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特首指政府或考慮終止與律師會關係 律師批嚴重威脅禮崩樂壞


香港律師會理事林洋鋐8月18日以個人身份,接受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探討為何香港政府及中國官方傳媒非常關注,將於8月24日舉行的律師會5個理事席位改選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特首指政府或考慮終止與律師會關係 律師批嚴重威脅禮崩樂壞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2 0:00

香港律師會即將於下星期二改選其中5個理事席位,可能影響理事會內“開明派”與“親建制派”的勢力分布。繼中國官方傳媒《人民日報》指律師會不應淪為“政治化團體”之後,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表示,如果律師會被政治“騎劫”或凌駕專業,港府的唯一取向就是中止與律師會的關係。律師會理事林洋鋐星期三回應表示,如果政府制訂法例時不諮詢律師會,可能變成“閉門造車”。他認為林鄭月娥的說法是非常之嚴重的威脅,可能影響法例制訂的機制;他形容這是“禮崩樂壞”。

香港律師會成立於1907年,根據香港法例規定,所有香港事務律師必須是該會的成員。據官方網站顯示,截止2018年12月31日擁有執業證書的事務律師共有9,903人。

中國官媒點名批評律師會

香港律師會共有20名理事,其中5名任期最長的理事即將於下星期二(8月24日)的周年大會進行改選,各界關注今次改選可能影響理事會內“開明派”與“親建制派”的勢力分布,如果“開明派”全取5個席位,有可能掌握律師會的主導權,甚至影響律師會會長改選的席位。

中國官媒方傳媒《人民日報》上星期五(8月13日)發表評論文章表示,律師會應該對會員和香港市民負責,“搞專業不搞政治”,以理性的選舉呈現律師會與香港大律師公會的不同,不應以“政治化選舉”的方式淪為“政治化團體”。

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星期一(8月16日)發表網誌表示,同意法律團體並非政黨或政治組織,應該致力保持專業而非政治化。她又表示,法律界應更積極推展法律服務,捍衛法治,讓專業歸專業以回應業界和社會的期望,讓法律界繼續有效地落實專業和執業兩方面的自我監管制度。

林鄭指若律師會政治凌駕專業將終止關係

繼中國官方傳媒《人民日報》指律師會不應淪為“政治化團體”之後,特首林鄭月娥星期二(8月17日)會見傳媒時,以最近教協及民陣相繼自行宣佈解散為例,點名指律師會不應政治化,她強調,如果律師會被政治“騎劫”或凌駕專業,港府的唯一取向就是中止與律師會的關係。

林鄭月娥說:“譬如一個專業團體應該要做專業的事,但它不是做專業的事,它是被政治‘騎刧’或‘凌駕’了它的專業,那麼特區政府唯一的取向,就是同它中止關係。早前的香港教育專業人員協會(簡稱教協),我們亦是教育局是有需要同它中止關係,如果日後有其他的專業團體,包括近日在坊間講得很多的香港律師會,亦是被政治凌駕了它們的法律的專業呢,特區政府同樣會考慮同它中止關係。”

林鄭月娥表示,香港政府與律師會的關係深遠,因為律師會是一個重要的法律團體,政府制訂法例的時候往往會徵求律師會及大律師公會的意見,甚至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以及法律援助服務局,都有讓律師會推薦委員的機制,不過,林鄭月娥重申,如果律師會變成一個政治化的團體,這些關係必須重新審視。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如果律師會被政治”騎劫”或凌駕專業, 港府將會中止與律師會的關係。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表示,如果律師會被政治”騎劫”或凌駕專業, 港府將會中止與律師會的關係。 (美國之音/湯惠芸)

林鄭月娥說:“而同香港律師會的關係,更加是深遠的,因為畢竟它是香港一個重要的法律團體,所以我們很多法律工作,往往都是會徵求兩個專業的法律團體(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的意見,甚至我們有不少的法定的組織、諮詢的組織,亦是很樂意委任由香港律師會推薦的人員,包括是很重要的一個是委任司法人員的司法人員推薦委員會,一個很重要的、管理有關香港法援制度的法律援助服務局,都是有法律上讓律師會推薦委員的機制的,但是如果律師會已經變了一個政治化團體,這些關係我們必須要重新審視。”

律師指官媒及林鄭關注令選舉受關注

被視為開明派的香港律師會理事林洋鋐,星期三(8月18日)以個人身份接受民主黨前主席劉慧卿網台節目訪問。劉慧卿問及為何《人民日報》及香港政府如此重視律師會即將改選5名理事﹖

林洋鋐表示,無法揣測它們的想法,他又表示,今年在國安法之下的理事改選本來氣氛低迷,但是港府及官媒關注之下,氣氛突然變得激烈。

劉慧卿問:“林鄭在電視這樣罵(律師會),現在全城哄動。”

林洋鋐說:“你說得對,本來(律師會理事改選)氣氛‘靜如死水’。自從《人民日報》都很看得起我們,然後林鄭又出來說話,就好像氣氛是多了人關注。”

批政府連溫和派都不接受感可惜

林洋鋐表示,律師會一向保持與政府及內地的正常聯繫,他認為政府不應對今次理事會改選過於憂慮。他又表示,如果有人認為律師會被政治“騎劫”,甚至覺得律師會是一個威脅,是非常不必要,純粹是標籤和抹黑。

對於中國官方《人民日報》批評律師會政治化,林洋鋐表示,他不會覺得驚訝,因為最近兩年香港各個界別或領域都正在“換人”,他形容這是“清洗”,以踢走反對政府的聲音,甚至連溫和派都不接受,他對此感到可惜。

林洋鋐說:“我又不是很驚訝,因為我們見到這兩年其實在各個領域都在進行一些、你可以說是‘換人’或是‘清洗’,或將一些反對的聲音‘踢走’它,這樣其實在媒介、教育、法律……我都覺得這個很正常的……”

劉慧卿說:“新聞(界)呢?”

林洋鋐說:“是的、新聞……即是記者更(嚴重)、所以我想在這兩年的發展看,就是政權不是太容忍到有不同的聲音。”

劉慧卿說:“它(北京)自己說不是要清一色(統一),不過,現在都沒人信。”

林洋鋐說:“那怕是很溫和的不同聲音都不是很接受,我覺得這個很可惜的。”

一人一票選舉結果官方都不樂見

林洋鋐表示,他和幾位“開明派”參選人去年當選律師會理事,他們一直都是專注律師會的事務,沒有做任何政治性的工作,他認為林鄭月娥以及中國官方傳媒對今次律師會改選這麼關注,反映近年香港只要有一人一票的選舉,結果對官方而言往往是不樂見。

律師林洋鋐批評特首林鄭月娥的說法是嚴重威脅,可能影響法例制訂的機制,形容是”禮崩樂壞“ (美國之音/湯惠芸)
律師林洋鋐批評特首林鄭月娥的說法是嚴重威脅,可能影響法例制訂的機制,形容是”禮崩樂壞“ (美國之音/湯惠芸)

林洋鋐說:“為甚麼它們這麼緊張呢,即是行政長官連我們團體的一個選舉都這麼緊張,我覺得有一個現像都相當有趣。這一兩年見到就是,只要是一個公平的、一人一票的選舉,就無論是街坊福利會、還是業主委員會,即是我見到那個結果都是一些比較開明的候選人贏的,所以我相信它擔心是有原因的。”

林洋鋐表示,只要是一人一票公平選舉選出的當選人,都會說真話,也難免會批評政府,他強調律師會今次改選是正面的選舉,反而是政府有所標籤。

林洋鋐說:“我想它亦知道這樣公平選舉選出來的人,都會講真話,也會講實話,這樣講實話就很多時候難於避免就總會批評它(政府)兩句,現在的政權不是很能夠面對批評,你說它兩句都不可以的,即是這個很無奈、很可惜,我一向都是說,其實搞正面選舉、即是你不要去做這些抹黑啊、標籤啊,你就講自己的東西就可以了,其實今次他們(律師會理事改選候選人)都是這樣做的,講自己的資歷啊,想做些甚麼,不過,就很可惜就反而是政府帶頭,就做這些標籤。”

劉慧卿說:“不是,《人民日報》先吧,跟著就甚麼周刊了,這樣就炒到熱到不得了。”

林洋鋐說:“周刊我都還可以覺得、即是你各為其主,這樣不同立場……”

劉慧卿說:“即是你政府就不應該了。”

林洋鋐說:“政府是不應該這樣做的。”

劉慧卿說:“其實選舉、尤其是競選當中,你(政府)突然間出來,好像幫這邊或者幫那邊,你是律師來的,有沒有法律說不可以、不應該這樣講的﹖即是這樣做法是不是犯了甚麼事呢﹖會不會﹖”

林洋鋐說:“沒有啊,這些道德問題來的。”

批林鄭月娥中止關係說“禮崩樂壞”

林洋鋐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如果政府中止與律師會的關係,政府制訂法例時不諮詢律師會,可能變成“閉門造車”,他認為林鄭月娥的說法是非常之嚴重的威脅,可能影響法例制訂的機制,他形容這是“禮崩樂壞”。

林洋鋐說:“其實有很多的法例,在那個草擬的過程是需要很多專業團體,起碼港英、我們小時候長大那個制度是這樣的,就是所謂有很多持份者,你如果去制訂那個法例的時候,不去諮詢這些人呢,這樣就很容易會‘閉門造車’,出來的東西就愈來愈所謂‘離地’(不切實際),所以當那個政府講一個這樣的威脅(中止與律師會關係)出來的時候,其實是一個非常之嚴重的威脅來的,是會令到那個法例制訂、諮詢重要團體那個機制是會沒有了,而這麼隨便就說出這些東西,我只能夠說現在真的‘禮崩樂壞’,我很驚訝林鄭月娥講這些說話。”

林洋鋐又表示,林鄭月娥指律師會可能被“政治騎刧”的說法沒有事實根據,認為她這樣的說法不配合自己的身份。

林洋鋐說:“而更重要的就是,她(林鄭月娥)那個說法是沒甚麼事實的基礎,即是你說的那些有甚麼人現在是‘政治騎刧’律師會呢﹖是完全沒有的。所以你看這件事,就只是她希望有一些她認為可以接受的人當選,她就用甚麼方法都可以的,即是這些完全真是我認為同自己的身份是不配合、不合適的一些說法。”

律師會會長及參選人強調政治中立

律師會會長彭韻僖星期二(8月17日)透過律師會書面回應林鄭月娥的說法表示,作為香港律師的自我監管組織及專業團體,律師會宗旨包括維持香港律師專業水平及操守,以及考慮所有涉及業界利益的問題。而作為業界與政府之間的橋樑,律師會一直保持政治中立,時刻與政府有關部門溝通、表達意見以改善執業環境,並定期從法律角度回應不同議題的諮詢。

競逐連任的律師會“開明派”候選人羅彰南(Jonathan Ross)日前受香港傳媒訪問時表示,律師會失去自我監管權的討論是“偽議題”,強調他的團隊成員溫和,不是要對抗政府,或視中國為強大敵人。

另一位被視為“開明派”的律師會理事改選候選人馬秀雯(Selma Masood),上星期六(8月14日)發聲明回應中國官方《人民日報》指,律師會不應以“政治化選舉”的方式淪為“政治化團體”。

馬秀雯表示,她從宣佈參選一刻起,已公開並再三強調,律師會不是,也不應成為政治組織,所討論的事項應限於法律領域的範圍內。她又表示,律師會是由專業律師組成的自律、專業組織,如果她有幸當選理事,保證會政治中立(I pledge to be politically neutral)。

馬秀雯又表示,她會忠於法律領域內,律師會的專業應凌駕政治之上,而一國兩制才是出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