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立法會完成首二讀修改選舉條例草案 民主黨指禁投白票適得其反


香港立法會4月14日完成選舉制度修訂草案首讀及二讀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立法會完成首二讀修改選舉條例草案 民主黨指禁投白票適得其反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35 0:00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3月底決定,大幅修改香港《基本法》有關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制度,港府星期二刊憲展開本地立法程序,星期三向立法會提交選舉制度修訂草案,並且完成首讀及二讀,建制派議員預料5月底在立法會大會三讀通過。修訂草案加入新罪行,禁止在選舉期間藉公開活動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廢票,最高刑罰可判監禁3年。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示,港府禁投白票令人難以理解,他認為只會令港人反感,結果可能是適得其反。另有學者分析,新選制的審查機制幾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參選,預料12月的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可能創歷史新低。

因應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3月底大幅修改香港《基本法》附件一、二,有關特首及立法會選舉制度,香港行政會議星期二(4月13日)通過《2021年完善選舉制度(綜合修訂)條例草案》,落實香港未來一年將會舉行三場選舉的修訂內容和細節,並且刊憲展開本地立法程序。

立法會完成選舉制度修訂草案首二讀

香港未來三場選舉的投票日期已定,選委會選舉將於今年9月19日舉行;立法會選舉在12月19日舉行;特首選舉將於明年3月27日舉行。

香港政府星期三(4月14日)向立法會提交選舉制度修訂草案進行首讀及二讀,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在立法會大會宣讀法案,他表示今次北京出手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是由於2019年的反修例運動,示威者曾經佔領立法會,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在內務委員會拉布,導致7個月仍未選出內委會主席,令香港幾乎進入不能管治的地步。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4月14日在立法會大會動議二讀選舉制度修訂草案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曾國衛4月14日在立法會大會動議二讀選舉制度修訂草案 (美國之音湯惠芸)

曾國衛表示,這些現像凸顯香港的選舉制度存在漏洞,可能令反對派有機可乘,他認為今次北京修改選舉制度,可以令香港重回正軌,落實愛國者治港。

曾國衛說:“今年3月11日第13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4次會議高票通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完善香港特別行政區選舉制度的決定,政治體制是中央事權,而選舉制度是其重要的組成部份,決定乃根據憲法、基本法及香港國安法的有關規定所作出,可謂合憲合法、有理有據、出師有名、擲地有聲。”

預料5月底在立法會大會三讀通過

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去年11月集體總辭後,目前立法會只有建制派議員,條例草案耗時不足半小時就完成首讀及二讀,將交由法案委員會審議。

法案委員會將於星期六(4月17日)召開首次會議,委員會主席廖長江表示,修例草案內容超過500頁,他認為審議時間緊迫,接下來幾乎日日要開會,他期望盡快完成工作,預料5月底在立法會大會三讀通過。

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下午率領多名官員召開記者會,交代草案內容及修改選舉制度的香港本地立法工作。

其中最受關注的修訂是《選舉(舞弊及非法行為)條例》加入新罪行,禁止在選舉期間藉公開活動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廢票,最高刑罰可判監禁3年。

民主黨指港府禁投白票適得其反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星期三早上接受香港電台節目訪問表示,相關做法完全難以理解,因為一直以來都有不同的市民呼籲或嘗試說服別人如何投票,不論是支持指定候選人,還是不支持任何候選人,多年來都沒有任何問題出現,難以明白為何現時突然要將這些行為列為違法行為。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示,港府修例禁止選舉期間煽動投白票只會適得其反 (美國之音湯惠芸)
民主黨主席羅健熙表示,港府修例禁止選舉期間煽動投白票只會適得其反 (美國之音湯惠芸)

羅健熙說:“行了這麼多年的情況,有些人去選擇投白票或者甚麼候選人都好,其實一直都相安無事的,完全沒有任何問題,白票亦都不會影響選舉的結果,其實你突然間又說要規管,還說要最高是3年監禁的,然後那個被人告的人還要差不多是自己要證明自己是無辜的,這種做法其實我相信是令到香港人是很反感。”

羅健熙表示,禁投白票只會令香港人反感,他質疑港府是不是事前認為修改選舉制度可能會不受歡迎,他認為禁投白票結果可能是適得其反。

羅健熙說:“它(港府)本來就說不想有這麼多人投白票,其實我不知究竟它是不是真的預備了,就是覺得它認為自己的方案是不受歡迎,然之後有很多市民就會想投白票,所以它就想制止大家去投白票還是怎樣,但是我覺得那個結果出來,它這種做法,它愈講得多、它愈做得多、它立法的話,其實就正正會令到香港人更加‘自動波’(自動自覺)就會去做,其實是適得其反,是完全無法理解為甚麼它要去做。”

預料12月立法會選舉投票率低於區選

羅健熙表示,民主黨未決定是否參與今年12月的立法會選舉,他預料今次立法會選舉的投票率,一定低過2019年的區議會選舉。

當時在反送中運動期間舉行的區議會選舉,投票率創下香港歷史性新高的71.23%,民主派在高投票率下,首次在多個選區大獲全勝,取得全香港86%的388席直選議席。

羅健熙說:“你去觀察一下香港的市民,特別是民主派的選民的話,其實大家覺得再投票的意欲其實真的低了很多,即是你(民主派)無論有人參選、無人參選都好,所以這個情況,即是你禁止人呼籲(投白票)或者甚麼都好,其實是完全無助於去改變這件事情,你作為一個政府,我覺得它最應該做的事情應該是同選民去、或者同市民去講,為甚麼你應該去投票,或者你做一個選舉制度是令到大家會想出來投票,而不是去做完一些事情,你覺得會不受歡迎,我就訂立多一些法例去禁了它,這種做法是本末倒置。”

羅健熙表示,今次選舉制度的改變令直選議席和比例都大幅減少,香港市民的意願將更無法在立法機關得到合比例的反映,他預料未來只會令政府施政更不得民心、更易積累民怨,對香港社會未來發展沒有幫助。

陳家洛指新選制幾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參選

前選委會高等教育界選委、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新選制之下設“候選資格審查委員會”等篩選機制,他認為民主派參選的意欲等如“零”,就算要參選都必須放棄以往追求的理念才有機會入閘(獲得提名),整個選制的設計幾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參選,甚至是清算。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表示,新選制的設計幾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參選, 甚至是清算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表示,新選制的設計幾乎排除所有民主派參選, 甚至是清算 (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家洛說:“民主派參選意欲已經等如是‘零’了。它應該是整個設計、安排是想告訴我們一向參與香港選舉的各個民主派政黨,或者組織知道,是沒可能入到閘(獲得提名),除非你要將所有以前講的東西,寫過的黨綱或者政綱上面講過,有任何它(當局)認為是不滿意的,你都要將它完全是拋開,那個審查、那個打壓,是等同於叫一班人、一些組織完全否定自己的過去,以及曾經追求過、爭取過,甚至抗爭過的一系列關於香港人的事,所以我覺得這整個安排是一個大的清算的一些步驟。”

陳家洛表示,候選人資格審查主要是針對中國國家安全,他質疑參選人如果被認為不符合參選資格,是否會被視為觸犯港區國安法,會否未審先囚,他認為這種扭曲的選舉會令民主派參選人卻步。

陳家洛說:“如果他就定為(參選)資格不符合的話,他就要開始問這個問題,因為整件事是不會透明、不會公開告訴你為甚麼不符合的,這樣會不會同國家安全有關呢﹖國家安全的部門會不會因而見到,啊,我們的雷達上面見到一些不符合資格的個別人士,我們就去追尋下去了,先抓了再慢慢去審他呢﹖先囚後審那個問題,現在我們真的見到啊,大搜捕之後真的這樣做,這些個別的風險是比以往來講,是完全沒比例的高,所以你還可以怎樣想像到傳統的民主派、個別的政團也好,或者組織也好、或者個別人士都好,還有任何的意思去參加這樣的、扭曲到面目全非的所謂選舉呢﹖”

禁投白票不如搞等額選舉

陳家洛形容港府禁止煽惑他人投白票是“自找麻煩”,反映港府都知道這次修改選舉制度不得人心,他認為北京應該搞等額選舉,個個候選人自動當選。

陳家洛說:“政府很‘頭痕’(煩惱),慘了如果那些人投白票、廢票、不投票又怎樣呢﹖這個其實我覺得這是‘捉蟲’(自找麻煩)了、‘自己搵自己笨’(自找麻煩),你既然搞得一個這麼爛的攤子出來,你又要去堵截人家不同的方法自由表達意見,這個是自找麻煩的。你這樣做的結論只有一個而已,永遠都是等額選舉了,麻煩你,不用選了,每一個(候選人)自動當選。剛剛好,90個立法會議員就90個候選人、講完,就不用我們煩了,投都不用投了。”

陳家洛估計,今年12月舉行的立法會選舉投票率可能會創歷史新低,他又認為港府無論是禁止投白票,或者修改選舉條例,強制選民出來投票,都不能夠扭轉新選舉制度得不到普遍港人認同的狀況。

陳家洛說:“當那個所謂選舉的規矩是這麼不確定,充滿著很多操控、調較,即是由權力核心去操控、權力核心去調較,即是當你在針對我們不同人士參與,就說你不要想著操控選舉,影響選舉公正,其實最大的始作俑者就是政府、政權去操控那個選舉的過程,以及選舉的結果,確保它們來講它們的利益、或者它們種種關心的面子也好,甚麼都好,是最大的安全系數,所以你就將香港人排拒於外了。”

香港政制及內地事務局長曾國衞星期二在記者會上表示,留意到社會上有人企圖組織煽惑他人不投票或投白票,形容是破壞選舉和令選舉公信力下降的行為,因此要規管,並非政府對投票率無信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