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等12名社運人士 承認去年六四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2020年6 月 4 日晚上的香港維多利亞公園,抗議者參加六四燭光紀念晚會,紀念 1989 年北京天安門廣場民主抗議鎮壓 31 週年。香港警方以防疫為由拒絕批准支聯會舉辦這個大規模年度紀念晚會。 (路透社資料照片)
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等12名社運人士 承認去年六四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4 0:00


香港警方去年以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為由,31年來首次不批准支聯會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集會。多名支聯會成員及民主派人士,當晚仍按傳統進入維園,燃點燭光悼念六四死難者。事後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以涉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其中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陣召集人陳皓桓等12名被告,星期四在區域法院承認控罪。何俊仁親自向法官求情表示,人類歷史上,從未試過有一個集會,好像六四燭光集會一樣,可連續30年就同一主題在每年同一晚舉行,而支聯會持續30年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是因為道德責任及香港人願意擔起的良心責任。

1989年北京六四屠城事件發生之後,香港支聯會從1990年開始,每年都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悼念六四事件死難者。

26名民主派參與去年六四燭光集會被控告

截止2019年,香港警方連續30年每年都批准支聯會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每年最少都有幾萬甚至高達接近20萬人參與,是全球最大型悼念六四屠城的集會,維園燭光如海的照片成為悼念六四最具象徵意義的畫面之一。

香港警方去年以新冠肺炎疫情嚴峻為理由,31年來首次不批准支聯會在維園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支聯會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壹傳媒創辦人黎智英等多名民主派人士,當晚仍按照傳統進入維園,燃點燭光悼念六四死難者。

事後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煽惑他人參與未經批准集結”,以及“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罪。

12名被告認罪法官押後判刑

其中12名被告,包括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前民陣召集人陳皓桓;前立法會議員尹兆堅、張文光、朱凱廸、何秀蘭、梁國雄、楊森;工黨主席郭永健;前支聯會常委麥海華、趙恩來、梁國華,星期四(9月9日)在灣仔區域法院承認控罪。

案件由法官胡雅文處理,她聽取各被告求情陳詞之後,將案件押後到下星期三(9月15日)判刑。

何俊仁親自陳詞闡述港人聲援六四歷史

本身是律師的何俊仁無律師代表,親自向法官胡雅文求情,他表示,作為本案的第二被告,本案涉及2020年6月4日維園燭光集會被指構成未經批准集結。他作為香港支聯會的創辦人之一及現任副主席,實有需要把六四燭光集會30年的歷史向法庭簡要地闡述,作為法庭判決的背景資料。

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9月9日在法庭陳詞表示,人類歷史上,從未試過有一個集會,好像六四燭光集會一樣,可連續30年就同一主題在每年同一晚舉行,而支聯會持續30年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是因為道德責任及香港人願意擔起的良心責任 (美國之音湯惠芸)
支聯會副主席何俊仁9月9日在法庭陳詞表示,人類歷史上,從未試過有一個集會,好像六四燭光集會一樣,可連續30年就同一主題在每年同一晚舉行,而支聯會持續30年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是因為道德責任及香港人願意擔起的良心責任 (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俊仁表示,30年來香港人履行道德的承諾,保存和捍衛六四歷史的真相,不容被扭曲及遺忘。六四鎮壓後,北京當權者以權力壓倒真理,在中國內地公開評論六四已成為輿論的禁區,神州大地對八九民運的大是大非問題,一片鴉雀無聲,彷彿整個民族對六四患了失憶。

何俊仁表示,在這小小的香港,香港人為全中國人民說出了良知的話,點起了良心的燭光,維護了歷史和人民的尊嚴。30年來,香港支聯會和市民並肩而行,負上了維護六四真相的良心事業。

何俊仁表示,根據公眾紀錄,從1990-2019這30年間,每年的六四集會都風雨不改在晚上8時進行,參與人數由數萬至最多20萬人,每次都是合法、和平、有秩序地進行,從不構成公共秩序受到威脅和破壞的問題。

港人六四燭光集會創人類歷史紀錄

何俊仁表示,人類歷史上,從未試過有一個集會,好像六四燭光集會一樣,可連續30年就同一主題在每年同一晚舉行,為同一個信念向當權者說不、或向強權說真話,而支聯會持續30年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是因為道德責任及香港人願意擔起的良心責任。

何俊仁表示,2020年,政府是30年來首次反對六四於維園舉行集會,理由是為了防止新冠病毒的傳播。總結而言,2020年六四當晚的悼念行動或自發性的集會,行使憲法賦予他們的基本自由,和平悼念六四,雖然是未獲警方批准而違反《公安條例》,但參與者的良知和道德責任感,驅使他們要盡力維持香港這個歷史傳統——悼念六四、毋忘歷史、向權力說真話。

何俊仁表示,在今日,因和平悼念六四成為囚犯,他們坦然面對蒼天主宰、國家社稷、同胞市民,家人以至後代。他說:“正在服刑或將要入獄的朋友們,明白大家正承擔這時代的苦難,但希望大家不要沮喪”。

何俊仁承認,各被告是公民抗命,並準備接受法律後果,認罪是為了行使悼念六四的基本自由,他又表示,即使到了支聯會解散、維園燭光晚會被禁的時代,每年六四港人心中仍會點起燭光,延續悼念的精神。

楊森指六四燭光集會有4個重要意義

民主黨前主席楊森星期四同樣沒有律師代表,親自向法官陳詞,今次也是他近期第4次就同樣案件在法庭上親自陳詞。

楊森在陳詞開首表示,“六四屠城是我一生難忘的悲劇”,他表示,自己每年六四晚上,必會參與支聯會主辦的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

民主黨前主席楊森9月9日在法庭陳詞表示,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可能從此被禁,可是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仍是會開花,呼籲港人會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的夢 (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前主席楊森9月9日在法庭陳詞表示,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可能從此被禁,可是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仍是會開花,呼籲港人會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的夢 (美國之音湯惠芸)

楊森表示,六四維園燭光悼念集會有4個重要意義,第一、凝聚港人的公民意識和社群的身分認同,雖然有人說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是行禮如儀,但他認為,不自覺地在港人之間建立一種互相分享的信念,例如平反六四和追求民主、自由的信念;第二、多年來提供平台,讓港人對八九民運遇難的同胞及家屬加以援手,令到當年痛失親友的同胞於嚴冬之得到溫暖和關懷;第三、作為各方檢視一國兩制落實的重要指標;第四、象徵對六四事件拒絕遺忘、保存歷史真相和記憶,有如德國就二戰時期的猶太大屠殺事,建設納粹歷史博物館。

籲港人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夢

楊森表示,最近兩年六四燭光集會已遭警方禁辦,當局又用盡方法打壓一些活躍的公民團體,例如已解散的民陣、處於解散邊緣的教協及支聯會等,他認為香港將成為一個“無聲的國度”,異見聲音將被禁聲,與香港一向多元化和開放的文化格格不入。

楊森總結陳詞時一度哽咽表示,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有可能從此被禁,他引述民運歌曲《自由花》的歌詞,可是自由花無論雨怎麼打,仍是會開花,“但有一個夢不會死,記著吧”,港人會繼續尋覓民主和自由的夢。

與如對上3次在法庭親自陳詞一樣,楊森表明“本人認罪,違反公安法,但不認錯,亦不作求情”。

社民連成員9月9日到灣仔區域法院外,聲援去年六四未經批准集結案出庭認罪的12名民主派被告,批評當局政治檢控 (美國之音湯惠芸)
社民連成員9月9日到灣仔區域法院外,聲援去年六四未經批准集結案出庭認罪的12名民主派被告,批評當局政治檢控 (美國之音湯惠芸)

社民連批警方要求支聯會交資料做法荒謬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聯同兩名成員星期四早上到區域法院外,聲援六四集會案的被告,他們高呼“和平集會是人權、悼念六四是良知、和平集會無罪、政治檢控可恥”等抗議口號。

陳寶瑩表示,過去30年來支聯會一直舉辦和平的維園燭光集會,悼念六四死難者,去年的六四燭光集會首次被警方禁止,最近支聯會面對前所未有的打壓,4名常委因為拒絕向警方國安處提交資料被拘捕,甚至可能被逼解散,她批評警方的做法非常荒謬。

陳寶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警方國安處引用《港區國安法》第43條實施細則附表5,要求支聯會交出會議紀錄、財務往來等資料,違反香港司法制度一向以來,奉行的無罪推定原則。

陳寶瑩說:“我覺得就是很荒謬,因為香港的司法制度一直以來,都是無罪推定的,就是不可能要(那)個被告人自證清白的,而且它(警方)也講不出即是這些資料,它要(求)提交的資料,譬如說歷屆董事、職員這些,跟它現在那個所謂‘外國代理人’,究竟有沒有甚麼直接的關係呢﹖或者是間接的關係呢﹖它都講不出的時候,就要人家(支聯會)交無限量的資料,我覺得這個就是、其實就是叫被告人協助警方去控告自己,我覺得從一個香港的司法制度而言,這個是非常之荒謬的決定來的。”

對於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及多名常委梁錦威、徐漢光、鄧岳君及陳多偉,拒絕向警方交出資料,陳寶瑩認為他們的決定很有勇氣及承擔。

陳寶瑩說:“我對於支聯會常委他們的決定,我們、我感到就是很、即是很有勇氣以及很有承擔,我來講我覺得要向他(們)致敬的。”

批警方在公民社會散播恐慌

陳寶瑩表示,警方引用國安法要求組織或者個人提交資料,如果拒絕提交最高可被判處罰款10萬港元(約13,000美元)及監禁半年,她認為是向公民社會及市民散播恐慌,不敢再支持民主派組織。

陳寶瑩說:“是一個散佈的恐慌,令到不只是團體市民也是,譬如說現在它要6-12(人道基金),將它的捐款者名單要供出來,即是每一個我相信我們香港大部份的市民,都捐過錢給6-12的,你是不是(說)以後令到我們很多香港市民,是不敢再支持我們一些爭取民主、自由的團體呢﹖而很明顯我們這些團體,又沒有‘大水喉’(大財團)撐著,更加不是外國的代理人,這樣我們其實一直都是靠香港的市民,對我們的支持的,你很明顯現在這樣就是令到市民不敢去捐款、不敢表達自己的心意,亦都令到我們這些小團體亦都很困難。”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表示,將來香港的學校及教育機構,談論六四事件都可能成為”禁區” (美國之音湯惠芸)
社民連主席陳寶瑩表示,將來香港的學校及教育機構,談論六四事件都可能成為”禁區” (美國之音湯惠芸)

估計疫情後六四燭光集會難以復辦

記者問及警方引用國安法實施細則向支聯會施壓,並高調拘捕多名骨幹成員,會否擔心日後香港人繼續悼念六四,或者傳承六四的歷史,都會被視為違反國安法﹖

陳寶瑩回應表示,中共一直都後注重教育及宣傳,她認為將來香港的學校不會再容許談論六四事件,估計疫情過後,六四燭光集會亦難以復辦。

陳寶瑩說:“當然我想這個‘明眼人’看到的了,因為中共一直以來,很注重的就是教育及宣傳兩部份,所以將來在學校或者教育機構,即是如果講六四可能都變成一個‘禁區’了,至於市民參加這個悼念活動的,我相信現在已經很清楚了,它(當局)在用這個‘限聚令’,但是大家知道是很荒謬的,因為你一方面有容許即是有差不多一萬人去參加馬拉松,這樣又可以,但是另一方面呢,就是我們遊行都不批准的時候,我們知道就是說它一定會用種種藉口,沒有疫情之後,它都會用種種的藉口令到這個集會,我們的和平集會的權利是沒有了。”

張超雄批警方對支聯會政治打壓

工黨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警方引用國安法要求支聯會提交資料,並且高調拘捕4名骨幹成員,他認為是一種政治打壓。

張超雄說:“我們在這麼多年來,香港從來都不會看到,支聯會是怎樣受到甚麼外國的操控的,現在你(警方)突然用這個方法去打壓它(支聯會),這個是很要不得,而支聯會的立場亦都很清楚,我覺得它們是要求當局你首先解釋,你這個所謂‘合理地相信’(支聯會是外國代理人),你都要有理據,如果你即是可以講得出怎麼樣它是外國代理人,它就根據這個法例做,如果不是的話,你不要濫用這條法例,所以我覺得它(警方)突然間這樣去拘捕(支聯會5名骨幹成員),但是又不解釋,解釋不到它怎樣是一個外國代理人呢,這個除了是政治打壓呢,我沒有其他理由可以想得到。”

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六四燭光集會有可能成為歷史,再過一兩代的香港年青人,可能與中國大陸一樣,不知道有六四事件發生過 (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六四燭光集會有可能成為歷史,再過一兩代的香港年青人,可能與中國大陸一樣,不知道有六四事件發生過 (美國之音湯惠芸)

六四燭光集會有可能成為歷史

記者問及,去年六四燭光集會案,26名民主派人士被控以涉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罪名,加上警方引用國安法要求支聯會提交資料,拘捕多名骨幹成員,會否擔心之後六四燭光集會都會成為歷史,無法再舉行﹖

張超雄認為,六四燭光集會有可能成為歷史,再過一兩代的香港人,可能與中國大陸一樣,不知道有六四事件出現過。

張超雄說:“當然擔心啦,即是你見到六四的燭光晚會已經無法再舉行了,有關六四的一些同支聯會過去那種看法,或者口號有關的東西,會不會都成為一種違反國安(法)呢﹖這個那些支聯會的領導人都抓光的時候,你都知即是有機會了,那麼大家就怕、連這些都不敢講,這樣對啊,即是整件事(六四)就可以在歷史上抹走它,這樣過了兩代人,大家都不記得,好像現在在大陸裡面,年輕人可能有很多都不知道有六四這件事出現過,一個極權的統治就是靠這些,讓人民活在一個假像,在一個虛言裡面、謊言裡面,這樣它(政權)做了一些‘衰嘢’(壞事),大家不敢提,它就搞定了。”

警方搜查六四紀念館檢走大批證物

香港警方國安處大批人員星期四早上,到支聯會在旺角一幢大廈設立的六四紀念館搜證,帶走大量證物,包括六四紀念館內放設的展板及展品,當中包括歷年六四晚會的照片、六四“坦克人”的經典照片、已故中共領導人趙紫陽及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的卡通展板等。

因拒絕向警方國安處交出資料,星期三(9月8日)清晨被拘捕的支聯會常委梁錦威,星期四亦被警方帶到六四紀念館搜證,警方完成搜證之後,雙手被帶上手扣的梁錦威,隨即被警員押走。

警方完成搜查之後,支聯會前常委蔡耀昌到六四紀念館視察,他發現紀念館被拉上鐵閘,閘外貼上警方聯絡電話。蔡耀昌又發現,原本安裝在單位外的閉路電視攝錄機已被拆下,鐵閘大門換了新鎖,閉路電視系統亦被破壞。

蔡耀昌表示,警方應該向支聯會及市民作交代,包括這次搜查六四紀念館的目的、是否有足夠法律依據、是否合理及必須的安排,他認為警方對外公布的訊息好少,看不到館內有違法情況,但展品居然被拿走,他強調警方絕對需要向市民大眾及支聯會解釋。他相信市民看到今日的情況,亦感到相當難過。

香港12名社運人士承認去年六四參與未經批准集結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01:29 0:00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