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保安局長批囚犯以朱古力等物資危害國安 囚權組織石牆花宣佈解散


由前立法會議邵家臻創辦的香港囚權組織石牆花9月14日宣佈解散。(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保安局長批囚犯以朱古力等物資危害國安 囚權組織石牆花宣佈解散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4 0:00

香港保安局局長鄧炳強批評在囚人士與外界企圖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一星期後,囚權組織”石牆花”星期二宣佈解散,創辦人邵家臻沒有回應是否受政治壓力所致。有學生組織表示,仍會繼續關注在囚人士權利,質疑為何當局認為零食、髮夾這些小小的物資會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2019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大規模街頭示威,加上2020年6月30日實施《港區國安法》後,警方多次進行大搜捕,大批示威者及民主派人士被捕入獄及還柙。

懲教署長指袁嘉蔚在獄中招攬追隨者

據香港網媒《立場新聞》報道,涉及國安法的案件,有76 %的被告不獲保釋,部份被告例如人民力量副主席譚得志,甚至已被還押超過1年,民主派初選47人案,30多名被告已被還柙超過半年。

管理監獄的香港懲教署署長胡英明星期日(9月12日)在《南華早報》刊登的專訪中,提及47人案其中一名被還柙的被告、前南區區議員袁嘉蔚。

胡英明表示,當袁嘉蔚8月就去年六四未經批准集結案刑滿後,被帶返看守所收柙時,大約有5名囚犯跟她擁抱,並在牢房裡舉起自製的紙牌歡迎她回來,胡英明形容,袁嘉蔚有如受到”英雄式的歡迎”,他認為這此舉動超出了單純友誼的表現,更加證明其他囚犯已受到袁嘉蔚的影響,並潛意識地追隨著她。

曾出動”黑豹部隊”平息監獄集體行動

胡英明表示,這是前所未見的,團伙就是這樣開始的,就像恐怖組織招攬追隨者。他們會幫助在囚人士在獄中”耍花招”,”然後出獄後就跟隨你”。胡英明表示,這些情況有如”三合會”,一開始不會做思想傳播,但招攬和照顧在囚人士之後,他們就會開始教育追隨者,宣揚自己的思想。

胡英明強調,需要停止有關行為,否則會危害到中國國家安全,他又表示,不單要在萌芽時竭止,更要防止有關人士播下種籽。

懲教署表示,近日在袁嘉蔚被還柙的羅湖懲教所,其中一個工作地點進行突擊搜查時,發現目標人物與其他5人藏有違禁品,隨即對她採紀律行動,引發當日下午18名在囚人士集體要求管方取消對6人的紀律檢控,最終懲教署要出動”黑豹部隊”處理,懲教署長胡英明更親自到場指揮。

鄧炳強指有人企圖在監房延續抗爭

保安局局長鄧炳強上星期三(9月8日)會見傳媒時指控,有在囚人士與外界企圖在監獄建立勢力從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他提出5大指控,包括利用議員、神職人員等身分的人士,探訪一些與危害國安有關及曾經與參加社運的在囚者,通風報信,企圖在監房裡面延續抗爭,甚至散播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種子。

鄧炳強說:“這些人他們會利用很多不同的身份,包括一些神職人員、包括一些議員,或者包括一些其他人的身份,就去探訪,就是探訪這些是同危害國家安全有關、同”黑暴”有關的人,從而將這些訊息是周圍傳遞,是做出一個通風報訊的行為。”

批囚犯以朱古力等物資危害國安

鄧炳強表示,有組織壟斷監獄物品供應,以斂財並在監房製造特權,他批評有在囚人士以朱古力及髮夾等物資,招攬追隨者,利用這些特權,令他們憎恨香港或北京中央政府,從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

鄧炳強說:“另外亦都係製造”特權”,在監房入面製造”特權”,好多人可能覺得奇怪,嘩,”佢(她)多個頂夾(髮夾)啫”、”多一粒朱古力(巧克力)啫”,有甚麼大問題呀﹖這些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毫不起眼的東西,在監獄裡面就是代表一個”特權”,很多人就是透過可以運一些這樣的東西進去(監獄),收取這些東西從而是這些物品變為一個”特權”,在(監獄)裡面就會招攬一些它的追隨者,從而利用它這些”特權”,成立這些影響力,令到在監獄裡面的人受到影響,從而呢是更加憎恨政府,憎恨香港政府以及可能憎恨(北京)中央政府,從而危害國家安全。”

囚權組織石牆花宣佈解散

事件發酵約一星期後,由前立法會議員邵家臻創立的囚權組織”石牆花”星期二(9月14日)宣佈解散。”石牆花”在社交網站發聲明表示,苦苦經營了9個月,今天要宣布正式結束了。就算最終被壓碎,但之前換來的時間也是值得的。

邵家臻接受傳媒訪問表示,解散是星期日(9月12日)晚上全部員工商議後的決定,當日”發生了一些事”,但不便透露,他強調”最緊要人無事”。

邵家臻寄語香港人,”最緊要人冇事”(最重要人沒事)。(美國之音湯惠芸)
邵家臻寄語香港人,”最緊要人冇事”(最重要人沒事)。(美國之音湯惠芸)

邵家臻說:“花開花落有時盡、相逢相聚本無意。香港人”保住條命最緊要”(保存生命最重要),”最緊要人無事”(最重要人沒事)。”

邵家臻強調,石牆花成立9月個月以來,每一步都步步為營地,為在囚人士及家屬進行人道支援,他沒有回應解散的決定是否受到政治壓力。

邵家臻說:“我們原本就是想做一個最卑微的工作,就是送一杯涼水,給在囚家屬以及在囚人士,可惜這一杯水可能到現在來講都已經”太熱”。”

記者問:是不是因為政治壓力,還是本身有些問題(而解散石牆花)﹖

邵家臻說:我們不多講的了,對不起,這些”大家心照”、”大家心裡有數”。

張超雄批鄧炳強朱古力危害國安論是笑話

經常到監獄探訪的工黨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鄧炳強指在囚人士利用朱古力及髮夾等物資,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言論,他認為”簡直是笑話”。

張超雄說:“鄧炳強那些言論就”簡直是笑話”來的,即是如果幾粒朱古力(巧克力),或者髮夾就可以危害到國家安全的,就可以拉到這麼遠的,這樣都沒甚麼東西危害不到國家安全。即是在監獄裡面,其實真的很多人沒甚麼機會有人探(訪)的,這樣它(在囚人士)可能真的、因為監獄裡面那些規矩很嚴格,你有時會儲多了一點點物資在手上,而這些物資不是說是一些違禁品來的,這些不是毒品啊,這些是”M&M”朱古力(巧克力)而已,它(在囚人士)可能要”慳啲嚟食”(省著吃),因為很久不會有人去探(訪)它,這樣它就首先儲了一些可能被認為過量儲的,所謂過量的,即是可能幾包朱古力(巧克力),可能已經過量的了。”

憂當局部署收緊政治犯探監等措施

張超雄表示,如果有在囚人士憎恨香港政府或者北京中央政府,他認為往往是由於政治打壓的措施引起,張超雄擔心,當局高調指控在囚人士涉嫌危害中國國家安全,可能是部署收緊對一些政治犯的探監,以及外界對在囚人士的人道支援。

石牆花位於荔枝角的辦公室門外,放有寫上”最緊要人冇事”(最重人沒事)的黑板。(美國之音湯惠芸)
石牆花位於荔枝角的辦公室門外,放有寫上”最緊要人冇事”(最重人沒事)的黑板。(美國之音湯惠芸)

張超雄說:“即是怎可能會成為一個製造這個”憎恨政府”的一種看法,然後就跟著就影響國家安全﹖這個”憎恨政府”其實往往就是由它們那些官員,這些政治打壓的措施去造成,就不是那兩粒朱古力(巧克力),它們(官員)是”打橫嚟講”(不講道理),我相信它們現在這些做法,都是顯示、即是它可能在這些方面,即是無論探訪、即是探監,或者是一些人道支援方面,或者一些物資方面,可能對於一些政治犯有進一步的打壓,或者對於在囚人士那個人道的對待,有進一步的收緊,我相信它現在做這些事情,是為了日後那些更加嚴厲的措施,是做一個”前奏”的。”

學生組織不放棄協助在囚人士及家屬

關注囚權的學生組織賢學思政召集人王逸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得知石牆花宣佈解散,他感到愕然,因為石牆花是一個服務在囚人士及家屬的正規機構,質疑當局將在囚人士的零食等物資,升高到危害中國國家安全的層面,不過,他強調不會放棄協助在囚人士及家屬的工作。

王逸戰說:“因為我見(到)其實石牆花是一個註冊的公司,它是一個很正規途徑去營運(整)件事(支援在囚人士及家屬),而它所做的一些服務、一些輔導,全部都是一些最基本的人權,以及真的是提供一些朱古力(巧克力),或者一些即是一些小食(零食),給一些(在囚人士)家屬,其實如果這樣都要解散,我就覺得、其實我想會不會真的在這個政權眼中,其實一包朱古力(巧克力),或者是一包魷魚絲,這樣都可以顛覆到整個國家呢﹖即是我見到這個訊息(石牆花解散),其實都覺得很愕然,以及我見到這件事的時候,我就想其實現在,即是我們(賢學思政)其實更加應該盡力而為,即是我們還可以繼續營運,有自由之身生存到的時候,我們盡力去做所有我們可以做到的事情。”

賢學思政指有心理準備解散仍盡力而為

記者問及,教協、民陣、6-12人道基金以及石牆花等公民社會組織,最近一個月在當局以國安法的壓力下相繼解散,賢學思政會否擔心成為當局下一個針對的目標﹖

王逸戰表示,有心理準備可能會解散,不過,在目前有限的空間當中,他們仍然會堅持下去。

王逸戰說:“我覺得這個我不擔心的,因為所有應該來的東西,我們都需要坦然面對,即是我們既然選擇了”企出嚟”(站出來),就應該”則安之”的,我們”企出嚟”(站出來)就已經有這個心理的準備了,接下來我們都會去、下星期都會開街站,我們都想無論是開街站,講一些社會議題,或者關於在囚”手足”(抗爭者)的權益,可能讓一些”手足”(抗爭者)寄賣,甚麼都好,我們都要盡力去做,這樣到現在這一刻,我們都未解散之前,我們都盡力而為,即是我不敢說我們還可以堅持多久,但是在這個有限的空間當中,在這個有限的時間當中,我們就會一直繼續去做,盡力而為。”

市民批香港變得荒謬仍堅持毋忘初心

化名陳太的香港市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19年爆發反送中運動之後,她一直支持年輕人爭取民主自由,亦有捐錢給6-12人道基金及石牆花,對於這兩個組織在當局的壓力下被逼解散,陳太激動落淚,不知道日後還有甚麼途徑,可以支援因為參與社運而入獄的年青人,她批評當局的清算行動很荒謬,但仍堅持毋忘初心。

陳太說:“很荒謬,我們”真香港人”看在眼裡,”大家都知咩事”,但是好像沒有力量去做任何事,但是我不會放棄,毋忘初心,我一定會堅持下去,幫到多少就幫多少。”

60歲的陳太表示,她在香港土生土長,從來沒有想過香港會變成今日這樣,有這麼多為了爭取民主自由的年青人入獄,甚至有大批民主派人士因國安法被檢控,未審先囚,她認為一切都很荒謬。

陳太說:“但是最慘是我們擔心,但是我們又做不到事情,即是那些(民主派)初選那些人,以及”快必”(譚得志)、(網台節目主持人)傑斯那些,哎呀,無能為力呀,真的﹗即是很冤枉啊覺得好像,未判就先監禁,總之一切都是很荒謬,令到我覺得這個都不像是香港,我在香港60年,即是我覺得很荒謬啊現在變到。”

對於是否擔心石牆花解散之後,在囚人士難再得以支援,創辦人邵家臻沒有回應傳媒提問,至於有甚麼說話向在囚人士及親友寄語,他表示,”眼淚真係我們最大的共同語言,最緊要人無事”。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