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廣州詩人浪子參與編選劉曉波紀念詩集被拘

  • 海彥

廣州詩人浪子(左)和詩人孟浪

現居廣州的獨立中文筆會會員、廣州詩人浪子,近日遭廣州市公安局以涉嫌“非法經營罪”刑拘,據信是因參與海內外詩人作家編選紀念不久前病逝的中國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詩集。

有關廣州詩人浪子被從家中帶走的消息,8月18日出現在推特上。隨後,由詩人貝嶺主持的獨立中文作家筆會星期二發佈新聞稿表示,廣州市珠海區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人員,8月8號曾進入浪子在海珠區小洲村的住所,抄查個人詩歌和藝術展覽場刊圖錄等資料,浪子曾在網上公佈對他進行調查詢問筆錄原件的照片。而公安10天後則將浪子帶走,以涉嫌“非法經營”刑事拘留,並抄走電腦等物品。

現年49歲、本名吳明良的浪子,不久前曾因參與聲援劉曉波的連署及接受香港有線電視的採訪,7月1日被正式傳喚,遭行政拘留10日。此前幾天,當局已在他住所門前安裝了攝像頭。

居住在臺灣的獨立出版人、詩人孟浪星期三對美國之音表示,浪子短期內第二次被拘留,主要原因顯然是因為參與幫助籌備編輯一本劉曉波紀念詩集,而劉曉波本人也是作家,也寫詩,因此以詩集來紀念和追思他並沒有任何不妥。

孟浪說:“因為他最近一個多月在參與劉曉波紀念詩集的這個事情。他和包括國內的還有海外的一些詩人,幫助我們這邊主持的這個編選也作了一些事。寫作、編輯、出版,甚至傳播一本文學性的書,哪怕這個主題是紀念劉曉波,是作家、詩人的天賦人權。大家紀念劉曉波這是天地良心,天經地義的事情。”

孟浪表示,作為劉曉波紀念詩集策劃人,原計劃一切順利的話9月便可出來,但是出現浪子被抓的特殊情況,再加上還有人在繼續創作,因此目前沒有具體出版的計畫。

他說:“沒有出版計畫,因為這個編選的工作最近這一個多月呀,到現在為止,還有作家、詩人在寫新的紀念劉曉波的詩歌,現代新詩。這樣一個過程一直在進行。當然,考慮到浪子目前的情況,我們這個目前沒有出版的計劃。本來是我們想一切順利的話,9月份我們會把它做出來,但是因為現在出現了這樣一個特殊的狀況,所以我們沒有安排出版的這樣一個計劃了。”

孟浪表示,當局指浪子涉嫌“非法經營”,是指他去年和幾位藝術家一起搞了一個個人作品展覽,自己印刷了場刊圖錄。孟浪強調,畫廊、美術館、展覽等自己印製圖錄,是正常的事情,不需要批准和書號。當局以此為藉口拘留他,顯然是何患無辭。

他說:“現在都是以刑事的藉口,尋釁滋事了非法經營了,進行打壓迫害。他們現在以所謂非法經營拘留他,指控他去年印刷了一套他自己去年辦的,就是和一些藝術家配合的他的詩歌藝術展覽的場刊,一個圖錄。用這個理由,場刊圖錄沒有被批准,他自己印刷了,又是一個笑話。當局用這個理由來找他的麻煩,顯然是別有用心的,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由詩人貝嶺擔任會長的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在星期二的聲明中,對浪子被拘留事件表示嚴重關切,敦促有關當局應立即向社會公開事實真相,保障中國公民從事文學創作、編輯、出版的權利,恢復浪子的人身自由。

也是獨立中文作家筆會創會人之一的孟浪則表示,曾任筆會兩任會長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今年6月被確診突患肝癌末期,7月13日病逝並被“海葬”後,國內文學界、詩歌界極為震驚,很多詩人、作家紛紛寫作劉曉波紀念詩歌,甚至台港澳及海外也形成寫作潮,許多人提議編選出版劉曉波紀念詩集。

孟浪強調,這純屬是一個文學界、詩歌界內部的天經地義的事情,雖然目前沒有出版計劃,但是浪子作為詩人、文學創作者的權益必須得到保障,一切以言入罪的行為必須立即終止。

此外,美國筆會8月23日在臉書上貼出詩人浪子的照片,並發文表示,有關詩人浪子因收集紀念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的詩歌而被拘留的消息令人深感不安,收集詩歌如何能被看成是一個“罪行”?記者星期三下午致電廣州市公安局海珠區分局,接電話的男士表示不清楚吳明良(浪子)的情況。

浪子1993年出版首部詩集《回首已遠》,1994年加入廣東作協,著有《無知之書》、《走失的地圖》等多部詩集,並編有多種詩集,還著有散文集《一個人的城市》、長篇小說《碼頭》等。浪子也是中西詩歌雜誌的創辦人之一,現居廣州,專事寫作。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