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港府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等同即時取締 法庭指相關國安案法律地位存疑


已故香港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的剪紙 (路透社照片)
港府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等同即時取締 法庭指相關國安案法律地位存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1 0:00

有32年歷史的香港支聯會,早前被警方國安處指控為“外國代理人”,並以國安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支聯會以及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兩名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9月底支聯會透過特別會員大會,大比數通過解散議案,進入清盤程序。不過,港府星期二晚宣布,下令公司註冊處將支聯會從公司登記冊中剔除。前支聯會清盤人蔡耀昌表示,港府的做法等同即時將支聯會取締,支聯會涉及的國安法刑事案件,有如是未審先判。支聯會及3名前正副主席涉及的國安法案件星期四再提訊,法官表示,被告之一的支聯會被當局從公司登記冊中剔除,法律地位存疑,形容有如被告人突然離世,認為控方應該釐清相關法律問題。

有32年歷史、爭取平反六四等五大綱領的全球最大型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主辦單位──香港支聯會,8月底被警方國安處指控為“外國代理人”,時任副主席鄒幸彤及4名常委拒絕應國安處要求,提交過去8年的會議紀錄等資料,被警方拘捕,控以“沒有遵從通知規定提供資料罪”

支聯會自動清盤期間港府剔除公司註冊

9月初,警方以國安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支聯會以及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兩名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

面對國安法下的政治形勢,支聯會今年7月將常委由14人減至7人,至8月支聯會常委會通過解散程序,交付9月25日的特別會員大會表決,出席的45個團體代表,最終以41票贊成、4票反對、零票棄權,大比數通過解散支聯會的議案,支聯會正式進入清盤程序。

不過,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星期二(10月26日)晚宣佈,命令公司註冊處將支聯會從公司登記冊中剔除。

李家超指支聯會綱領意圖顛覆國家政權

香港政務司司長李家超星期三(10月27日) 在立法會見記者表示,行政會議和行政長官的決定,星期二刊憲即時生效,“支聯會即告解散”。李家超又指控支聯會一直宣揚支持的五大綱領,包括結束一黨專政等,根據警務處和保安局的建議,以及考慮支聯會的申述,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決定,認為結束一黨專政的含意,等於推翻中國憲法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根本制度,意圖是顛覆國家政權。

有記者問及支聯會3名前正副主席被控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港府的決定會否影響案件,是否未審先判﹖

李家超回應表示,取消支聯會公司登記和刑事起訴是兩件事,法庭有規則處理案件,他認為“絕對不受其他因素影響”,他又表示,港府立場鮮明,任何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行動或活動,特區政府都有責任制止或防範。

蔡耀昌指應留待法庭裁決 憂未審先判

對於下令公司註冊處將支聯會從公司登記冊中剔除,支聯會前秘書及清盤人蔡耀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當局對支聯會作出有關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指控,都是非常嚴重的指控,他質疑相關的指控可能影響支聯會涉及的國安法刑事案件,他認為政府無必要採取行動變相關取締支聯會,應該留待法庭裁決。

蔡耀昌說:“政府已經是做了一個決定,將這個(支聯會)變成一個刑事案件(的被告),理應是對於怎樣去理解支聯會的綱領。過去的行動是否涉及到危害國家安全,應該是讓一個更有權威的法院,透過一個公開以及嚴謹的審訊的程序,是去作出一個的辯論以及決定,我們看不到在現在這個時候,行政會議是有一個合理的理由以及必要性,是用一個行政的手段,是去將支聯會剔除在公司註冊,等於變相取締支聯會,我是覺得應該是要交給一個更加權威的司法機關,透過公開的程序是去審理。”

前支聯會秘書及清盤人蔡耀昌表示,港府下令公司註冊處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等於即時取締支聯會,擔心支聯會涉及的國安法案件,有如未審先判 (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支聯會秘書及清盤人蔡耀昌表示,港府下令公司註冊處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等於即時取締支聯會,擔心支聯會涉及的國安法案件,有如未審先判 (美國之音湯惠芸)

蔡耀昌憂慮港府的做法有如未審先判,尤其支聯會9月底已經透過特別會員大會表決,進入清盤程序,實質上支聯會已經停止運作,不能夠再進行任何工作及舉辦任何活動,他認為港府無必要用行政強制措施去解散支聯會。

記者問:“是否擔心是一個所謂的未審先判呢﹖現在特首會同行政會議的這個決定(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

蔡耀昌說:“這個當然是令人有(這)個擔心,以及有這樣(未審先判)的聯想,尤其是本身已經是有一個的刑事案件在這裡的時候,其實這麼嚴重的指稱,是需要有更嚴謹的處理。”

支聯會資產由破產管理署處理

蔡耀昌表示,港府以行政措施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等同將支聯會即時解散,9月底支聯會透過特別會員大會通過的自動解散,以及進入清盤程序已經失去法律效力,變相支聯會的所有資產要有破產管理署處理。

蔡耀昌說:“(這個宣布)等同即時解散(支聯會),那個法律的後果就是原有會員大會,透過民主程序通過的解散程序,以及委任有關的清盤人,這個做法已經沒有任何的作用了,因為根據法例,當行政會議做了這個決定之後,即是支聯會解散之後那個清盤,就是會自動交由給破產管理署署長,這個行政部門去代為處理清盤,即是亦都意味著原有一個組織,透過自己內部的程序,以及決定去處理自己的解散及資產,這個的自主權力現在都是被官方就是去取締以及取代了,當然對原有的清盤人亦都是等如現在是已經沒有任何的法律權力,再做任何事情了。”

法官指支聯會涉國安法案件法律地位存疑

支聯會、支聯會前主席李卓人、前副主席何俊仁及鄒幸彤被控《港區國安法》的煽動他人顛覆國家政權罪,案件星期四(10月28日)在西九龍裁判法院再提訊。

署理總裁判官、國安法指定法官羅德泉關注案中的第一被告“支聯會”的法律地位。法官表示,港府日前將支聯會自公司登記冊中剔除,加上支聯會已經自動解散,形容情況相當罕見,有如被告人突然離世,認為控方應該釐清支聯會法律地位以及是否仍然繼續控告支聯會等相關法律問題。

蔡耀昌在法庭上形容,港府的命令導致支聯會”突然死亡”,他希望釐清破產管理署長作為公職人員,能否代表支聯會面對刑事審訊,加上支聯會被迫解散,又繼續被控告,如何保障支聯會的相關法律權益?

法官羅德泉表示,破產管理署長有權處理支聯會的財產安排,但刑事審訊似乎是另一回事,至於蔡耀昌能否代表支聯會仍是未知之數,下令控方將蔡耀昌列為”關注人士”,知會他有關案件的後續安排。

蔡耀昌質疑控方應否繼續控告支聯會

蔡耀昌散庭後接受傳媒訪問表示,港府下令公司註冊處將支聯會從公司登記冊中剔除後,支聯會的法律地位即時被改變,是否能夠繼續成為被告亦有疑問,連控方在庭上都不能夠即時解答。

蔡耀昌說:“這個突發的情況(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就令到支聯會現在的法律地位已經是改變了,是正式解散,所以到底在現在接下來的法庭的聆訊上面,支聯會作為一個的被告,它還可不可以繼續是被告呢﹖以及那個(出庭)代表是怎樣去處理呢﹖這個我想都是在今日的法庭裡面,連控方都未能夠作出一個回答,所以就是需要將有關支聯會作為這個案件的被告的情況,是需要押後是作出處理。”

對於日後是否會代表支聯會出庭就有關國安法的指控應訊,以及會否擔心要負上相關國安法的法律責任,蔡耀昌表示,他過去在支聯會組織的身份,將來有任何後果都不會迴避。

蔡耀昌說:“我自己過去在支聯會的組織的身份,都是相當清晰以及都是一個事實來的,即是將來有些甚麼情況,我想都是必須根據法律,以及經過相關的程序是去處理,我想過去我們做了的事情,那個擔當的位置,這個是一個事實,亦都是我一生人的行事的一部份,這些的情況我想是有甚麼後果,當然都不會迴避的。”

近百名市民在法院外排隊輪候旁聽席,聲援被控國安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前支聯會正副主席李卓人、何俊仁及鄒幸彤。 (美國之音湯惠芸)
近百名市民在法院外排隊輪候旁聽席,聲援被控國安法”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前支聯會正副主席李卓人、何俊仁及鄒幸彤。 (美國之音湯惠芸)

旁聽市民質疑法庭程序有如走過場

近百名市民到法庭旁聽聲援3名被告李卓人、何俊仁及鄒幸彤。李卓人步入犯人欄時高呼“言論無罪、民主無罪”。旁聽人士高呼3人名字,鼓勵他們加油,並高呼香港人加油等口號。

香港市民Simon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審訊內容有部份不容許傳媒報道,他希望親身到法庭旁聽,了解整個審訊內容。

Simon又表示,在法庭有判決前當局已經即時取締支聯會,認為有未審先判之嫌,法庭程序有如“走過場”。

記者問:“即是審訊都未開始之前,就已經下了一個這樣的行政命令去取締支聯會,即是取消它的公司註冊,是否覺得有點所謂未審先判的情況﹖”

Simon說:“這個是的,它們(港府)現在是用這個手法,其實它們審訊,我覺得只不過是一個‘過堂’(走過場)的形式,其實我覺得它已經有結論的了。”

市民到庭旁聽支持鄒幸彤

到法庭旁聽的香港市民蔡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過去一直支持支聯會,最近在社交媒體看到多宗有關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的案件,認為鄒幸彤是一個非常正直的人,希望到法庭旁聽支持她。

蔡先生說:“有些感觸,個人不知為甚麼,覺得跟她(鄒幸彤)有些感覺,覺得需要來法庭,她被人告我覺得不應該,一個今日這麼正直的人,是不應該,即是很遺憾就是,李卓人也好、何俊仁也好,雖然香港人(認)識他們這麼久,但是我都沒有覺得需要來,就不知道為甚麼,鄒幸彤我反而覺得,我覺得需要過來,特別或者今時今日facebook你好容易找到多一些資料,或者你都會看到,就覺得有些感應,所以要過來(旁聽聲援)。”

法官應控方要求,將案件押後10星期,至明年1月10日再提訊,以待控方釐清法律問題,以及調查涉案約60箱文件、50支記憶棒及9部電子器材等材料,並且在下次提訊前向辯方提供調查進度。3名被告李卓人、何俊仁及鄒幸彤需要還柙候訊。

湯家驊指剔除支聯會公司註冊無關國安案

針對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日前命令公司註冊處處長將支聯會從公司登記冊中剔除,行政會員成員湯家驊星期四(10月28日)出席活動後會見傳媒表示,有組織地推動“打倒一黨專政”,明顯是顛覆中國國家政權的行為,以這個口號作為綱領,明顯令人懷疑有關組織的存在是否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湯家驊表示,港府有關決定並非針對一般市民或任何口號,他認為一般市民不需要太擔心,港府引用這個法例只是針對社團和公司,而不是針對個人。他又表示,市民明年去悼念六四,他不覺得與特首及行政會議的決定有任何抵觸。

湯家驊表示,港府所引用的條例與《港區國安法》無關,亦與支聯會所牽涉的國安法刑事案件無關。他又表示,保安局考慮的是社團和公司的存在或運作,會否造成中國國家安全的憂慮。他強調相關條例是防範性條例,非懲罰性條例,不是因為某組織過往做了甚麼,政府要剔除、要懲罰,而是相關組織的存在和運作可能會危及中國國家安全,特首和行政會議可以把它剔除。

被問到港府取締支聯會的決定會否對法庭造成壓力﹖湯家驊強調,法庭是依證據行事,政府官員的言論不會是證據,因此他相信法庭不會感到壓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