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希爾國會作證:是俄羅斯而不是烏克蘭干預了美國大選


菲奧納·希爾(Fiona Hill)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45 0:00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名前重要官員星期四在國會針對特朗普的彈劾調查公聽會上說, 有關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干預了美國2016年大選的說法純屬虛構。

菲奧納·希爾(Fiona Hill)在眾議院情報委員會(House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證詞完全不同於特朗普的說法,特朗普只是偶爾說過俄羅斯有可能干預選舉,他同時表示接受俄羅斯總統普京的說法, 既莫斯科並沒有干預美國大選。

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7月25日的通話是國會彈劾調查的重點之一。特朗普在電話上要求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幫個忙”,調查其2020年大選的主要民主黨競爭對手、前副總統喬·拜登以及已被否定的說法,既烏克蘭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以幫助特朗普的民主黨挑戰者,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克林頓當選。

希爾在今年年初之前擔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歐亞事務高級主管,她說:“根據我所聽到的問題和聲明,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一些成員似乎認為俄羅斯及其安全部門並未從事反對我們國家的活動,也許,可能是出於某種原因,烏克蘭這樣做了。這是一種虛構的敘述,是由俄羅斯安全部門製造和散步的。”

她說:“這是一個不幸的事實,那就是俄羅斯是2016年有系統地攻擊我們民主體制的外國勢力。對此我們的情報機構已有公開結論,兩黨國會報告也有證實。這是毫無爭議的,即使對某些根細節必須保密。”

希爾呼籲眾議院情報委員會,“在調查過程中,我想請你們不要宣傳出於政治動機的、顯然是促進俄羅斯利益的虛假陳述。”

她說,聲稱烏克蘭干預了美國2016年大選是“有害的”,“即使採用這種說法只是為了國內政治的目的”。

希爾說:“普京總統和俄羅斯安全部門的運作就像一個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 “他們動用數百萬美元將我們的政治反對派研究和虛假敘述武器化。當我們被黨派的仇恨所吞噬時,我們將無法與這些外部力量作鬥爭,因為它們試圖使我們彼此分裂,使我們的體制退化並摧毀美國人民對民主制度的信念。”

星期四是國會彈劾調查聽證的第五天, 希爾是特朗普政府官員中第二個作證駁斥特朗普有關他與烏克蘭總統交往的陳述以及對烏克蘭的看法的人。

星期三, 特朗普提名的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在國會作證說,特朗普和一些高級官員是交換計畫的中心。特朗普要求烏克蘭承諾調查拜登,及其兒子亨特在烏克蘭一家天然氣公司的工作,以及所謂烏克蘭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的說法,然後才會同意在白宮會見到訪的澤連斯基。與此同時,特朗普暫時扣住了提供給烏克蘭的3億9100美元的軍事援助。 烏克蘭希望用這筆援助來打擊東部的親俄羅斯分離主義分子。.

特朗普星期三再次否認有交換條件。美國駐歐盟大使桑德蘭在眾議院情報委員的共和黨人的追問下,承認在用軍援換取調查的問題上,特朗普沒有直接給他下令。不過桑德蘭說,根據他與特朗普私人律師朱利安尼的談話,他認為這兩者是有關係的。 特朗普讓朱利安尼監管美國與烏克蘭的關係,排擠了美國國務院與烏蘭可交往的正常管道。

特朗普星期四在希爾作證前發推,抱怨媒體對桑德蘭作證的報導。他說:“關於虛假的彈劾騙局,共和黨和我昨天度過了美好的一天,但是當我回到白宮,在電視上查看新聞報導時,你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報導同一件事。虛假腐敗的新聞!”

美國駐基輔的職業外交官大衛·霍爾姆斯(David Holmes)週四也在國會作證, 講述他7月26日,也就是在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通話的第二天,在基輔一家餐館偶然聽到的桑德蘭與特朗普的交談。

霍爾姆斯說,他聽到了兩人的談話, 因為特朗普的聲音很大,桑德蘭把電話從耳邊移開。

霍爾姆斯說,桑德蘭在電話裡向特朗普總統保證,說澤連斯基“愛你的屁股”,對此桑德蘭表示“這聽起來像是我會說的話”。

霍爾姆斯說,特朗普總統當時問“所以他會調查嗎?”桑德蘭回答說:“他會的”,並說“不管你要他作什麽,澤連斯基都會做“。

霍爾姆斯說他後來問桑德蘭,特朗普總統是否關心烏克蘭,桑德蘭回答說特朗普總統“一點都不在乎烏克蘭”。桑德蘭表示他不記得這個評論,但沒有反駁霍爾姆斯的說法。

霍爾姆斯回憶說:“我問為什麼不呢,桑德蘭大使說總統只關心大事。我提到說烏克蘭有大事發生,比如和俄羅斯交戰,桑德蘭大使回答說他說的大事指的是會讓總統受益的事,比如對拜登的調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