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各界回應港府擬禁各類查冊 憂助長選舉舞弊影響營環境


經歷2019年反送中運動後,港府以打擊”起底”為由,計劃分三階段禁止公眾查閱公司註冊資料 (美國之音/湯惠芸)
各界回應港府擬禁各類查冊 憂助長選舉舞弊影響營環境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1:25 0:00

2019年反送中運動,加上去年香港電台編導蔡玉玲透過車牌查冊,尋找7-21事件真相之後,港府為了打擊“起底”(調查個人真正身份與資料)而收緊多項查冊。繼車牌查冊後,港府3月底向立法會提交文件,要求以被稱為“三部曲”的方法禁止公眾查閱公司註冊資料,涉及董事、公司秘書通常住址及完整身份證號碼。預料最快今年5月刊憲實施,包括傳媒及法律界人士都禁止查冊。有民意調查顯示,接近6成市民支持用於採訪或研究的查冊可獲豁免限制。有學者分析,禁傳媒查冊可能助長選舉舞弊,企業透明度亦大幅下降,將會削弱香港營商競爭力以及對外資的吸引力。

經歷2019年反送中運動,有警務人員及政府官員被網民“起底”,以及香港電台新聞專題節目《鏗鏘集》外判編導蔡玉玲,2020年製作元朗7-21白衣人無差別襲擊市民事件一周年電視特輯《7-21誰主真相》,透過車牌查冊尋找事發時懷疑運送木棍等武器的汽車車主,讓觀眾了解事發時更多細節。

港府擬分三階段收緊查冊

節目播出後引起社會極大迴響,蔡玉玲更於去年11月3日被警方上門拘捕,指控她透過車牌查冊方式取得7-21事件當晚,現場車輛的車主資料,警方懷疑她不正當使用資料,控告她兩項”為取得道路交通條件下的證明書明知而作出虛假陳述”,案件3月底完成審訊,將於下星期四(4月22日)裁決。

港府以“保障私隱”、打擊“起底”為理由,收緊多項查冊。繼車牌查冊之後相隔8年,在今年3月底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再向立法會提交文件,要求以“三部曲”禁止公眾查閱公司註冊資料,涉及董事、公司秘書通常住址及完整身份證號碼。

文件建議,新查冊安排分為3個階段,也被稱為“三部曲”。第一階段公司可即時拒絕公眾查閱董事的通常住址;董事及公司秘書的完整身份證號碼。第二階段為明年10月,任何提交公司註冊處的登記文件,當中任何涉及受保護資料,即通常住址及身份證號碼,公司註冊處則主動不再提供上述資料供公眾查閱。第三階段,為2023年12月,公司可以向公司註冊處申請收起過往已經登記的公司文件資料。

港府5月將向立法會提交附屬條例

文件提及,今年5月港府將會向立法會提交有關附屬條例,以先訂立後審議的程序處理,即是政府可以先刊憲,即時禁止公眾查閱董事及公司秘書的受保護資料。

根據香港目前公司查冊,文件顯示公司名稱、註冊辦事處地址、公司秘書名稱及住址,以及董事名稱、通常住址以及完整身份證號碼。

新查冊安排實施後,登記冊只會顯示董事及公司秘書的通訊地址以及部分身份證號碼給公眾查閱,而資料當事人、獲當事人的授權人士、公司成員、清盤人、公職人員或公共機構等則屬於例外,但是不包括律師及記者。

記協否認記者查冊是特權

特首林鄭月娥3月30日會見傳媒表示,個人私隱要受到保護,防止起底、防止個人資料被“武器化”,並防止在網上發放假消息、仇恨言論等。她說,如果資料不是必要性,可以保護而毋須公開。

林鄭月娥又表示,公共名冊的存在已經是平衡,她強調任何人都沒有特權,看不到記者為何有特權。

記協回應林鄭月娥的言論表示“極為誤導”,強調記者從未要求享有特權。記協表示,揭發社會不公義事件之前,記者必須反覆求證,其中各項查冊及查閱政府公開資料,正是重要的查證手法,以往不少關乎重大公眾利益的報道,例如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上任之初捲入僭建醜聞,財政司司長陳茂波被揭發早年在新界東北囤地及涉嫌與太太經營劏房等,都是透過查核車牌及查冊等方式揭露。

6成市民支持採訪研究查冊可豁免限制

香港民意研究所與選舉觀察計劃2月底公佈一項網上民意調查,由2月18至22日透過網上問卷方式進行,成功訪問5,381人。

調查問及,政府近日表示將檢討公眾查冊安排以杜絕起底及保障個人私隠,但有新聞和研究機構擔心,限制查冊有損公眾知情權和公眾利益。結果顯示,57%的受訪者支持用於採訪或研究的查冊可獲豁免限制,反對豁免限制的受訪者有27%,另有14%表示一半半。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政府收緊查冊擺明就是不想傳媒繼續查冊,擔心有可能助長選舉舞弊,令選舉更不公平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政府收緊查冊擺明就是不想傳媒繼續查冊,擔心有可能助長選舉舞弊,令選舉更不公平 (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者憂禁查冊或助長選舉舞弊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副裁鍾劍華表示,政府收緊查冊,擺明就是不想傳媒繼續查冊,擔心有可能助長選舉舞弊,令選舉更不公平。

鍾劍華說:“大家以前查過冊,今日查過冊,你就知道分別了。(政府)就是不想你查而已,大家記不記得幾年前、上一屆(2106年)的立法會選舉,查到有種票、一戶人有8個姓,是那些人查到的?就是媒體。你現在這種做法是讓你查不到。香港的選舉從來都不公平的,即是香港有功能議席,有很多功能議席沒有人選,就長期都有人入去(立法會)做代表,少數人就代表多數人的決定,現在的做法就讓選舉更加不公平,其實這個是一個極之倒退、極之愚蠢,亦都解決不到問題的方法來的。”

選舉觀察計劃項目幹事盧睿敏表示,研究員進行查冊時遇到很多問題,她認為這些制肘只會阻礙學術及新聞自由 (美國之音/湯惠芸)
選舉觀察計劃項目幹事盧睿敏表示,研究員進行查冊時遇到很多問題,她認為這些制肘只會阻礙學術及新聞自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研究員進行查冊遇到很多問題

選舉觀察計劃項目幹事盧睿敏在記者會上表示,據香港以往的選舉經驗,記者的偵查報道對於揭發選舉舞弊、種票等行為是非常之有幫助,而去年蔡玉玲事件發生之後,她因為查冊而被警方拘捕,甚至被控刑事罪行,反映目前公眾的知情權及利益,不被政府所重視。

盧睿敏表示,選舉觀察計劃的研究員進行查冊的時候,亦遇到很多問題,認為不能夠有效地進行有關選舉的研究。

盧睿敏說:“基本上現在我們作為一個學術研究中心,查冊相對來講是難的,我們唯一可以查到的,就是沒有個人資料的選民資料,變相即是地區直選的選民資料我們全部都拿不到,超級區議會的選民資料我們亦都全部都拿不到,功能組別的選區,我們只是可以拿到有工會或者商會的選民的資料。”

盧睿敏表示,以研究員的身份進行查冊時,不可以進行任何紀錄,包括文字、拍照,甚至副本都不可以取得,唯一只可以用腦到記著相關資料,電腦界面亦限制字體的大小不能夠放大,甚至查冊的時間都有限制,她認為這些制肘只會阻礙學術及新聞自由。

盧睿敏說:“同時在(查冊)的時間上面都有限制的,之前疫情的關係,它們就限制我們一小時,但是疫情之前甚至是有一段時間只可以查30分鐘而已,一個機構或者一個代表,而每一個機構只是可以派一個人去,即是變相其實是有很多不同的制肘,其實去到最後就是阻礙到學術以及媒體的自由。”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表示,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後, 將來1,500人的”小圈子”選舉委員會,選民身份將會更難飾別及驗證, 收緊查冊只會令公眾覺得選舉不公正不透明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表示,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後, 將來1,500人的”小圈子”選舉委員會,選民身份將會更難飾別及驗證, 收緊查冊只會令公眾覺得選舉不公正不透明 (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家洛指小圈子選舉禁查冊難辨選民真偽

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陳家洛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以往做選舉研究,新聞界及學界都可以透過檢視選民登記冊,了解選民身份的真偽,尤其是功能組別的“小圈子”選舉,他舉例以往民主派佔優勢的立法會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選舉,就曾經透過查冊找到不符合資格的選民登記,他擔心當局禁止傳媒查冊之後,類似的選舉舞弊將會更難被發現。

陳家洛說:“我擔心過往可能是較少的,譬如說IT(資訊科技)界判了,有一些的士(出租車)行業的就走去登記、家人包括自己就做了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IT界的選民,那個案例來講,我擔心。我只能夠說,擔心是會愈來愈多,因為愈來愈難被我們發現得到、查冊得到。”

陳家洛表示,北京修改香港選舉制度之後,將來1,500人的“小圈子”選舉委員會,各界別的選民身份將會更難飾別及驗證,他認為收緊查冊只會令公眾覺得選舉不公正、不透明,各方應該衷誠合作,維護選舉公正性。

陳家洛說:“特別是小圈子的選舉更加重要,那些是不是真選民呢﹖那些是不是真的同界別有關聯的選民呢﹖還是有貪污或者舞弊的嫌疑的成份在裡面呢﹖這個是很需要選舉事務處、選舉委員會同新聞界、學界,有一個衷誠的互信及合作,這樣才可以撐著那個選舉的公正,如果拿走了查冊的渠道,或者令到它更加困難,現在聽講你要查冊就要得到那個董事同意才可以看到的,或者某一些資料是大部份看不到的,只有很少看到的時候,對於我們做一個客觀獨立的檢視,這一個這麼重要的步驟,是變得愈來愈無可能發生,這樣只是靠大家自律﹖是不是真的可以這樣呢﹖”

香港民意研究所2月底公佈民意調查顯示,57%受訪者支持用於採訪或研究的查冊可獲豁免限制 (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2月底公佈民意調查顯示,57%受訪者支持用於採訪或研究的查冊可獲豁免限制 (美國之音/湯惠芸)

學者指禁查冊弊多於利影響香港營商環境

對於政府重提收緊公司查冊,美國克林信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徐家健(Kevin Tsui)最近接受香港《明報》訪問表示,這個情況絕對是弊多於利。徐家健表示,他沒有聽聞有企業反映因公司註冊處的私隱資料外泄而被騷擾,商界反而關注香港營商的透明度,有需要作盡職調查,但是政府似乎無考慮有關方面的重要性。

徐家健認為,在新查冊安排下,被人利用作洗黑錢的風險會增加,想“出蠱惑”(奧步)的人,會利用人頭(代理人)與虛假姓名等手段,讓外界難以追蹤重覆身份的公司董事。而認真做生意的人,就要想更多其他方法、成本更高的方法,說服對方自己無問題。

徐家健表示,港府禁查冊將削弱香港的營商競爭力,他強調看不到收緊政策的必要性或迫切性。

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