。不過,有元朗市民表示,警方在元朗事件當晚的不作為,甚至默認黑社會暴力行為,令警察的形象蒙羞,令港人對警隊失去信任。

在經歷2014年長達79天的爭取真普選的佔領運動和今年幾個月來的“反送中”抗爭後,香港警方被批評在驅散示威者過程中不合理地濫用武力,警民關係已經嚴重惡化。示威者在抗爭過程中不斷指罵員警是“黒警”、“知法犯法”,而前線警員也多有怨氣。

而7.21當晚,警方在市民和議員幾個小時前就開始報警的情況下,毫無準備。在近11點暴行發生後長達半個多小時的過程中,基本沒有出現制止暴力發生,令市民驚恐哀嚎、求救無助。甚至有員警兩次出現後又退場,導致暴徒二次作惡,更是令人瞠目,質疑警方默認黑社會的暴行,甚至“警黑配合”。

儘管特首林鄭月娥和警務處長盧偉聰星期一否認警方配合施暴者,強調警黑勢不兩立,但僅以警力調配不足來辯解不作為,難以讓市民信服。

元朗居民陳可樂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警方目前僅以很輕的“非法集結”拘捕6人,而當晚近兩百名白衣暴徒在警方到達後仍有許多人手持棍棒等武器,警方完全可以先以“非法集結”扣查至少其中一些人。但是,警方沒有拘捕任何人,可能根本也沒有查抄身份證明,甚至讓許多人離開現場,完全是“放生”。

他說:“警方採取了公安條例比較輕的那條罪行。對於元朗人來說,當然是不可以接受的,因為他們在我們每一天回家的路上這樣埋伏,是一個引起恐懼的白色恐怖的行動。比如說,昨天全市的商鋪都關門,這在元朗人的心中其實是一個不可能的事情。”

陳可樂有朋友當晚在列車車廂中遇襲受傷,形容場面極為恐怖,尤其是許多女生被嚇得哭喊。他表示,經歷了元朗恐暴,許多元朗人對警隊失去信心。

他說:“完全對警察失去了信心,而且覺得,現在就發覺其實有沒有員警完全是一樣的。這樣要依賴黑社會來管治的界限現在好像已經破掉了。對於我們來說,對政府保護人民的信心看得也很輕了。”

陳可樂表示,他對警察這次能否嚴厲處理元朗事件也不抱有信心。

他說:“ 他們是一家人呐,就是管治互相配合和互相合作嘛。

如果它要執法的話,那麼多年都有機會去執法。他說的‘不兩立’很好笑呀,如果這樣為什麼今天才調查了6個人呀,當天有兩百多個人在現場去攻擊市民。而且還用一個很輕的非法集結。他們有真的用武器去攻擊市民。”

元朗的區議員杜嘉倫星期二對美國之音表示,元朗暴行當夜,警方完全應該將白衣人以非法集結帶回警署調查,但好似雙方有合作。目前也只拘捕6人,令人失望。

他說:“應當是拘捕,將他們全都押回警署,但是他們連白衣人的身份證也沒有留下記錄。我對警方的做法是絕對的失望。我們其中一個要求就是他們要將那些暴徒儘快全部要拘捕的。”

杜嘉倫議員表示,香港警方在政治上應當保持中立。但尤其是從2014年佔領運動以來,警方在處理市民大規模示威抗議過程中的表現,顯然已成為政府的政治工具,逐漸讓警民關係對立。因此,警隊高層必須要回歸政治中立,重建市民對警隊的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