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俄共黨慶祝十月革命百年 學者認為是場災難

  • 白樺 莫斯科

聖彼得堡市政府在十月革命後曾一度是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政府所在地 (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中國共產黨派代表團參加俄共組織的十月革命慶祝活動。但許多歷史學家和政治分析人士說,十月革命百年不是節日而是災難。民調顯示俄羅斯人並不為十月革命而自豪。

中共稱讚十月革命

為了紀念十月革命一百周年,由俄共組織的第十九屆世界共產黨和工人黨大會星期五在聖彼德堡閉幕。隨後俄共還在聖彼德堡的“十月”音樂廳舉行了大型音樂會。兩場活動都在與會人員起立高唱國際歌聲中結束。

在為期三天的世界共產黨和工人党大會上,中共與俄共介紹了兩黨合作為紀念十月革命共同組織編寫的名叫“十月風”的大型畫冊。中共中聯部副部長郭業洲在發言中說,畫冊在近期也將以中文在中國出版,這對瞭解十月革命具有重要意義。他還表示,列寧領導俄羅斯人民百年前取得了十月革命勝利,這一劃時代的事件從根本上改變了人類歷史進程。他還介紹了剛剛閉幕的中共十九大。

俄共領袖久加諾夫特別把中共十九大與紀念十月革命百年並列為目前最為重要的事件。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曾提到,百年前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給中國送來了馬列主義。習近平相關的描述被俄羅斯官媒報導,更被俄共關注。

共產黨聚會革命發源地

各國共產黨人這次在聖彼德堡聚會特別選擇則在塔夫利宮舉行,那裡曾是沙皇俄國國家杜馬所在地。俄共領袖久加諾夫說,沙皇被推翻後,列寧曾在那裡發表過兩次重要講演。

俄羅斯共產黨從11月1日到8日組織一個多星期的十月革命百年系列慶祝活動。中共與越南,古巴共產黨的代表團一樣是為數不多的執政黨代表團。俄共領導人說,世界上有60多個共產黨領導人,100多個政黨這次派團參加慶祝活動。

聖彼德堡的活動包括參觀作為十月革命象徵的停在涅瓦河上的阿芙樂爾巡洋艦,以及布爾什維克政府所在地的聖彼德堡市政廳和艾爾米塔什博物館。

莫斯科舉行遊行獻花儀式

11月4日各國共產黨代表團抵達莫斯科,他們在俄共的帶領下11月5日將前往克里姆林宮牆外的無名烈士墓和列寧墓獻花圈。接下來在莫斯科還將舉辦大型酒會,以及有關建設社會主義和十月革命百年的討論會。

11月7日十月革命爆發的當天將在莫斯科市中心舉行大規模遊行和集會。此外,俄共還把全國各地的列寧和其他布爾什維克革命者的塑像翻新。俄共領導人說,俄共不顧批評反對聲音,在俄羅斯的一些地區也豎立了史達林塑像。

批評聲音不斷 俄共反駁

俄共同時高度評價蘇共在蘇聯民生、免費教育、醫療、工業、航太、國防等各個領域所取得的成功,俄共還反駁針對共產黨紅色恐怖、大饑荒、政治迫害、古拉格集中營的批評,認為那些批評都與歷史事實不符。俄共也稱讚中共所取得的成就。

十月革命百年之際俄羅斯出現越來越多聲音要求下葬列寧。官方的塔斯社說,在下葬列寧問題上,在聖彼德堡參加紀念活動的各國共產黨人觀點不同,沒有共同一致的立場。

俄羅斯人不為十月革命自豪

除了共產黨的支持者目前仍然沿用傳統的“十月社會主義革命”的叫法外,許多普通俄羅斯民眾特別是多數新聞媒體目前都使用“十月政變”,或是“俄國革命”的表述。俄羅斯科學院社會學研究所最近剛做的一項民調顯示,僅有6%的俄羅斯人為十月革命感到自豪。

與此同時,許多俄羅斯知識界人士認為,不應把十月革命當成節日慶祝。著名歷史學家皮沃瓦羅夫說,十月革命是一場可怕的災難。歷史學家和時事評論人士斯瓦尼澤說,作為一場大規模的災難,百年之後可以一一列舉出十月革命不僅對俄羅斯,以及對世界其他地方所造成的破壞後果。

十月革命導致俄羅斯喪失未來

許多分析還認為,布爾什維克和列寧曾受到德國的秘密資助,十月革命成功後,列寧和布爾什維克唯一兌現的諾言就是同交戰國德國簽訂合約,讓俄國推出一次大戰。

親克里姆林宮的共青團真理報一篇有關十月革命百年的文章標題是,西方出錢在俄國準備了十月革命。另一家克里姆林宮控制的主要報紙消息報的相關文章標題是,俄羅斯人越來越認為,布爾什維克當年發動政變所帶來的負面影響要超過正面意義。獨立報的文章說,十月革命導致俄羅斯喪失未來。

俄國革命百年後走入死胡同

哲學家伊戈裡-丘柏斯說,十月革命後列寧和史達林推行的是民族滅絕政策,導致俄羅斯人口大量減少。他說,十月革命百年後俄羅斯正走入死胡同,為擺脫這一局面,俄羅斯必須要像一些前東歐國家那樣清除內心深處污垢。

記者和時事評論人士帕德拉比涅克說,俄羅斯更沒有對十月革命後幾十年的共產黨統治下一個結論,結果導致俄羅斯社會善惡混淆,有時顯得非常幼稚。

“列寧與斯大林是最大罪犯”

帕德拉比涅克:“許多俄羅斯人迄今仍然對歷史毫無感覺,俄羅斯社會至今對共產主義的犯罪行為評估不足。”

歷史學家祖博夫認為,十月革命領袖列寧和史達林是20世紀俄羅斯的兩個最大的罪犯。他認為,列寧與希特勒相似,應該像對待希特勒那樣把列寧遺體火化而且不留骨灰。

淫亂共妻同性戀

從心理學角度研究十月革命的聖彼德堡心理學家肖格洛夫說,許多十月革命領袖內心都存在著嚴重的心理創傷,列寧本人就無法從夫妻關係中得到滿足。他還認為,十月革命初期存在著“共妻”、性解放和淫亂現象,以及很多狂歡派對的因素在裡面,因為那樣能吸引更多的工農階層加入。

一家俄羅斯媒體報導,十月革命後前後的短暫時間內,俄國的同性戀行為也十分開放。

“醉漢革命”

最新的一項研究把十月革命稱作“醉漢革命”,因為當時聖彼德堡的許多富人和貴族酒窖全被洗劫,大街上都是武裝醉漢。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