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美安全官員作證指 特朗普要烏克蘭調查拜登令人擔憂


星期二到國會作證的還有也聽到了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話的前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5:18 0:00

兩名美國國家安全專家周二在針對特朗普總統的彈劾調查公聽會上表示,特朗普7月25日與烏克蘭總統弗拉基米爾澤連斯基通話時敦促對方啟動對特朗普有利的政治調查,這令他們感到不安和擔憂。

特朗普在電話上要求烏克蘭總統‘幫個忙’,調查其在2020年大選中的主要民主黨挑戰者之一,前副總統喬拜登和他從商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的烏克蘭事務專家、陸軍中校亞歷山大文德曼(Alexander Vindman)當時聽到了這通電話。

身著軍服的文德曼中校星期二在眾議院第二周的公聽會上作證說,‘我所聽到的是不適當的’,是‘不當行為’。

他說, 特朗普要求對拜登進行政治調查與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毫無關系。

文德曼說,他認為特朗普的要求是‘一項命令’,它將破壞美國的國家安全以及華盛頓與基輔的關係。 他說,通話結束後不久,他就向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一名律師和一名情報官員報告了他對特朗普要求的擔憂。
文德曼說,在報告了他的擔憂之後,他被排除在他本來可能參加的安全會議之外。

共和黨眾議員試圖問出與文德曼交談的情報官員是誰。負責彈劾調查的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眾議員亞當希夫制止說﹕‘這些聽證會不會被用於揭露檢舉人’,其匿名受到美國法律的保護。

眾議院啟動彈劾調查是因為有人舉報了特朗普。文德曼說,他不知道誰是舉報人。

副總統邁克彭斯的外交事務顧問詹妮弗威廉姆斯(Jennifer Williams)也聽到了特朗普與澤連斯基的通話。她作證說,特朗普要求調查拜登 ‘很不尋常’,因為這涉及‘國內政治事務’。

她說,她感覺特朗普的要求‘本質上是政治的’,超出了她在擔任外交官14年以來所聽到的其他美國領導人的談話標準。 她說:“我注意到提到拜登在我聽起來具有政治性。”

特朗普還要烏克蘭調查拜登之子亨特拜登在烏克蘭天然公司布里斯馬的工作,以及有關干預美國2016年大選的是烏克蘭而不是俄羅斯的說法。之前美國情報部門已經斷定俄羅斯干預了美國大選。

除了文德曼和威廉姆斯以外,星期二到國會作證的還有也聽到了特朗普與澤連斯基通話的前國家安全委員會官員蒂姆莫里森Tim Morrison)和前美國的烏克蘭事務特使庫爾特沃爾克(Kurt Volker)。

從周二到周四,在國會眾議院情報委員會本星期安排的聽證會上,將有九名證人到場作證。民主黨人能否讓美國議員和公眾認為有理由對特朗普進行彈劾,這幾天很可能是關鍵。在美國243年的歷史中,只有兩位總統受到彈劾審判。

全國民意調查顯示,美國選民目前對特朗普是否應通過彈劾程序被免職意見嚴重分歧。 如果被彈劾或被眾議院以彈劾條款正式起訴,特朗普將在參議院受到審判,不過他被共和黨人占多數的參議院定罪的可能性不大。

幾乎每天都利用推特抨擊彈劾調查的特朗普在周二聽證會開始後的幾個小時裡保持沉默。

他後來在星期二的內閣會議上說:“現在,你們有一個袋鼠法庭,由矮小的希夫領導,在那裡我們沒有律師,沒有證人,甚麼都沒有。我只能觀看,共和黨人絕對正在贏得痛快。他們(共和黨人)做得很好,因為這是一個騙局,這是一個大騙局。他們所做的事情,美國的創立者從未想到有可能會發生,也不是創立者們想要的。他們利用彈劾的騙局來謀取政治利益。”

特朗普還說:“但是,文德曼,今天早上我看了他一會兒,我想,我要讓人們做出自己的決定,但是我不認識文德曼,我從沒聽說過他。這些人( 作證反對他的人)我都不認識。 除了有一兩個人我見過兩次,他們是大使。”

特朗普總統星期一曾表示會‘強烈考慮’通過書面形式向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作證。

特朗普在推特上寫道:“即使我沒有做錯任何事情,也不願意為這種無正當程序的騙局添加任何信譽,但我還是很喜歡這個主意, 為了使國會再次集中精力,我會強烈考慮這點!”

眾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周日CBS新聞節目中表示,如果特朗普‘有可以證明自己沒有罪責的信息,....那我們期待看到這樣的信息。’

她補充說:“總統可以直接到會作證,說出他想要說的所有真相﹐他也可以書面形式這樣做。他有一切機會陳述自己的情況。”

目前彈劾調查的重點是特朗普是否通過扣押給烏克蘭的軍事援助,以迫使澤連斯基同意對拜登父子在烏克蘭的商業活動進行調查。

特朗普稱7月25日他與澤連斯基的通話是‘完美’的。特朗普已經公佈了他與澤連斯基的大致通話記錄,但佩洛西說,完整筆錄‘藏在一個高度敏感的,分隔開來的情報服務器中,所以我們看不到’。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