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油菜籽遭中國禁令加拿大選擇有限


由加拿大農業綜合企業理查森國際公司生產的菜籽油出現在北京一家雜貨店的貨架上。(2019年3月6日)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0 0:00

種植油菜籽的季節即將到來,但加拿大的農民卻憂慮重重。

中國已經停止從一些加拿大公司進口油菜籽。雖然中國官方以檢疫出有害生物為由,但加拿大普遍認為此舉是對去年年底華為公司高管孟晚舟在溫哥華被捕的報復。

杜魯多政府考慮派遣代表團前往中國,也有觀察人士建議加方應該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起訴訟,但他們承認,加拿大的選擇有限,這場糾紛不會在短時間內結束。

加拿大貿易部長卡爾(Jim Carr)週四表示,他會考慮一切選項,但首要任務是從中國獲得任何違規的證據。

“所有的選擇都擺在桌面上。我們希望首先在證據層面解決這個問題,加拿大正在考慮派遣一個代表團到中國去調查投訴的科學性,”卡爾說。“如果沒有證據,我們就會採取其他措施。”

最大的買家

加拿大約90%的油菜籽生產都用於出口,中國是加拿大油菜籽最大的買家。2018年,加拿大向中國出口油菜籽價值27億加元(合20億美元),超過緊隨其後的三大油菜籽市場(日本、墨西哥和歐盟)的總和。

然而,中國本月以蟲害為由,限制了從威特發(Viterra)和理查森國際(Richardson International)這兩家加拿大農業綜合企業的進口。卡爾表示,加拿大官員在中國投訴前後都對貨物進行了測試,沒有發現任何違規行為。

行業組織加拿大油菜籽理事會(CCC)上週表示,近幾週油菜籽價格下跌了10%,中國進口商目前不願意購買加拿大的油菜籽。

當前貿易爭端爆發的時機也是一個挑戰。CCC理事會公共事務副主席伊那斯(Brain Innes)告訴美國之音,大多數農民已經做好播種準備。油菜籽通常在5月播種,9月底到10月初收穫。

“加拿大油菜籽業非常擔憂現在的情況,農民們為他們將要種植的作物製定了好幾個月的計劃,許多人在去年10月就已經購買了種子,”伊那斯說。

不僅是貿易

一些中國問題專家認為,中國的決定是出於政治原因。他們擔心,油菜籽已經成為美國和中國地緣政治衝突的犧牲品,這讓加拿大陷入了兩難境地。

去年12月,加拿大根據美國官員的引渡要求,在溫哥華機場扣留了中國華為公司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加拿大和中國的關係達到了一個新低點。美國官員稱,孟晚舟和華為違反了美國對伊朗的制裁。

中國表示,加拿大如果不釋放孟,將面臨“嚴重後果”。自孟晚舟被捕以來,中國以國家安全為由拘留了兩名加拿大人,並以在中國販毒的罪名判處第三名加拿大人死刑。

本月早些時候,加拿大表示將繼續為孟舉行引渡聽證會。目前孟正在溫哥華取保候審。

加拿大前駐華大使趙樸(Guy Saint-Jacques)(2012年-2017年)告訴美國之音,此舉旨在向加拿大進一步施壓,要求釋放孟晚舟。

“中國政府正在向我們傳達一個信息:如果你不想釋放孟女士,你將付出代價,”趙樸說。

有足夠的先例證明,中國會使用經濟手段推進其政治和外交政策目標。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授予中國民主倡導者劉曉波後,中國以品質不合格為由停止進口挪威三文魚;兩年後,因為南中國海的領土糾紛,中國以健康原因限制從菲律賓進口香蕉。

加拿大卡爾加里大學經濟學教授比尤利(Eugene Beaulieu)告訴美國之音,與檢疫相關的貿易糾紛通常耗費數年才能解決,屆時傷害已經造成。

“WTO規則允許這類限制,但解決問題需要時間,這些限制可能被用作帶有政治動機的貿易限制,”比尤利說。

加拿大總理杜魯多一直小心翼翼,不願將孟的被捕與油菜籽問題直接聯繫起來,但他表示,他正在“非常認真地”對待這個問題,可能會向中國派出一個高級代表團。

不過,如果中國的唯一目標是釋放孟,特魯多目前沒有權力這麼做,她的引渡程序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加拿大亞太基金會高級研究員斯蒂芬斯(Hugh Stephens)告訴美國之音,中國試圖通過政治手段來阻止美國和加拿大之間的法律合作是不明智的,因為兩國之間有引渡條約。

“如果沒有可能支持或不支持美國引渡請求的司法裁決,這是(釋放孟)不可能發生的。無論中國對加拿大施加多大壓力,政府現階段都不可能介入司法程序,” 斯蒂芬斯說。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