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加拿大開始考慮進軍外國諜報領域


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局長戴維·維尼奧特。(2019年4月10日)
加拿大開始考慮進軍外國諜報領域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2:41 0:00

加拿大情報界資深人士正公開倡議該國考慮進軍一個其迄今為止都只留與他國從事的領域 - 境外諜報活動。

曾擔任情報要職的三名退休政府官員本月在加拿大最著名的全國大報上發文表示,加拿大政府應該探索專門建立一個類似於美國中央情報局(CIA)或英國軍情六處(MI6)這種機構的可能性。

“加拿大是否是時候發展通過海外人類情報來源收集外國情報的能力了?…可能是時候了。” 這三名前官員在6月11日發表於《環球郵報》(Globe and Mail)的一篇評論文章中寫道。

對加拿大來說,收集外國情報從來不是優先事項,因為加拿大東西兩邊都是廣闊的海洋,南部是友好鄰邦,地理位置安全。甚至連剷除加拿大境內外國間諜的工作,也在很長一段時間內都留給了華麗耀眼的加拿大皇家騎警(RCMP)—— 他們在國際上更出名的是他們的禮服式紅色上衣和斯特森帽。

加拿大皇家騎警於1984年卸下了這一反間諜職務,當時加拿大成立了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SIS)。但即使是該機構也在很大程度上僅限於反間諜角色,其立法授權是“在加拿大境內”運作。

雖然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確實有一些駐紮海外的人員,但加拿大收集到的有關其他國家政府意圖的大部分信息來自公共信源、“信號情報”(SIGINT)或電子監控(ELINT)以及來自其外交使團的報告。

它獲取所謂“人力情報”(HUMINT)——即通過諜報人員,而非電子監控——的主要途徑是它在“五眼聯盟”(Five Eyes)中的成員國身份。“五眼聯盟”是一個情報分享合作聯盟,其他成員包括美國、英國、澳大利亞和新西蘭。

“我們也為其他國家所做的事貢獻力量,但我們從沒覺得有必要自己去做,” 6月11日這篇評論文章的作者之一彼得·瓊斯(Peter Jones)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解釋說。

“加拿大的盟友們偶爾會抱怨說,我們連(外國情報)機構都沒有,所以我們的貢獻不夠。我認為情況並非如此。” 瓊斯說。

但是,他補充說,“我可以想見”,加拿大建立起外國情報收集能力只會改善與盟友的關係。

瓊斯是加拿大樞密院辦公室安全和情報秘書處的前高級政策分析師,該辦公室是為聯邦內閣提供建議的高級別機構。其評論文章的合著者是艾倫·R·瓊斯(Alan R.Jones)和勞裡·斯托薩特(Laurie Storsater),前者是一名退休的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官員,曾就職於多個行動策劃性和政策性的崗位,後者曾在多個政府機構擔任安全和情報工作相關職位。

情報社區公司(Intelligence Community Inc.)是一家國安事務諮詢公司,其駐華盛頓首席執行官格雷厄姆·普拉斯特(Graham Plaster)也認為,美國非常可能樂見加拿大開發更紮實的情報收集能力。

“當我們的盟友投入資源發展國安事務能力,美國也會受益,” 普拉斯特對美國之音說。“在加拿大新成立一個人力情報組織,與美國同行一同培訓和協調工作,這將對兩國都有戰略上的好處。”

但瓊斯提醒道,加拿大可能願意幫忙為盟友做的事情是有限的。

“我確實能預見到,如果一些盟國期望能夠利用加拿大的(外國情報)機構來幫他們接觸到他們自己目前無法接觸的地區或個人,那可能會出現問題,” 瓊斯說。

“雖然確實有過這樣的合作,且也富有成效,然而,一旦某些盟國在特定地區的政策跟我們有所不同,我們應該如何以及在何種情況下將自己在那一地區的蒐集能力服務於他們?對此,加拿大需要仔細斟酌。” 瓊斯解釋道。

如果加拿大決定發展人力情報能力,那它需做的一個重要決定是:究竟是擴大現有的加拿大安全情報局的任務授權,還是創建一個全新的機構?

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官員菲爾·古爾斯基(Phil Gurski)告訴美國之音,他支持擴大現有機構,因為該機構在1984年成立後“花了好幾年時間才運轉完善”。

但也有其他人建議,加拿大應該效仿其情報共享盟友的做法,它們基本上是把國內和國外的情報收集分職到不同機構。

瓊斯說,他尚不確定加拿大該採取哪種模式。

“我覺得我們還得再研究一下,” 他說。“我的直覺是,我們可能應當考慮成立一個新機構。我對合併不同情報機構的授權持謹慎態度,這些情報機構都做著不同的事。”

“假設美國、澳大利亞、英國和其他國家是到今天才開始創建他們的情報機構,那也許他們會創建一個聯合不同職能的機構。但這不是歷史上的傳統做法,” 他補充說。

瓊斯和他兩位同事共同撰寫的這篇評論文章沒有觸及一個關鍵問題——如果加拿大從事境外諜報活動,他們刺探情報的對像是誰?

瓊斯承認,相比其盟友澳大利亞,加拿大在地理位置上沒有專項優勢。澳大利亞將亞洲作為其情報工作的主業務區,將此地區的情報分享給“五眼聯盟”

不過,當被問及一個想在情報界覓職的加拿大年輕人應該學些什麼時,瓊斯說,“我會學漢語、俄語或阿拉伯語。無論哪個政府掌權,世界上有些地區始終會是加拿大持久感興趣的地方。”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