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安倍晉三欲籍川普訪日復活“鑽石戰略”抗衡中國


正在忙於籌備迎接川普訪日和日美峰會的日本外務省 (美國之音記者歌籃拍攝)

美國總統川普即將展開東亞之行時,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內閣展示了日本準備籍川普訪日再次倡議安倍晉三提出的“鑽石戰略”﹐也即是日美澳印四國構築貿易與安全網來抗衡中國“一帶一路”。

在美國總統川普預定11月5日到訪日本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政府連日展示了準備向川普倡議實現日美與澳大利亞、印度4國首腦戰略對話的構想,爭取通過日美澳印在印度太平洋構築貿易和安全合作的同盟網,來抗衡中國積極推進的“一帶一路”。

維護既定規則

首先是日本外相河野太郎日前接受《日本經濟新聞》的專訪時披露日本有意推進與美澳印戰略對話的意向。河野太郎形容日本進入了必須努力描繪大戰略外交的時代,表示“希望把現在正在崛起的亞洲和高度成長的非洲與日美經濟掛勾”。他說,他已在馬尼拉與美國國務卿蒂勒森、澳大利亞外長畢曉普討論過日本、美國、澳大利亞、印度在經濟和安全方面對話從司長級開始,然後升級到外交部長級和首腦級的構想。

河野太郎說,川普11月6日預定與安倍舉行的日美峰會“當然會討論這一方面的緊密合作,我也已與英國、法國外長說過,我想以某種形式讓英、法也參與。”

河野太郎說,4國首腦對話包括推進自由貿易和安全合作。對自由貿易議題,他針對中國豐富的資金和美國脫離TPP(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後自由世界欠缺領導貿易規則的現狀,強調日本希望爭取主導,“推進從亞洲到非洲的高質基礎建設投資,不光是通過政府ODA(海外開發援助),民間的活力也是必要的”。

對安全合作議題,河野太郎說:“維持海洋航行自由是重大的安全對話議題,為了維護自由、開放的海洋戰略,經濟和安全當然會放到這次日美峰會桌上。”

不過河野太郎也慎重地強調:“維持自由開放的海洋也對包括推進‘一帶一路’的中國在內,對所有國家都有好處。”

隨後《每日新聞》具體報導,安倍晉三準備向川普建議明年日美澳印建立首腦戰略對話機制,加強亞太地區戰略合作。報導稱,安倍晉三目的是抗衡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推動“一帶一路”構築中國式規則的經濟圈構想。報導說,日本政府希望今年內開始4國的司長級戰略對話,明年逐漸提升至外長級、首腦級並形成定期機制。

同一天,日本經濟產業省政務官(地位僅次大臣、副大臣)平木大作在美國歐亞集團東京舉行的“政治峰會 - 日本2017”上致辭時也承認:“如何應對中國的‘一帶一路’是我們現在的課題”。

自由繁榮之弧

安倍晉三2006年第一次政府期首次提出日美澳印戰略對話構想。研究日本外交戰略的時事通信社解說委員鈴木美勝說:“日美澳印戰略原來就是基於二十一世紀後,中國崛起、美國衰退的背景下,美國前總統(小)布希要求日本設法填補美國對中亞外交空白後,時任日本外相(現任副首相)的麻生太郎諮詢當時外務省事務次官谷內正太郎,他再召集當時外務省總合外交政策局總務課長兼原信克和副發言人谷口智彥策劃,兩人研究了美國稱之為“不安定之弧”的中亞後,提出通過與價值觀共有的澳大利亞和對中亞有影響力的印度構築亞太“自由繁榮之弧”的構想,麻生太郎公開倡議後,被安倍晉三採納並重用。”

鈴木美勝說,日美澳印戰略構想不僅加強了安倍與麻生的關係,而且也構築了安倍晉三對谷內正太郎、兼原信克、谷口智彥的信賴。2012年安倍晉三第二次執政,任命谷內正太郎為直屬內閣的日本國家安全局長,兼原信克出任內閣官房副官助理,2014年起再兼任國家安全局副局長至今;委任現慶應大學教授谷口智彥擔任內閣官房參與(顧問)。

鈴木美勝說,外交上,安倍晉三2007年訪問印度,在印度國會演講中提出日美澳印構築“自由繁榮之弧”戰略構想時,印度議員鼓掌喝彩,但印度經貿依賴中國,與中國要保持良好關係;澳大利亞當時的總理約翰霍華德雖積極推動與日美的關係,導致安倍晉三鞏固日美澳印戰略思維,但隨後接替的前總理陸克文改變了立場。而2007年的日本防衛大臣小池百合子(現東京都知事)訪美,時任國務卿的賴斯展示的是美國對日本這一戰略構想的慎重立場。

安全鑽石戰略

不久安倍晉三因病辭職,日本這項外交戰略擱置。2012年安倍晉三第二次執政再提構築日美澳印外交戰略,並把連接日本、美國夏威夷、澳大利亞、印度亞太4點狀似鑽石、價值觀共有的4國安全網稱作“安全鑽石戰略”,日本內外廣泛認為“安全鑽石網”是對抗中國軍艦停靠海外基地的連線狀似珍珠的“珍珠項鍊戰略”。

2012年習近平政府成立,提出的“一帶一路”被海外視為基於“珍珠項鍊戰略”。美國前總統奧巴馬的第二屆政府也提出重返亞太的外交戰略,日美推動與澳大利亞、印度的合作到軍事,但儘管日美澳、日美印3國不時各自有些定期對話,可是至今未實現4國首腦對話。

鈴木美勝說:“近年中國在南中國海建設軍事設施和遠洋軍事活動令澳大利亞、印度在內的國際社會加深了警惕中國,疑慮中國要用國力挑戰既有的國際秩序;中國的“一帶一路”外交、經貿也被日美認為是中國要制定中國式的經貿規則,取代歐美式的既定國際規則以領導世界。”

以谷內正太郎為首,安倍晉三身邊主張日美澳印戰略思維的官員、顧問們推動了安倍晉三去年8月再表明“自由與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戰略”,提出通過高質基礎設施建設和培育人材等,積極推進支援印度洋和太平洋沿岸各國的戰略方針。

印度近年也迅速崛起,今年與中國在領土糾紛上對立的態度鮮明,剛結束訪問印度的蒂勒森也釋放出美印構築新同盟關係的訊息。而中共十九大突出了習近平強權在握,將加緊、加快“一帶一路”的前景,也敦促安倍晉三首相決心推動日美澳印構築首腦對話機制。

中日也有對話

不過一名日本官員說:“日本對川普外交有疑慮,希望在川普訪日時直接說明構築日美澳印戰略同盟的必要性並爭取達成共識。”但該名官員承認,現階段包括日本在內也需要與中國保持含經貿、外交的良好關係,日美澳印戰略需要通過首腦對話來制定方向。

河野太郎公開日美澳印首腦戰略對話的目標後,週五(10月27日)就在東京外務省內與訪日舉行中日戰略對話的中國外長助理孔鉉佑會談,討論原定去年舉行中日韓三國東京峰會延期至今的問題等。河野太郎對孔鉉佑說:“今年和明年都是紀念日中關係的年份,希望合作令日中關係向前發展”,孔鉉佑答稱,坦率對話可增進彼此理解與合作,是有意義的事。

與河野太郎會談後,孔鉉佑等一行與日本外務審議官秋葉剛男等日本成員舉行了中日第十五輪戰略對話,討論了兩國安全認識與政策、安全與國防合作交流、北韓局勢等議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