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突發新聞

香港民調:10大政團評分全部不合格 國安法衝擊泛民政黨難凝聚民意


香港民調:10大政團評分全部不合格 國安法衝擊泛民政黨難凝聚民意
please wait

No media source currently available

0:00 0:10:36 0:00

香港民意研究所最近公佈最新10大政治團體評分調查,結果顯示所有政團的評分全部低於50分的合格水準,排名最第一位的是較早前傳出可能被當局取締、有多個成員組織退出的民間人權陣線,得分只有40.2分;排名第二的民主黨得分38.8分,創1994年以來的新低。學者分析,國安法下年青人普遍覺得政府不聽民意,政黨失去民意中介的角色,甚至很多泛民政黨及組織都在國安法的壓力下被沖散,當政黨失去凝聚民意的作用,可能更激化社會矛盾,更不利於政府的管治。

香港民意研究所公佈最新民意調查顯示,10大政團評分全部不合格,多個民主派政黨得分錄得歷史新低。(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民意研究所公佈最新民意調查顯示,10大政團評分全部不合格,多個民主派政黨得分錄得歷史新低。(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多個民主派政黨評分錄歷史新低

前身是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香港民意研究所,星期二(4月20日)召開記者會,公佈最新10大政治團體評分民意調查。這次調查在3月底至4月初進行,由真實訪問員以隨機抽樣電話訪問方式,分別成功訪問了1,010和1,003名香港居民。

調查結果顯示,受訪者對香港10大政治團體的最新支持度排名,第一位是較早前傳出可能被當局取締、有多個成員組織退出的民間人權陣線,得分為40.2分。民陣2019年6月開始,多次發起百萬人反送中大遊行,對上一次在10大政治團體排名第一位,是2019年9月初,當時正值反送中運動白熱化階段,得分為50.2分,一年半之間得分大幅下跌10分。

排名第2的是民主黨得分38.8分;第3位是公民黨得分38.2分;第4位是人民力量得分同樣是38.2;第5位是民建聯得分35.4分;第6位是自由黨得分35分;排名第7至第10位的是社民連、工聯會、新民黨以及熱血公民,得分為34.6、33、29.7及28.7分。

相較於對上一次6個月前的同類調查,民主黨、人民力量、社民連和熱血公民的評分都錄得顯著下跌,而民陣、民主黨及公民黨,分別錄得2005、1994及2006年首次被評分以來的新低紀錄。

公民黨前成員聯署籲解散或有政治壓力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10大政治團體的得分全部低於50分的合格水準,雖然民主派政黨及組織的得分普遍下跌,亦不代表建制派政黨得到市民普遍認同。

記者問及民主派初選47人案以國安法被起訴,當中4名前公民黨成員包括被還柙不獲保釋的楊岳橋、譚文豪及郭家麒,以及獲准保釋的區議員李予信,最近發表聯署信表示,公民黨在立法會層面再無參政空間,區議員亦可能面臨同樣命運,寫在牆上的政治事實是:公民黨已經完成了歷史任務,呼籲解散公民黨,民主派在國安法下出現的退黨潮,會否影響市民的評分。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在國安法的壓力之下,確實是有沖散公民社會的效果, 或更不利於政府的管治。(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總裁鍾劍華表示,在國安法的壓力之下,確實是有沖散公民社會的效果, 或更不利於政府的管治。(美國之音湯惠芸)

鍾劍華回應美國之音提問表示,較早前民陣都有多個成員組織在國安法的壓力之下宣佈退出,他認為4名前公民黨成員發表聯署公開信可能是受到政治壓力。

鍾劍華說:幾位公民黨的(前)議員,現在在監獄裡面,他們發表了公開信要呼籲解散公民黨,我亦留意到那個政黨的主席都有不同的講法,至於他們幾位為何突然間在拘留期間聯名寫了一份這樣的信呢﹖我知道坊間也有不同的揣測,有人說被人要脅要寫,有些人這樣說,這個我們暫時不知道的,但是理由就相當之多。

鍾劍華認為,在國安法的壓力之下,確實是有沖散公民社會的效果。

鍾劍華說:現在在整個大環境底下,當國安法用一種這樣的方式來實施之後,確實是有沖散公民社會的一個作用、效果,可以這樣說,因為人人自危,不知會不會被人取締,會不會因為政黨的綱領而令到自己受牽連的話,難免就真的有一點 “樹倒猢猻散”,或者有些人會各種理由底下,覺得我不如暫時避一避風頭,所以這個確實的效果就是沖散了這個公民社會。

鍾劍華表示,政黨或者政治組織的作用,是凝聚及反映民意,亦可以協助政府處理政治紛爭,他認為今次10大政治團體的評分全部不合格,亦反映市民對政黨的前景感到灰心,加上北京大幅修改選舉制度,市民普遍認為政黨已經沒有政治前景,他認為當政黨失去凝聚民意的作用,可能更激化社會矛盾,更不利於政府的管治。

泛民政黨評分下跌或未符合年青人訴求

前香港政策透視主席、社工龔偉森表示,政黨在香港社會有中介的作用,可以協調市民和政府之間的不滿或者減少矛盾,他認為北京大幅修改香港選舉體制度之後,民主派政黨有如”被廢武功”,難以發揮功效,加上國安法之下年青人普遍覺得政府不聽民意,民主派政黨失去民意中介的角色。

龔偉森表示,他訪問了10多名19至26歲的年青人,發現他們認為就算目前的社會環境無力感再重,他們對政黨的期望依然是希望可以表達不滿,他認為民主派政黨評分普遍下跌,可能是未能符合年青人的訴求。

前香港政策透視主席、社工龔偉森表示,當香港公民社會失去政黨的凝聚,年青人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希望去發聲,尋找未來的出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前香港政策透視主席、社工龔偉森表示,當香港公民社會失去政黨的凝聚,年青人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希望去發聲,尋找未來的出路。(美國之音湯惠芸)

退黨潮反映國安法下政治環境荒謬

對於民主派政黨出現退黨潮,龔偉森認為,正正是反映香港在國安法之下,政治環境的荒謬,事事都要看北京的意思。

龔偉森說:這樣理解的,即是退黨是一種好像很個人利益的層面,不過,我們有這樣想的,就是即是一種拒絕,即是我不玩你這個遊戲了,我就走吧,即是“你自己玩吧”,即是這也要由公眾去定論,這樣是不是可以的。而這一種退出,如果在一個政治層面來講,其實是不是在反映就是一種的不滿、一種不妥協呢﹖譬如舉例是那47位(民主派人士)已經被拘捕、已經不准保釋、又要還柙,其實這個也正正突顯我們政治那種荒謬,而且很明顯了,是看北京的意思。

龔偉森表示,當香港社會失去政黨的凝聚,年青人有很多天馬行空的想法希望去發聲,找未來的出路,變成另外一種公民社會的體現。

龔偉森說:他們(年青人)會自組不同的組織,可能是搞報紙、搞出版,或者有不同的平台他們自己去探索一下,即是香港的出路,這些未必是我們會知道的事情,即是我們真的要去找他們、去問他們,當然我這樣說了出來,對他們來講會不會很危險,我都不知道,不過,就是因為沒有了那些我們叫做正常的渠道,或者叫做正式的渠道,就產生很多非正式、非正規的渠道,這也是”另一種”的公民社會的體現,其實他們仍然是熱衷於追求民主自由的。

龔偉森表示,在國安法之下,很多年青人都感到“形勢比人弱”,所以不會大張旗鼓去做一些抗爭行動,不過,他認為不代表年青人會變為認同建制派。

他說,立法會議席令建制派的曝光率較高,對他們的支持度有一定幫助,而民主派因為全面退出立法會,難以關注重大社會議題。他認為,民主派支持者應該集思廣益,思考議席是否完全沒有用、如何更有效地與政府斡旋等。

評論

XS
SM
MD
LG