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論壇談年青人參政困難與政治形勢


香港公民實踐培育基金舉辦論壇談青年人參政困難與政治形勢轉變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2:44 0:00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牽頭成立的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最近舉辦論壇,邀請不同世代的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及羅冠聰出席,分析近年香港年青人參政困難,以及政治形勢的轉變。羅冠聰表示,香港目前的政治論述出現真空狀態,北京炒作港獨議題,連港人沉默的權利都剝奪,換來獻媚的文化。吳靄儀則強調莫忘建立民主議會的初衷,她又認為民主派攻破建制派壟斷功能組別議席,可以為民主運動打下強心針。

香港公民實踐培育基金最近舉辦題為「十八相送、風雨同路」論壇,邀請兩位不同世代的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及羅冠聰出席,分析近年香港年青人參政困難,以及政治形勢的轉變。

陳方安生分析行政立法關係倒退

基金創辦人及董事之一的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在論壇致歡迎詞表示,她過往擔任過公務員之首的前政務司長長一職,又在2007年參與立法會補選,並當選港島區立法會直選議員,戴過官員及議員「兩頂帽」,深深感受到主權移交之後,行政與立法關係之間的變化。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政務司司長陳方安生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方安生表示,以前香港政府會盡力游說議員去支持政府,以理服人、事事跟足規矩,但是現在的政府變成以票數壓倒一切,硬推不受歡迎或者未經仔細審議的政策,透明度越來越低,但是惡果就要港人承擔。

陳方安生說:“政府的新政策或者重要發言,連英文稿都欠奉,新聞稿有時深夜才公佈,記者會亦拒絕召開,實在是一個大倒退。”

批評部份立法會議員變舉手機器

陳方安生表示,現今香港立法會議員分成建制及民主派,兩邊好像勢成水火、互相指罵,聽聞連互相交往、同檯食飯都欠奉,她認為選民的寄望是投票選出來的議員,可以不分黨派去履行職責,事事以全港市民的利益為依歸,盡心盡力去審議各項議案及撥款,但是結果卻完全相反。

陳方安生說:“有些議員變成舉手機器,不問原因去支持或者反對,實在有負選民的期望。立法會主席更加是背離負責主持公道的天職,以議事規則來打擊不同意見的同事,最近甚至有些議員研究引入「罰停賽」或者「罰錢」的新規矩,剝奪議員的發言權。”

陳方安生強調,誠信、尊嚴、表裡如一、包容、多元、勇於堅守信念、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這些都是香港人多年來十分珍惜的價值,她肯定5年、10年之後,都不會有香港人希望對這些核心價值的回應是「不知道發生甚麼事」。

香港價值被蠶食應堅持遊行發聲

陳方安生又表示,香港人比較務實,但並不愚蠢,任何容觀中立的人眼中,一國兩制及《基本法》本應保障的香港價值已經逐漸被蠶食、改頭換面。

陳方安生說:“特區高層越來越向北京唯唯諾諾,附和北京的陳腔濫調,人人變得麻木及虛偽,無可避免地有人會作出以下的結論,中聯辦及北京早有一套盤算及議程,置港人期望不顧,公然主宰香港的管治。”

陳方安生表示,面對目前的困境,香港人又一次出現無力感、迷失方向,她認為問題在於港人無論上街遊行,或者請願發聲,當局都置之不理,令很多人心灰意冷。陳方安生強調,只要不放棄,繼續遊行發聲,香港一定不會沉淪。

羅冠聰對青年政治前景感困惑

2016年9月,當時23歲的羅冠聰當選為香港有史以來最年青的立法會議員,就職只有10個月後,去年7月因為宣誓風波,被法庭取消議員資格,一個月後又因為重奪公民廣場案,被上訴庭改判即時入獄,服刑超過兩個月後申請保釋等候上訴,今年初終審上訴得直,無需重返監獄。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羅冠聰在論壇以「青年政治前景」為題發表講話,他坦言經歷過去一年漫長及充滿波折的生活之後,他的心境由充滿幹勁,變得充滿疑惑,目前需要思考未來的方向,因此他的講題最後應該加上一個問號,他不能夠為香港青年的政治前景提供答案,只是分享當中的疑惑及問號。

羅冠聰提及反新界東北發展案,被上訴庭改判入獄的13位年輕抗爭者,最近終審上訴得直,無需重返監獄。經歷過漫長而折磨的法律訴訟之後,在終審判決前,有抗爭者接受傳媒專訪表示,已經投身保險界,也有人任職爬蟲店的店員去學習做生意。

羅冠聰表示,舉這些例子不是要批判或者評價任何人,只是強調有些年輕抗爭者,經歷過去4年的抗爭之後,他們需要做一些選擇,也反映現今香港年青人參與政治的困難。

羅冠聰說:“有些人的選擇可能是從一個很積極活躍的社會運動份子,變到更加關注家庭、更加關注自己的生活,但同時有一些人依然是在政治的場合上工作。”

香港眾志面對更難跨越的高牆

羅冠聰坦言,兩年前明知香港的立法會選舉只是「鳥籠政治」,他仍然去參選,只是因為「蠢同懶」,當時覺得沒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將2014年底雨傘運動後,累積到的資源變成實質的支持,包括金錢等等。

羅冠聰又表示,經歷過被DQ、即是取消議員資格,以及在監獄服刑之後,他認為現今香港年青人參政的政治氣候,與過往的前輩很不一樣。過去參政的人很多都是專業人士、或者事業有成,在地區有扎實的工作。

羅冠聰以他及一班雨傘運動學生領袖包括黃之鋒、周庭等,兩年前成立的年青政黨香港眾志為例,強調現今香港年青人參政,面對的牆壁比以往更加高、更難去跨越。

羅冠聰說:“以香港眾志為例,我們沒辦法注冊成為一個社團、無辦法注冊成為一個公司,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想像得到一個沒有法人地位的團體,是有多困難去運作,我們的成員無辦法參與選舉,所以我認為一個最容易做到將支持換做資源的方式,亦是中斷了。”

北京操作港獨換來獻媚文化

雨傘運動後冒起的港獨及本土思潮,不斷受到北京及港府封殺。羅冠聰表示,在這樣的政治氣候之下,很多人都急於尋找出路,反映目前香港出現政治論述真空的狀態,因為過往的「民主回歸」、公民抗命、佔領中環,到本土區隔,民主運動如何爭取到民主,到現在已經沒有一套令普遍香港人都認受的方法。

羅冠聰又以最近港府在主權移交後,首次引用社團條例企圖取締主張港獨的香港民族黨,以及該黨召集人陳浩天受邀到外國記者會發表演講為例,他認為是北京炒作港獨議題,用民族主義撲殺普世價值,甚至連港人沉默的權利都剝奪,連不反對港獨都變成政治不正確,換來獻媚的文化。

羅冠聰表示,北京甚至不惜犧牲兩代人,即是主權移交前的精英及本土的知識份子,以及主權移交後的80及90後,開始有反共意識的年輕人。

羅冠聰說:“即是一個很資深的中國的記者跟我說,他這個講法的原因就是因為他覺得,從它(北京)開始做一些洗腦工程,或者做一些籠絡的、吸納式的政治之前,它已經是錯過了這兩班人,現在由幼稚園、初小開始其實已經是用另一種同我的時代不同的教育意識型態進行(洗腦)。”

吳靄儀堅守建立民主議會初衷

1995年至2012年擔任立法會法律界功能組別議員的執業大律師吳靄儀,在論壇上回顧她過去從政18年的心路歷程,她一再強調必須要堅守初衷,潮流喜歡講無力感,但其實香港有很多工作,其實只求走對方向,不問即時回報的有心人去做,她認為香港人已經沒時間去講無力感。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前立法會議員吳靄儀 (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吳靄儀強調,她從政的初衷是要建立一個民主的議會,促進政府的法治及守法精神,對抗專制的權力,特別是中共中央越來越明顯,決心要走的極權之路。

吳靄儀說:“我們身處的是兩套文化思想、兩套價值的競爭,我們的一套文化思想價值,是植根於每個人的個人權利,以及自由必須得到尊重,政府不可以用強權去剝奪任何人的自由及尊嚴,極權主義的一套就是所有的人民都要對集中於中央的權力服從,個人的自由及尊嚴毫無價值,香港的存亡在於我們這一套人文價值,是否能夠得到守護及承傳。”

籲民主派打破功能組別議席壟斷

吳靄儀表示,表態的文化不是中國文化而是皇權的文化,香港普通法體系要保障的是個人自由及權利,包括良心自由、思想及言論自由,否則普通法只是變成一堆規矩,等於只有議事規則,沒有議會文化。

吳靄儀又認為,民主派攻破建制派壟斷功能組別議席,可以為民主運動打下強心針。

吳靄儀說:“我們做到的事是會有鼓勵作用,就是攻破功能組別,現在我們已經漸漸可以做到了,它(北京)不肯取消功能議席而已,我們就逐個議席拿下。舊時、我那個時代的人覺得民主就不會選功能組別議席的,選功能組別那些(人)就不是民主的,即是這樣的想法,現在這個想法已經打破了,你見到很多功能界別已經有年輕的一代去爭這些議席了,如果我們爭到這些議席的時候,民主(運動)就會是一枝很強的強心劑。”

吳靄儀又批評,現任立法會主席梁君彥是首位非直選出身,兼無力主持會議的主席,令本應用作減少爭拗而不是阻止爭拗的《議事規則》,遭受全面挑戰,她認為必須認真考慮換人擔任立法會主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