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指辭任區議員非因恐懼 批港府維持模糊狀態失信於民


香港民主黨主席羅健熙7月13日接受該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批評港府對宣誓DQ民主派區議員並追討薪津的傳媒”放風“,故意維持模糊狀態,更失信於民 (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指辭任區議員非因恐懼 批港府維持模糊狀態失信於民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3 0:00

香港政府上星期懷疑透過多家傳媒“放風”,7月內將會安排區議員宣誓,如果被界定不符合宣誓效忠要求,將會被DQ(取消資格),甚至被追討去年1月上任起至今所有薪酬及津貼,估計每人涉及超過100萬港元(約13萬美元),隨即引發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潮,過去一星期約有220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星期日宣佈辭任南區區議會主席,他星期二接受該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表示,辭任區議員不是因為恐懼破產等因素,他又批評港府故意維持模糊狀態更失信於民。羅健熙強調,民主黨會繼續維持政黨的角色,不會因為辭職潮解散。

2019年11月底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是反送中運動經歷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兩場激烈的校園攻防戰之後的第一場全港性的大型選舉,創下超過71%的歷史性新高投票率,民主派亦取得史無前例的壓倒性勝利,贏取452個區議員議席當中的389席,奪取全港18區區議會當中17區的主導權。

港媒“放風”一周約220民主派區議員辭職

反送中運動之後,港府決定將區議員納入宣誓效忠的公職人員行列,香港立法會5月中三讀通過有關區議員宣誓的修例草案,相關條文5月21日刊憲,當日生效。

事隔一個多月,港府還沒有正式公佈區議員宣誓的具體安排,上星期二(7月6日)開始,卻懷疑透過多家傳媒開始“放風”(放出風聲),7月內將會安排區議員宣誓,如果被列入4項“負面清單”, 包括參與及支援去年民主派35+立法會初選,例如借出議員辦事處作初選投票站的區議員;簽署抗爭派“墨落無悔”聲明;聯署要求中止香港獨立關稅區;以及在區議員辦事處展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標語,將會被界定為不符合宣誓效忠要求,除了會被DQ(取消資格),甚至會被追討去年1月上任起至今所有薪酬及津貼,估計每人涉及超過100萬港元(約13萬美元)。

多家傳媒“放風”之後,過去接近一星期引發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潮,估計約有220名民主派區議員辭職,除了一批2019年開始參政的年輕“素人”之外,多名資深區議員亦相繼辭職。其中37歲擔任南區區議員超過9年的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星期日(7月11日)宣佈辭任南區區議會主席及區議員職務,最引人關注。

香港民主黨主席羅健熙強調,該黨會繼續維持政黨的角色,不會因為區議員辭職潮解散。(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主黨主席羅健熙強調,該黨會繼續維持政黨的角色,不會因為區議員辭職潮解散。(美國之音湯惠芸)

羅健熙指不知“風聲”真確性

羅健熙星期二(7月13日)接受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表示,兩三個月前第一次有關於區議員宣誓的“風聲”傳出時,他已經估計自己會被“DQ”,當時已經計劃如果被DQ之後,在社區裡面有那些工作要做,直至最近類似的風聲又再傳出,他的考慮是盡量押後公佈自己的決定,以免令黨員覺得他是“帶頭”去做某些決定,對黨員造成影響,他坦言不知道有關“風聲”的真確性。

羅健熙說:“去到最近一些風聲出現,然後有些黨友他們各自有一些取捨去做了。之後這樣我就會、我自己的考慮就是我盡量押後一些、即是不要好像我帶頭去做某些決定,就會影響到黨友。啊,主席他說留(任)即是很安全了,大家就覺得就一齊留啦,又或者主席說走(辭職)、即是很危險,大家不如一齊走吧。我不想有一個這樣的效果出來,因為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確實那些風聲帶出來之後,那個風險究竟是有幾(多)真確、有幾巨大,所以我的決定是比較遲一些的。”

批港府故意模糊失信於民

羅健熙上星期五辭任區議員前去信特首林鄭月娥,要求她盡快說明近日多間傳媒有關港府透過宣誓程序,大規模DQ超過200名區議員,並且將會追討他們上任至今的薪津,相關消息是否屬於政府政策,並公開宣示說明理由。

羅健熙回應劉慧卿提問表示,暫時未收到林鄭月娥的回信,他又表示,如果港府認為區議員宣誓是一件很重要而且莊嚴的事情,就應該以莊嚴的態度看待,盡快公佈宣誓詳情以及向公眾解釋如何執行,他批評港府故意維持模糊的狀態,更失信於民,劉慧卿亦諷刺港府是假新聞最大來源。

羅健熙說:“你(港府)這幾日還不斷說要打擊‘假新聞’,又這樣又那樣,但你..”

劉慧卿說:“它(港府)是假新聞最大來源。”

羅健熙說:“即是我覺得它(港府)那種、你被人見到政府其實在我寫完(那)封信之後,記者朋友也有、我想三番四次追問,不論是(民政事務局局長)徐英偉、不論是(政務司司長)李家超,還是林鄭月娥本身都出來答過不同的事情,都是繼續維持住那種模糊的狀態,不願意去講清楚。究竟實際上政府是想怎樣做的,你就知道其實這種模糊就是政府故意為之。我覺得這種這樣的情況,即是更加令到人覺得這個政府是很失信,即是當然我懷疑香港人對於這個政府都沒幾多信任的了,但是再一次再做的話,就再一次告訴人們知(道),它真是故意模糊一點,故意(恐)嚇你們這班人。”

羅健熙表示,辭任區議員不是因為恐懼破產等因素,他認為如果因為宣誓後DQ被當局追討上任至今的薪津,可以透過法庭跟政府打官司。不過羅健熙坦言,打官司可能要花兩三年時間,而且涉及相當龐大的律師費,他又認為如果將這些錢用在社區工作會更有用,亦希望民主派的聲音可以在地區繼續維持。

冀北京不會認為民主黨不參選是搞對抗

對於今年12月的立法會選舉民主黨會否參選,羅健熙表示,仍然維持在9月舉行的會員大會作集體決定。劉慧卿問及,會否擔心如果民主黨決定不參選,北京會認為是”敬酒唔飲飲罰酒”(不識抬舉),對民主黨的打壓更嚴厲﹖

羅健熙回應表示,希望北京“唔係咁小器”,認為民主黨不參選就是“搞對抗”,他又強調民主黨一直願意與政府溝通。

羅健熙說:“究竟它(北京)如何去看待民主黨參選這件事情,當然我相信即是、或者我希望(北京)中央政府就應該‘唔係咁小器’的,即是參不參選我覺得有很多原因的,即是不是說不參選就一定等如你要同我對抗,即是現在這樣的環境底下,我覺得大家‘睇定啲個局’(看清一點局面),因為這個其實都是某些黨友他們的想法,就是‘睇定啲個局’(看清一點局面),都不知將來那個選舉是怎樣,就等它先做一屆看看,都是一種原因。它們為甚麼會覺得今屆不應該參選,所以很多很多不同的原因,當然如果北京是認定了你不參選就等如你是‘搞對抗’樣,一來我相信這個不是,因為民主黨從來都是一個很願意同政府去溝通的一個政黨來的。”

民主黨不因區議員辭職潮解散

羅健熙強調,民主黨將會堅持該黨對一國兩制未來願景的想法,他坦言民主黨選舉與否,可能會影響部份黨員的決定。

羅健熙說:“從來我們沒有任何一屆的中委是說我們會不覺得溝通是重要的,每一屆中委都覺得溝通是重要的,誰人在任(黨主席)的時間我們都是這樣說的。但是問題就是我們都會希望香港人的一些聲音,我們對於一國兩制我們那套想法,怎樣才是一個運作得到的一國兩制、行得到的一國兩制,我們都有我們的想法的。但是如果你們說我們那套同現在中央政府,或者香港特區政府那套不同,所以你就是‘顛覆’了、你就是‘不忠誠’了。這樣我沒辦法的,但是我都是會堅持我們相信那一套的想法,就是我們覺得一個開放自由、一個多元的香港,才是對香港最好的一個未來,但是究竟我們選舉與否,會影響它(北京)怎樣決定,我覺得這個當然可能會影響到一些黨友的。”

民主黨在2019年區議會選舉取得91席,是區議會議席最多的政黨,目前估計暫時仍有約30席,羅健熙強調,民主黨會繼續維持政黨的角色,不會因為辭職潮解散。

羅健熙說:“民主黨我們、我相信我們的黨友他們仍然是告訴我們,他們是很堅持我們是應該是要作為一個政黨去存在的,也是應該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盡量、盡我們所能是繼續存在在香港,去代表香港市民去講我們的想法。這個我是聽得很清楚我的黨友是基本上都是一致的,是不會想解散。”

澳門DQ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參選影響不大

羅健熙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民主黨沒有因為區議員辭職與否的決定造成分裂,反而更團結。至於最近多名澳門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當局DQ參選資格,羅健熙表示,澳門模式對民主黨決定是否參選立法會有一定影響,但是他認為民主黨的參選與政府是否批准他們的參選人‘入閘’無關。

羅健熙說:“至於澳門那個模式,對我們去做一個決定有幾大影響呢,我覺得那個影響會有一點的。但是正如我剛剛都一直講,就是我覺得我們去不去參選,同它(當局)讓不讓我們參選是兩回事來的,我覺得即是如果有一天我們覺得,我真的應該要去參選。我覺得那個立法會是有所為的,可以做到一些工作的,這樣我就去選了,我就不會理它是不是批准我‘入閘’的,你不批准我‘入閘’是它(當局)的事,它資格審查是它的問題,我去不去選就是我自己要答的問題,所以其實我一直都鼓勵黨友,就是我們是用民主黨我們的一個‘企(站)位’,我們去思考香港的問題的時間,究竟怎樣是對香港的未來。我們認為是最好的一個選擇,這個去做一個決定之後,究竟之後人家(當局)是不是容許你‘入閘’,是不是接受你參選,這個就不是我們要去想的問題,就是政府要去想的問題。”

民協成員、最近辭職的前黃大仙區議會主席許錦成表示,港府”放風“導致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潮,他認為做法不夠光明磊落,影響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及支持。(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協成員、最近辭職的前黃大仙區議會主席許錦成表示,港府”放風“導致民主派區議員辭職潮,他認為做法不夠光明磊落,影響市民對政府的信任及支持。(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區議會主席批港府做法不夠光明磊落

最近辭職的黃大仙區議會主席許錦成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港府短期內不安排辭職的民主派區議員出缺席位補選,是雙重標準。他又批評港府‘放風’導致民主派議員辭職潮,令外界覺得不是政府出手大規模DQ,他認為造法不夠光明磊落,影響市民的信任及支持。

許錦成說:“用一些消息報道,去令到議員有他自己的考慮,而作出辭職,我自己都是因為這樣的因素去作出辭職,這個我覺得作為政府這個做法是不夠光明磊落、不夠透明度。我亦都覺得這個因素亦都會影響市民對於這個政府的信任及支持。”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早上出席行政會議前會見傳媒表示,公職人員宣誓修例5月通過後,需研究如何執行,她表示,區議員自行辭職不能控制,她又強調宣誓修例不是形同虛設,而影響區議會運作不是考慮的因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